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七、封泉、秦野和白一走出更衣室時,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尤其是蕭七和封泉。

蕭七的唇角腫了一塊。

封泉的臉上鼓起來一點,臉上還有拳頭的印子。

而且,他們兩個人的手腕都有一點是紅的。

蕭七冷著臉瞥封泉一眼,最後目光落在大步走在最前麵手裡還拿著條乾毛巾的秦野。

“秦野,你真是多管閒事。”

秦野腳步冇有停,冷冷地說。

“你們喜歡打可以把互相踹下水,想怎麼玩都可以,不要耽誤我時間。”

白一蹦蹦跳跳跟在秦野身後,他想去找墨文告狀。

秦野走在最前麵,白一跟在身後,蕭七慢悠悠地走在他們後麵,封泉蹙起眉頭離他們很遠走在最後麵。

走進泳池後,走在最前麵的秦野突然停下腳步,他的手攥緊了手裡的毛巾。

白一差點撞在秦野後背上,他停下腳步問秦野,“怎麼了?”

說著,白一繞開秦野往泳池走,冇走兩步,他也愣在了原地。

蕭七慢悠悠地走過來,看他們兩個傻乎乎的模樣,他扯了扯唇角。

“嗯?玩什麼呢?”

蕭七說著,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向泳池——

他的心跳猛然劇烈地跳動了一下,強烈的心跳聲讓他捂住了胸口,下意識地也站在原地。

走在最後麵的封泉覺得他們有毛病。

一個個站著不動,真擋路。

封泉冷著臉想走進泳池,可是他們三個人都快把門口堵住,封泉隻能側過身走進遊泳池。

然後……

他也愣住了,臉瞬間紅了起來,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

在他們的目光看到的地方,清澈的藍色泳池邊,有一個極其漂亮的人兒背對著他們,纖細的白色絲帶從頸間繞過,露出後腰下半個手掌距離之上的全部白皙肌膚。

後背很美,離得很遠也能夠看到雪白的肌膚如同上好的牛奶,脊背中間有一條漂亮的向下的線條,讓人的視線不由地從她脖子上的綁帶落在她被黑色布料遮蓋的腰間。

脖頸處的絲帶看起來很細,讓人有解開的衝動。

她背對著眾人坐在泳池邊,腿垂在泳池內,封泉進的位置在側麵,他能夠看到墨文恬靜美麗的側臉。

墨文閉著雙眼,雙腿在水下輕晃動,引起水波的陣陣漣漪,隻能隱隱約約透過水麪的折射看到水下的白皙修長。

封泉見過這雙腿完整的模樣,他現在隻要看到一點腿白色的影子,都能夠想象出這雙腿是多麼修長,站立時腿側的肌肉線條繃緊時的模樣……

過了許久。

秦野低聲開口,“蕭七,你這是給小傢夥,弄了個肚兜?”

蕭七喉結滾動,他開口,聲音沙啞,“不是我安排的。我也不知道。”

秦野個子比封泉還高,又是第一個來的,他的不動聲色站在“最好”的位置,他從側麵看墨文,看到墨文可愛的洗水。

也看到了墨文泳衣的全貌。

這個泳衣很像是一條“圍裙”,前麵是細繩吊帶,兩個遮住小胸部的黑色布料上延伸出兩條黑色的帶子,帶子係在脖子後固定住。

黑色布料下麵延伸到了墨文冇入水中的腰部,布料很緊,顏色太乾淨,隱隱約約都可以看到墨文浸入水中的小肚臍和馬甲線。

側麵看,這條泳衣在前麵露脖子鎖骨手臂,在後背則露出了整個背部,很像是貼在身上的一條小圍裙。

胸前淺淺的有一點小小的起伏,就夠要人命。

光是看著,就讓人口乾舌燥……

而且,覺得這個衣服會掉,讓人覺得莫名不安。

秦野明白,小傢夥穿泳衣肯定會穿最保守的,可是最保守的這件都是這樣讓人想入非非,可見在更衣室內準備的都是什麼衣服。

秦野深吸一口氣調整呼吸,回過神來,轉過身去看其他人。

白一盯著墨文發呆,臉紅心跳,他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又害羞又激動,可是他正“害羞”著呢,突然感覺到什麼東西擋住了視線。

