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語氣很平淡,白一聽到之後卻完全平淡不下來,他在圖書館都剋製不住自己的聲音,忍不住大聲說。

“什麼,被退回來了?!”

周圍人對白一投來了不悅的視線。

白一知道在這裡大聲說話很不禮貌,他壓低聲音走到一個冇有人的地方,期間腦海裡已經閃過了無數個想法。

墨文聽到白一那邊的嘈雜的背景音越來越小,她也思考了一會,說道。

“應該是有人盜了我的題——”

墨文還冇說完,白一就剋製不住怒氣了。

“什麼垃圾出版社啊!竟然偷你的題!摯友你辛辛苦苦寫了那麼久的題,也冇有給你署名權冇有給你稿費!他們就這樣把題用了?!”

“都出版了!我都買了!全套478啊!”

墨文前世也見過很多偷論文的,偷設計稿的,還有盜版的,在各個行業,都有突破底線不尊重彆人勞動成果甚至竊取勞動成果的人存在。

隻是這樣一家出版社,不應該啊。

墨文決定還是先瞭解一下情況比較好。

白一根本不這麼想,白一越想越氣,“不行,摯友,這種事我受不了!你辛辛苦苦寫了很久很久的,這都是你的心血!”看書喇

“我去幫你討個公道!”

墨文聽到白一的語氣,知道他可能要去拿圓規教人做人了,她趕忙說。

“你先彆衝動。你在哪裡,你等我過去,我去找你。”

白一報了個地址。

墨文掛斷了電話之後,回到病房和赫連音說了一聲她有事,接著就準備離開。

赫連音知道墨文肯定是有什麼急事,可恨他的腿讓他現在隻能和個廢物一樣躺在床上,除了等著小孩過來看他,很多事都做不了。

可是,他還是想幫小孩,他不想看到她不舒服的樣子。

赫連音叫住了快步走到門口的墨文,“小孩,出什麼事了,你臉色不太好。”

墨文低著頭拿著手機給跟她聯絡的出版社發訊息,一邊打字一邊對赫連音說。

“我給出版社出的題庫被退回來了,但是白一剛纔給我打電話說,現在出版社出版了我的題庫,並且賣478塊錢一套。”

赫連音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

“他們偷你的題庫?不要臉!”

墨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發了訊息出去,對方冇有回她資訊,她隻能去出版社親自看看了。

想著,墨文扭過頭看向還躺在床上的赫連音。

“冇什麼事,很快就能解決好的,你真的乖乖好好養病。”

赫連音聽到墨文的話,臉色不自覺蒼白起來,他看著墨文的臉,聲音低沉。

“我……小孩你不需要我了是不是?”

墨文不知道赫連音為什麼這麼想,她搖頭,“冇有,我很需要你。我需要你好好的……”

墨文還冇說完,白一又打了電話過來。

墨文怕白一衝動做什麼事情,她對赫連音點點頭示意她先離開了,而後墨文走出病房,反手關上了病房的門。

赫連音知道,墨文離開去處理自己的事情,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是啊,再正常不過了……

平時他都是在小孩身邊的。

現在卻……

赫連音看著緊閉的病房門,猛然用手錘了一下床鋪,“真的是,可惡啊……呼,不行,冷靜,要變得更強纔可以。”

赫連音在墨文離開後,臉上一直帶著的漫不經心的笑容就像被橡皮擦擦掉的鉛筆畫一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臉色陰沉地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他最厭惡的號碼。

號碼很快被接通,對麵傳來了赫連音父親中氣十足還帶著厭惡的聲音。

“赫連音,你給我打電話乾什麼?我再說一遍,你被車撞和我一點關係都……”

赫連音不耐煩地打斷了對方的話,他看向床的另一邊,聲音一如既往的帶著笑意,可是臉色陰沉。

“你想知道我母親去世之後把她的錢藏在哪兒了是吧?帶著你身邊的那條畜生一起過來,我告訴你們。”

說完之後,赫連音將手機丟掉了一邊,他抬頭看向天花板,過了許久,冷冰冰地笑了。

另一邊。

墨文打車到了圖書館門口。

鬨市區一家大型圖書館門口人來人往,墨文走到圖書館門口,就見這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圖書館門口聚著一大堆人。

墨文不愛湊熱鬨,她下意識準備繞道,結果就聽到裡麵傳來了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

“你們都過來評評理!這位同學仗著自己是網紅,就可以隨意欺負人?!你不要在這裡影響我們的生意!”

墨文聽到這聲音就覺得不妙。

她扒拉開人群走到人群中央,就見到白一抱著一厚遝書,和一箇中年人對視,這箇中年男人身後還跟著三四個圖書館的員工。

白一氣的臉色通紅,他冷笑著說。

“我哪裡欺負人了?!我書冇有開封,我隻是想退書,不行麼?”

“你哪兒寫的買的書不能退了?強買強賣?!我退書,我想讓其他人也退書,你也可以退的吧,怎麼你有賣這套書的指標還是什麼,敢賣不敢給人退?!”

白一真的是冇想到,他高高興興買了這套書,他買了就是為了留下紀念,可是他知道這套書是抄襲的之後,隻覺得噁心。

花錢買這種東西,那根本就是對摯友的不尊重!

白一越想越氣,他看到旁邊有人買書的時候,忍不住說。

“彆買了,這套書是抄襲的!內容都是抄的彆人的!買它考試倒黴!”

想買的人被勸退了,被勸退的主要原因也不是白一說的話,而是這套價格確實太貴,要是抄襲的,那就更糟糕了。

白一勸了兩個人之後,就被店員警告。

白一想著不要給墨文惹麻煩,他就不繼續勸人,隻是想把這套書退了。

結果好傢夥,這一退,直接捅了馬蜂窩,一大堆人過來斥責他。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