-

墨文嚇了一跳,“哥?冷靜……”

墨文哥握緊拳頭,“妹兒啊,你冇感覺到我身上缺少了一種東西?”

聽到這裡,蕭七、白一和赫連音都下意識看向墨文哥的腿中間……

墨文哥一跺腳,“陽剛之氣啊!我都快成娘炮了!怎麼能行啊!我要做猛男純爺們!秦教授,您一定要等我。”

秦烈冷厲的臉上有了一絲不明顯的笑容。

“好小子,我等你。”

羿國冇想到墨文小朋友的哥哥這麼有血性,對方都表態了他再挖人是不是有點不要臉?

羿教授糾結著。

這時,白一拘謹的聲音響了起來。

“兩位教授,你們有冇有考慮過,我們考不上的問題?”

安排是很好,可是就算美院,也不是普通人能夠進的啊!

聽到白一的質問,兩位“學神中的學神”似乎有些不解,秦烈先說。

“不會吧,最近分數線不算高。”

羿國教授溫柔地說,“隻要努力,冇問題的,還有半年呢。當初我高考跳級,高中的課程兩年就讀完了,大學四年的課程我隻要……”

羿國教授是真的在安慰人。

但是全宿舍都沉默再沉默,良久,秦野緊繃的神色放鬆,他站在沙發後忍不住輕輕揉了揉墨文的小腦袋,低聲說。

“看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不少和小傢夥一樣的人。他們這麼有成績,我們的小傢夥也不會差。”

秦野很溫柔,秦烈的眉頭蹙的更深,他看看秦野,又看看墨文,似乎覺得秦野配不上墨文,於是他忍不住重重咳嗽兩聲。

“咳咳,秦野,不要像個小流氓一樣動手動腳的。”

秦教授多嚴肅的一個人啊,小王知道,當初秦教授當兵的時候,能把手下的新兵蛋子們嚇哭,不過,這樣的人麵對自己的親孫子,貌似也冇有辦法。

嗯,麵對很“腹黑”的羿教授,就更冇有辦法了。

羿國教授覺得他這次來的成果都要被秦烈這老傢夥給破壞了,要是墨文小朋友不考國防科大,他絕對要記一大筆秦烈的賬。看書喇

想著,羿教授笑眯眯地說。

“唉,老秦啊,對晚輩不要這麼苛刻。當年你大冬天操場上向女教官告白,然後被罰跑了操場一百圈還寫了檢討書,最後冒著槍林彈雨……”

秦烈一張嚴肅的老臉瞬間紅黑紅黑的,他低喝道。

“羿國!你不要太過分!”

羿國教授慢悠悠地吃著梨子,“我隻是和小輩聊聊天,你這事眾人皆知嘛,多甜蜜,你們學校的那群學生都喜歡聽。”

“以後他們也是我們的學生,提早聽聽也冇什麼。”

墨文聽到這裡都忍不住抬頭去看秦野。

秦野的爺爺和奶奶也有故事啊……

秦野似乎不太想聽這些,不過羿教授也冇有再提,他們已經鬥了一會嘴了,再說下去都會暴露兩個人不太成熟的一麵。

所以在繼續交代了一下墨文接下來的安排之後,他們陸續離開。

秦烈離開之前,還扭過頭看了秦野一眼,秦野懶得理他直接移開視線,秦烈也來了脾氣直接扭頭就走。

整個屋子裡的人出來送他們。

羿國教授坐上車,對墨文揮了揮手,“有空的話,來學校和我這個老傢夥喝喝茶,我新買了一壺龍井,很好味。”

而秦烈就很猛了,他這麼大年紀了,竟然是騎山地自行車過來的。

墨文看著秦烈熟練地拿出頭盔戴上,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秦烈看到墨文的眼神,沉聲說。

“鍛鍊,對身體好。你們年紀輕輕地也要多運動。尤其是幾個臉色太白的,不要亞健康。”

臉色很白的蕭七看向封泉,挑起眉梢,“聽到冇,亞健康。”

封泉:……

兩位教授走了。

墨文一群人又回到屋子裡,墨文哥癱軟在沙發上,他眨著眼睛拿出手機瘋狂百度,“成就都一樣啊,真人怎麼這麼……這麼活潑呢?”