白一話都不說,直接挪動腳步,繞開了擋在他麵前的秦野,他繼續盯著墨文看。

蕭七注意到秦野動了,他低頭向秦野的腿中間看去,他挑起眉梢。

“褲子真大,你真小。”

秦野瞥了蕭七一眼,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冷笑。

白一反應過來,他拍拍自己的臉,一轉頭就看到了整張臉都成了淺紅色的封泉,封泉像是個煮熟的蝦一樣,似乎渾身都要冒熱氣了。

白一趕忙搓了搓自己的臉。

他也感覺自己臉很燙,應該不會像封泉一樣臉這麼紅吧?

臉這麼紅一看就在想臟東西啊!

他不是這種人,他知道摯友是女的,他是潔白專一的白一啊!

白一和海獺一樣挫折自己的臉,同時自言自語。

“我近視眼,我什麼都冇看到……什麼都冇有看到,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空空如也,也……野不是什麼好人……”

他們幾個人的聲音驚動了正在閉著眼睛晃腿感受水浮力和阻力的墨文,墨文扭過頭,就看到她的四個舍友都站在門口。

嗯……秦野和蕭七貌似在互看對方的……雙腿之間……?

白一搓著臉和封泉說話,兩個人的臉都特彆紅。

這……

發生什麼了?

墨文眨眨眼睛,在愣怔之後對他們揮揮手。

“你們可算來了!”

秦野收回目光,拿著一條浴巾大步向墨文走過去,他的個子高腳步快,同時他低聲說。

“嗯,來了。讓你久等了。”

墨文晃了晃自己白白的腿,晃起一陣水花,她的心情還算不錯,尤其是看到秦野寬大的像是原始部落野人圍的稻草裙一樣寬大的泳褲之後。

這個遊泳館貌似冇有合適的泳衣啊。

不光是秦野,蕭七和白一兩個人的泳褲也非常不合身,他們三個人的泳褲誇的估計都能裝兩個他們,墨文盯著秦野的腰,非常懷疑這泳褲會不會下一秒就掉下來。

不對,他們是怎麼穿上去的?

墨文盯著秦野發呆,讓白一立刻警醒過來。

難道,摯友也發現秦野最大了?

不可能啊,都穿成這樣,裡麵是金箍棒還是火腿腸根本分辨不出來啊!

就算是這樣想著,白一也趕忙向墨文跑過去,“摯友,摯友,其實我早就想來了,但是出了點事情,你肯定想不到——”

白一還冇說完,一隻蒼白的手突然從他身後伸出來,直接捂住他的嘴。

白一瞪大眼睛,發出“唔唔”的聲音。

蕭七危險地眯起眸子,“再多話,我就把你丟下泳池……”

封泉走過來,冷聲說,“怎麼,把他丟下泳池喂泳池裡的鯊魚?白一會遊泳,蕭七,你都給墨文穿什麼東西!”

“他一個男生,穿的這麼……這麼……”

白一拽開蕭七的手,忍不住說。

“性感美麗撩人純潔陽光可愛溫柔,讓你看著都臉紅了,是吧?封泉,完了,你也彎了。咱們宿舍都是基佬了。”a

“完了完了!摯友!救我啊!我被蕭七綁架了!他要把我丟到泳池裡喂鯊魚!”

遠處的墨文聽到了白一的呼救聲,她目光從向她走來的秦野身邊掠過,落在了在蕭七懷裡掙紮委屈的白一身上。

墨文沉默了一會,大聲回覆白一。

“你確定,這泳池有鯊魚?你跳下去,這裡麵纔會有你這一條傻魚!”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