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人努力接住他們的話茬。

“你們先吃,我去洗澡。”

墨文暈乎乎地走,赫連音笑著搖頭。

“浴室在右邊,你去陽台乾什麼?”

白一接道。

“拿內褲啊。”

墨文竟然無言以對,“嗯……”

問題來了,原主的內褲在哪兒?

她還挺喜歡穿三角的,但是男生是不是都穿四角的??

墨文一臉糾結。

白一走到墨文身邊,把薯片遞給墨文,擠眉弄眼低聲說。

“你是不是內褲冇洗啊?好兄弟,我有新買還冇穿的內褲,給你穿啊。”

尺度太大。

墨文接受不了。

女舍友也冇有借內褲這種事吧?

男生不愧是男生,尺度就是大。

“不用了。”

墨文回到自己睡覺的床鋪,鑽到床上找了半天,從床頭找到一條白色三角內褲……

赫連音挑起眉頭。

“兄弟,你好騷啊。”

墨文緊緊攥住內褲!

她知道了!

她也穿黑色四角內褲!

“我去洗澡了!”

她多洗會,讓自己冷靜一下!

白一這個時候又開口,他很喜歡粘著墨文,“我買了新的洗髮膏,要不要用我的?”

墨文想拒絕,但是她還冇空搜尋宿舍找自己的東西,這個時候用白一的正好。

“嗯。”

白一瞬間就笑了,他噠噠噠跑去自己桌子邊,拿出一大瓶黑色的生薑洗髮膏。

“這個好大一罐!我去逛超市,專門買了一瓶最大的!”

墨文眼角想要抽搐。

看到白一一副想誇誇的樣子,墨文不明白,大的就是好的嘛?

e=(′o`)))唉

“好!真好!”

男生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吧。

打不過,就加入。

墨文拿著一大瓶沐浴露,抓著小內褲,告訴自己她也是男人要告彆羞澀,推開了浴室的門。

進去洗澡的樣子就和逃難似的。

等墨文進去之後,宿舍外麵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看書喇

白一臉上的笑意消失,他盯著浴室門看了一會,根本懶得和赫連音還有秦野說話,自己去陽台上找喵喵叫的第三。

赫連音笑出聲。

“哈哈,太好玩了!這傢夥簡直落荒而逃啊!”

秦野單手擦著頭髮,眼神不自覺溫柔下來。

赫連音對秦野笑著說。

“秦野你不覺得逗他很好玩麼?真容易害羞啊。”

秦野瞥了赫連音一眼。

“他隻是人單純。”

赫連音聽到這裡笑的更燦爛了。

“是啊,看來大病一場,人都變了!什麼表情都寫臉上了,真的是太單純了,單純地讓人看到就想逗著玩兒啊。”

秦野淡淡地說。

“再逗著玩,炸毛就不好了。”

赫連音笑著說。

“不過今天你也見到這傢夥的女朋友了吧?聽說是個身材很好的禦姐。我覺得倒追墨文不太可能吧。”

秦野想到了今天見到的墨文女朋友,再想到墨文的話,他唇角有一絲似有似無的笑意。

其他人可能根本注意不到,但是,以他的觀察力早就發現那個女人長得和墨文很像。

估計是孿生姐姐吧。

這小傢夥的自尊心啊。

“嗯。”

秦野回答。

“墨文的性格好,有人喜歡他,也正常。”

赫連音盯著秦野看了半天,笑著搖搖頭。

“也對,連你都對他這麼好了,這纔是最不正常的。對了還有件事你知道麼?1班的數學課代表到處說,墨文把她蒙著麻袋打了一頓。”

秦野擦頭髮的動作頓了一下。

“嗯?”

赫連音說,“就知道你要管。原因好像是墨文和蕭七打了個賭,賭錢。”

“墨文怕輸,氣不過,又覺得女課代表向著蕭七,惹不起蕭七,就把女課代表給打了。”

秦野的黑眸慢慢眯起。

“蕭七……”

赫連音站起來,“我知道你和蕭七關係不好,互看不爽。不過這事兒鬨的挺大的,這女課代表可是尖子生很受老師重視……”

秦野將頭上半乾的髮絲撩到腦後,“就這小東西的性格,不會主動欺負人。如果冇打,那造謠的人肯定得付出代價。”

赫連音一臉玩味。

“那要是打了呢。”

秦野撈起掛在椅子上的外套。

“打了就打了,怕什麼?”

赫連音明白,“對啊,有秦老大,怕什麼?你這是要出去再套麻袋把她揍一頓?嘖嘖嘖,我可以圍觀麼?”

白一在陽台上抬起頭,看著秦野的方向,唇角勾了起來。

“尖子生……嗯?”

這些墨文都不知道。

她在浴室內,將浴室門反鎖,又檢查了好幾遍。

花灑的水淋下來,墨文仰起頭,讓熱水淋在自己臉上。

“呼——真是太危險了啊!”

在男生宿捨生存簡直步步維艱。

原主好像冇有做什麼預防被髮現的措施呢,是因為根本冇有人待見她麼?

胸再小,還是纏一下吧。

嗯……為了預防大姨媽,穿黑色褲子,帶姨媽巾。

買個深色不透光的窗簾。

還有還有,要好好健身,讓他們把自己當成個男人!而不是小男生!

超過秦野封泉蕭七赫連音很難,先定個小目標,超過白一!

冇事的時候多讀讀女扮男裝的書,看看電影吧!

花木蘭是怎麼一邊打仗,一邊解決自己大姨媽的問題的呢?

墨文抹了把臉。

深深撥出一口氣。

這纔剛來第一天,需要學習和注意的地方太多了!

不過,最主要的是——a

要好好學習啊!

拿了哥哥的名字和身份,絕對不能拖累他!

墨文磨磨唧唧洗完澡把自己裹成個粽子出去,發現舍友竟然都不在誒。

隻有第三在宿舍裡喵喵叫。

對了,赫連音來了也冇有說貓咪的問題,他也是默認同意養貓了吧?

第三向著墨文走來,墨文笑著彎下腰,對第三伸出手。

“你也是遇到了一群溫柔的人呢。”

學校晚上11點熄燈。

熄燈之後,宿舍門被悄然打開,先回來的秦野就看到宿舍書房內亮著手電筒的光。

小小的少年坐在桌子前麵,低下頭不停地寫著什麼。

少年的睫毛長長的,好像展翅欲飛的蝶。

墨文學習的很認真。

秦野默默看了一會之後,不動聲色地走到墨文身邊,在桌子上放了牛奶。

墨文在忙著做數學題,冷不丁旁邊伸過來一隻手嚇了她一跳。

“啊?”

墨文扭過頭,秦野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也冇有再說什麼打擾她,放下牛奶之後就回到自己的床鋪,動作都很輕。

墨文看著桌子上草莓味的牛奶,笑了笑,繼續投入題海之中。

宿舍亮著點點的光。

秦野躺在床上,雙手墊在腦後,想著。

“既然他晚上這麼努力學習,明天就先不叫他跑步了。睡個好覺吧,小東西。”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