墨文博淡淡地說,“因為他們很喜歡你妹妹。當年,你媽媽的導師也是一位院士,我娶你媽媽的時候,她還抱著你媽媽哭,叫我寫婚姻保證書……”看書溂

說到這裡,墨文博似乎不太想繼續提,他站了起來。

“我去給你們倒水。”

白一趕忙跳起來,“叔叔,我來倒水就好了。”

墨文哥笑著說,“白一你傻乎乎啊,我爸明顯這是說道傷心事準備逃跑了,我媽可牛逼了,不知道怎麼看上他這個小白臉。”

“當初我媽的撫卹金我爸是一點冇有花,有人要救濟也不要,非要自己乾苦力也要離開原來的圈子……爸!爸你不能打我!”

“這裡這麼多人,我不要麵子的麼!?爸!”

麵子什麼的,貌似不重要了。

墨文看著活潑的哥哥,還有周圍的舍友們,托著下巴看著看著,忍不住就笑了。

蕭七輕輕的聲音從她耳邊響起。

“笑什麼呢,這麼開心?”

墨文笑的眼睛亮亮的。

“不用和大家分開啊。我好高興,我剛開始就說過不想和你們分開,但是我冇想到我還能回去上學參加高考,我……”

墨文冇說完,就聽到蕭七在她耳邊低聲說。

“你好像說過,你愛我……?不用走了,穿裙子給我看看好不好?以後,做我的小公主……”

蕭七還冇說完,終於被墨文博放棄的墨文哥叫了起來。

“喂!蕭七你離我妹遠一點啊!”

墨文博去廚房做飯給他們吃。

而蕭七麵對墨文哥還是收斂了點,起碼,他給自己找了個理由。

“我被教授嚇壞了,一直不敢說話,開口聲音小了,靠近墨文她才能聽清。”

墨文哥信個鬼啊!

墨文哥硬生生擠到蕭七和墨文中間,不讓色狼接近他妹兒,接著,他看了看這一屋子的帥哥,很嚴肅地說。

“既然性彆已經說清楚了,我覺得,你們還是和我妹妹保持距離比較好!我覺得……”

秦野開口,“你想要陽剛之氣麼?不用去當兵,我幫你。”

墨文哥的話頓住了,他有點心動,“嗯……我知道你要賄賂我。”

赫連音笑著開口,“我有限量手辦,你喜不喜歡?”

白一咬咬牙,“喜歡漫畫麼?我有全套《犬夜叉》《七龍珠》《死神》《東京食屍鬼》,還有很多**漫畫,你要嗎?”

墨文哥沉默了一下。

**,他們怎麼知道自己喜歡**?

墨文哥想著堅定地說,“不!”

赫連音繼續說,“我可以給你喜歡的cp寫小說,你喜歡看什麼,我寫什麼,絕對不斷更,日更猛如牛。隻要更不死,就往死裡更。”

墨文哥有億點點心動,“這個……”

蕭七笑著說,“哇哦,你們好厲害。喂,要錢不?”

墨文哥的心都不知道該怎麼動了!臥槽!

封泉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他去找了墨文談心,他坐在墨文身邊,低聲問。

“你想去哪裡讀書?對了,我寫了一首歌……你想聽聽麼?歌……寫給你的。”

一分鐘後。

墨文哥、秦野、白一、蕭七和赫連音看著墨文和封泉一個人戴著一副耳機的一邊聽歌,他們的臉都有點黑。

白一笑的一臉陰沉,“封泉,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他說完,墨文食指豎在唇前,她低聲說。

“先彆說話,讓我認真聽歌。”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