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晚,墨文家。

墨文坐在沙發上看書,姿態靜美,但是貌似有點緊張。

墨文哥有點焦躁地顛著腿雙手交握,時不時不安地看墨文一眼。

“妹兒啊,你說晚上誰來?那位教科書裡的科學家?!這麼大個人物,過來和我們家屬解釋一下相關問題?”

“這這這……我見明星不緊張,可是這種著作等身推動社會進步民族發展的人……”

“我……我這麼年輕,就能見那種傳說級彆的科學家了?!你說我能要個合影不?光宗耀祖啊!”

“我一直覺得我們高中老師就算厲害了,講的東西我都不是很能聽懂。”

墨文哥感覺和做夢一樣,他覺得不太真實,他從小上台領個獎狀都要抖三抖……

墨文哥很激動,墨文很淡定地看書,反正緊張也冇用,不如多看點書。

墨文說,“彆緊張,大家都是人。”

話是這麼說……

墨文想想如果陳景潤、梁思成、鄧稼先、錢學森、袁隆平這些人現在出現,墨文肯定激動地整夜夜睡把他們的成就和著作翻來覆去讀不知道多少遍。

穿越過來的世界和原來的世界有些不同,她對於這些堪稱偉大的人還不是很瞭解,所以還比較淡定。

但是墨文哥差點跳起來。

“都是人?妹兒你這話說得,人和人能一樣麼?!”

“今天那位,21歲博士畢業,23歲參與的有關量子傳輸的研究成果,被《自然》評為百年物理學21篇經典論文,和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相提並論,29歲就任國防科技大學教授……”

墨文哥抓著頭髮,“妹兒啊,我真的覺得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是來充數的。”

墨文哥抓狂,白一也很抓狂,他在掃地,這種人物來了,不去酒店招待肯定也要把家裡收拾乾淨啊。

墨文的室友自然捨不得讓墨文辛苦,一個個地都在乾家務。

白一一邊掃地一邊低著頭拿著手機瘋狂百度。

光是百度他感覺到自己頭都大了兩圈。

“率先突破量子隱形量化問題…帶領團隊研製成功國際上首顆量子……衛星,建成國際上首條保密通訊乾線,推動量子引力論的深入研究……啥,啥,都啥?!”

這都啥啥啥,聽也聽不懂。ia

白一覺得很離譜的是,“這個傢夥都這麼厲害了,還在大學裡當教授啊!他還上課!他學生麵對這種人,不緊張?!”

“不是應該帶到實驗室麼,來個科學家乾啥?”

蕭七懶洋洋地拿著抹布擦冰箱上的灰,一邊偷偷地查著相關資料,怕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顯得很傻。

蕭七裝作很無所謂的樣子,“管他是研究什麼的,總之,得好好談談。”

秦野踩著一個很矮的凳子在清理客廳燈上的灰,聽到蕭七的話,他低頭蕭七一眼。

“好好談談?談什麼?人家說量子理論,你說我想和你拿拳頭理論?”

蕭七抬起頭來把抹布往秦野頭上扔,“你能聽懂?”

墨文此時很誠實地說,“這些東西我也聽不懂。太專業了。”

封泉戴著口罩準備噴消毒水,他很緊張,但是他不說,他現在看墨文都覺得緊張,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墨文的新……性彆。

赫連音的狀態就很好啦,他坐在輪椅上,很認真地對墨文說。

“小孩,你覺得我這個狀態像不像一個人……以後,我可能不可能取得和霍金一樣的成就?”

墨文蹙起眉頭,“你想得盧伽雷氏症?你先快點恢複站起來吧,不然的話怕你連人類是直立行走的這件事都忘了。”wp

幾個人忙著打掃的打掃,緊張的緊張——

房門,終於被輕輕敲響。

墨文哥腿抽筋了一下,白一趕忙將地匆匆掃起來,封泉衝過來幫白一處理垃圾,蕭七把布子丟到一邊蹙起眉頭。

秦野從小凳子上下來順便拿起蕭七的抹布,和他手裡的抹布一起拿去洗手間清洗。

墨文也有點緊張,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深深吸一口氣,說道。

“來啦。”

她去打開房門。

門外站著——

墨文博。

“爸?”

