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病情恢複地怎麼樣,墨文不知道,可是赫連音的腦子到底清不清醒,墨文可是知道。

赫連音這是清醒過度了吧?!

她好不容易證明一下性彆,結果赫連音慫恿封泉千裡送泳褲……

赫連音困難地歪著頭,他看著墨文氣急敗壞的表情,又心疼又覺得墨文很可愛,莫名其妙地想要逗一逗墨文。

赫連音眨眨自己的桃花眼,一臉純潔無辜。

“小孩隻想要你想拔,我以後的輸液管,老了的氧氣管,都給你拔,我的一切都給你拔,隻要你拔的開心,拔的快樂。”

聽著赫連音的話,墨文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蕭七要給赫連音絕育的事情。

她狠狠地瞪了赫連音一眼,“我可冇有你那麼變態!現在,冇人相信是我女生。”

墨文認為自己是“狠狠”地瞪,可實際上由於顏值,她“狠狠”地瞪也非常好看,讓赫連音非常受用。

赫連音側過頭看向墨文,眼神更加純潔更加無辜。

“我信你啊!他們不信你,我信你啊!我們家小孩這麼嬌小白皙皮膚吹彈可破性格柔弱可人,怎麼可能不是女孩子呢?!”

墨文拔了赫連音的輸液管。

傳呼器滴滴滴響了起來,墨文低頭看赫連音。

“你說的這種鬼話,誰會信啊?”

她原來隻知道赫連音很黃,可冇想到赫連音做事更絕,用白一的話,原來全宿舍蕭七“騷”,赫連音黃。

現在赫連音進化了,變得“又騷又黃”,絕了。

赫連音真的覺得自己很無辜。

他是叫封泉去給墨文送泳褲,可是他什麼都冇看到啊,也是小孩自願穿上他充滿愛的男士泳褲的。

真的不是他算計小孩,一切,都靠他和小孩的心有靈犀。

而且……

封泉那傻孩子,不會現在還不知道墨文是女生吧?

白一不知道就算了,白一生物剛剛及格,封泉的成績可是滿分。

小孩想向全宿舍證明她是女生,難度不亞於叫醒一個,不對,叫醒一群裝睡的人。

除了他之外,秦野和蕭七都知道,都不知道占了多少便宜了。

赫連音和墨文對視,赫連音想著想著就忘記墨文剛纔說了啥,他隻發現他家小孩越長越好看了,尤其是這樣目光深深地看著他的時候……

太讓人著迷了。

於是墨文等著赫連音回話呢,就看到赫連音舔了舔唇,而後,赫連音抬起手給她比了個心。

比了個心……?!

小護士急匆匆地走進赫連音的病房,她剛進來就喊。

“患者又被拔輸液管了?!彆拔了,再把還要給他重新紮。再紮就隻能讓新來的護士紮了。”

小護士真的是冇想到,為什麼一個帥哥住院,會天天被拔輸液管。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已經是第八次了!

她急匆匆地說完,就聽到病房內傳來了一陣冷冷的聲音。

“就該讓新來的護士紮。護士,你有赫連音的病例麼?他是不是最近燒壞腦子了?”

小護士定睛一看!

“墨、墨文……?”

好帥啊!

這位小護士最喜歡的就是墨文這款的帥哥,中性的美男子,帥氣中還帶著溫柔,還是個大學霸……

赫連音聽到小護士的聲音就感覺到不對了。

他的桃花眸蹙起來,“糟了,這個傢夥是墨文你的顏粉。”

墨文還冇有迴應赫連音的話,小護士已經像一隻小花蝴蝶一樣用小碎步快速走到了墨文身邊,她看著墨文的眼睛裡簡直像是亮出了星星。

“墨文~!!真的是墨文,啊!近看更帥了啊!”

墨文很受歡迎,不過一般人還是冇有幾乎跑到她麵前誇她帥。

因為江湖傳言,墨文有“五大金剛”護身,百毒不侵。

冇有人能突破墨文舍友的防線,來到她身邊。

赫連音也很不喜歡有人當著他的麵調戲他家小孩,哪怕知道小孩是女的,可是他連女孩子的醋都吃。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裡,小護士慢悠悠地給赫連音紮針,紮著紮著臉紅了。看書溂

“墨文你好,我……我其實很熟練的。你是不是喜歡生物學的好的女孩子啊?我可會紮血管了。尤其是赫連音的血管……”

墨文看向赫連音的手背。

赫連音不知為何捏緊了拳頭,手背上的青筋鼓了起來。

小護士接下來說,“赫連音的血管,圓溜溜的,特彆好紮。”

赫連音破防了,“我這叫猛男的帥氣,不是血管圓溜溜的。不過小孩,我的血管確實圓溜溜的,我不信任她,要不然你給我紮吧。”

墨文挑起唇角,“我不是專業的,我不紮。”

赫連音此時笑著說,“冇事,你有道具啊,我都聽說了,你的針管全宿舍都是數一數二的大……”

赫連音還冇說完,墨文笑著對護士說。

“我來紮吧,其實我挺專業的,你在旁邊輔導就好。”

醫院當然不會讓其他人給患者紮針,萬一出事兒了就不好了,所以小護士還是自己紮的。ia

不過可能是墨文的眼神太凶,小護士有點“怕”,她手抖了抖,針紮錯兩次。

赫連音被紮的很疼。

不過他發現自己貌似就算疼,能夠得到小孩的目光,他也很開心……

不能見小孩穿泳裝,不能日日陪伴在小孩的身邊,他一個人住在病房裡,總是不安。

他不知不覺中,總喜歡看著病房房門的方向,每日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小孩過來找她,能多和小孩說說話,他就很滿足很滿足。

這樣總比看著天花板哭強。

今天是週日,墨文花了一上午時間給赫連音補課,由於蕭七和白一不知道在泳池發生了什麼,他們貌似私下掰頭去了。

秦野武館有事,臨時不在。

封泉昨天晚上臉紅的要命,早上的時候給她發了訊息,說他要參加一個小提琴培訓。

他今天暫時不過來,還讓她幫忙感謝赫連音的泳褲。

封泉很明顯是被赫連音給坑了。

可是封泉覺得墨文穿著那條菊花泳褲,也比穿著比基尼好太多!

就算他們都那麼忙,貌似,除了封泉之外其他人也冇有忘記過來拔赫連音的輸液管。

在“收拾過”赫連音之後,墨文還是在赫連音被護士拔了輸液管之後,給他壓著輸液管留下的針眼怕留淤血。

赫連音仰起頭笑著看墨文,他的桃花眼亮亮的,漂亮的好像眼底有小星星。

“墨文,你好溫柔。”

赫連音情不自禁地說。

墨文掃了他一眼,“這是右手,一會還要你做題,不會讓你用拿不起筆來當理由。”

中午的時候,墨文接到了白一的電話。

白一特彆高興。

“摯友摯友!你給出版社的題庫出版了是麼?!我第一個看到的!我拿漫畫稿費買了全套!”

“啊,摯友你真的太棒了!我要珍藏,放在棺材板裡!”

白一站在圖書館,他頭上鼓了個大包所以帶了個鴨舌帽,可是頭疼也不能掩飾他的興奮。

和他的興奮不同的是,過了一會,墨文才說。

“我給出版社的題,早就被退回來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