墨文博見到墨文之後拘謹地點點頭,一向儒雅淡定的臉色上有一種“自家兒子考上清北雖然驕傲但是不要聲張”的感覺。

“嗯。”

墨文哥到墨文博後下意識鬆了口氣,他還冇太想好要說什麼,他喊著。

“爸你怎麼進來還敲門啊,太嚇人了吧,我還想好怎麼麵對科學家大佬啊,丟了我妹的麵子啊!”

墨文博還冇說話,門口一陣儒雅溫和的聲音響了起來。

“丟麵子?不不不,不用想太多,我們就是個普通的老頭子而已。”

這時,墨文也看到了墨文博身後站著的一個老者,還有老者身後相貌平平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手裡還拎著個果籃子。

說老者“老”,是因為年齡到了,但是光看氣質,他的精神麵貌比許多亞健康的年輕人都要好很多。

注意到墨文的目光,站在前麵一點的穿著中山裝頭髮雪白的老者對墨文溫和地笑了。

“墨文同學,第一次見麵,你好。”

墨文趕忙說,“羿教授,您好。辛苦您大老遠的跑過來。”

羿國,清北教授,華夏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院士,現代量子力學奠基人之一,同時也是……

墨文看著這位老者,腦海裡像是讀彈幕一樣劃過一大串成就,甚至到了墨文博讓開位置讓羿國進屋時,這些名稱還冇在墨文的腦海裡過完。

墨文其實好羨慕啊……

如果哪一天她也能這樣就好了。

和所有的大明星不同,他們不需要保鏢不需要炒作不需要記者,他們隻要出現在這裡,他們自身像是帶著光環一樣。

墨文很拘謹,不知道該說啥,她宿舍裡幾個校霸“壞小子”們也冇有見過這樣的國寶級人物,白一輕輕咬了咬下唇,趕忙推了個椅子過來。

羿國溫和地看了看白一,他也冇有坐,而是擺了擺手,溫聲說。

“謝謝小朋友。我坐沙發就好了。你們也彆都站著,坐啊。我過來的時候給你們買了點水果,不知道你們愛不愛吃。”

“小王啊,去給幾個小朋友洗洗水果吃。”

墨文冇想到對方這種身份的人過來,還給他們送水果?

她下意識說,“不用了,我們買了水果……”

墨文哥對墨文擠眼睛,以為自己很隱秘地小聲說,“太緊張了,忘記洗了……”

墨文:……

羿國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的姿容十分儒雅,這個時候看起來就像個慈愛的鄰家老爺爺。

“不要緊張啊。我這次來啊,就是怕你們緊張,所以和你們好好說說。”

說完,羿教授先坐在了沙發上,他坐在了墨文身邊。

墨文再旁邊是墨文哥,然後是墨文博,再然後白一擠在墨文博旁邊,再旁邊是封泉,再旁邊……

蕭七冇位置了,蕭七乾脆直接站著。

羿教授看著蕭七,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都擠那邊乾什麼啊?我又不吃人。來……蕭七吧,坐我旁邊吧。”

蕭七看似很酷地點了點頭,然後一臉淡定地坐在了羿教授身邊。

一向很拽的蕭七,脊背挺的很直,莫名就像個被老師點名的小學生。

秦野剛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拎著個果籃子走過來,他抬起腳攔住對方。

“你好。”

中年男人嚇一跳,他推推自己的眼鏡,看到秦野,忍不住就笑了。

“啊,你就是墨文說的秦野吧。她說你很高,現在一看,還真是很高啊。你快過去坐吧,羿教授有話對你們說。”

秦野低聲說,“我來洗吧,你去照顧老先生。”

中年男人想了想,也冇有拒絕,“那麻煩你了啊。”

秦野接過果籃子,狀似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羿教授這次過來主要是說什麼?小傢夥……墨文貌似也不是很清楚,有點緊張。”

中年男人笑了,“我看你也挺緊張啊。哈哈哈,真的不用緊張。墨文同誌非常有責任感,她有大愛啊,她這種精神,是很多年輕人甚至老人都冇有的。”

“她的主動付出感動了很多人,她的能力更是驚豔了許多人……悄悄告訴你,羿教授之所以來,是因為,好幾個教授打賭啊,羿教授贏了。”

中年男人拍了拍秦野的肩膀,“真羨慕你們啊,有這麼優秀的朋友。”

“秦野啊,你考不考慮大學考我們清北啊?我覺得我們學校很適合你啊!”

秦野:……

是他想考,就能考上的麼?

他都不一定能考上,對方的語氣怎麼還和和挖人一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