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到底還是被興奮的白一和其他人帶到了室內泳遊館。

在這之前,赫連音一個人在病房裡看天花板空流淚,桃花眼都快哭腫了,看他太可憐,墨文還是於心不忍。

“赫連音也很想和大家去一起遊泳,所以等他好了我們再去吧。”

墨文說完,赫連音就猛烈地搖頭。

“不!你們去!隻是……我可以不可以要一個寫真……”

墨文差點把赫連音的輸液管拔了。

一行人趕到室內泳遊館館的時候,這裡大門開著,裡麵一個人都冇有。

墨文左看看右看看,“包場了?”

蕭七懶洋洋地勾起唇角,“不然呢?好了,去換泳衣吧。你是和我們一起,還是去女更衣室?”

秦野微微蹙起眉頭,這個遊泳館是蕭七包下來的,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他對墨文說,“這裡冇有其他人,你去女更衣室吧。等等,我陪你去。”

白一一下子跳起來,“你陪著去?你,你想偷看我摯友換衣服?”

蕭七笑了,“秦野真是光明正大,哪裡是偷看。要看的話,一起啊。”

秦野冷冷地掃了蕭七一眼,他的手放在墨文的頭頂上,溫柔地揉了揉。

秦野低聲說,“我去檢查有冇有攝像頭,我對某些人做事,很不放心。”

蕭七知道秦野說的是自己,他聳聳肩,“我不是下流的人。”

白一哼哼唧唧,“不是下流的人,下流起來不是人。全宿舍就蕭七和赫連黃最騷了。隻有我,心靈純潔的像我的名字。”

“白一,潔白又始終如一。”

白一一個人茶言茶語,秦野已經帶著墨文去女更衣室。

墨文看到更衣室前那個女性的標誌時,內心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甚至,她都覺得有點怪怪的。

當男生當久了,猛然當她當一回女生去女更衣室,她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緊張感。

秦野很自然地推開更衣室的門,扭過頭就看到墨文盯著更衣室的標誌發呆,眼神傻乎乎的,他不由地抓住墨文的小手。

“怎麼了?”

墨文搖搖頭讓自己把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出腦海,她被秦野牽著手往前走,下意識問。

“秦野,你經常進女更衣室麼,看你挺熟練……呃,不是,我的意思是,謝謝你陪我過來。”

秦野扭過頭,他漆黑的雙眸靜靜地看著墨文,在墨文尷尬地腳趾摳地的時候,他才說。

“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來這種地方。不過你一個人在這裡,我不太放心。”

墨文在秦野溫柔的目光下,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還在吃奶的小孩子。

她輕輕咬了咬下唇,笑著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麼不放心的。對了,秦野,你相信我是女生麼?”

“你真的相信麼?”

墨文是覺得舍友們都不相信的,所以她願意穿泳衣證實自己的性彆。

秦野見墨文眼睛亮亮的,一副很期待的模樣,他認真思考了一下,慎重地回答。

“你說什麼我都信。你說你是外星人,我也信。隻要你開心就好。”

墨文:……

所以,秦野這還是不信任她嘛!

由於秦野太寵人,墨文難得的有點小脾氣,她在秦野檢查好冇有攝像頭之後,推著秦野的後背。

“好了,你出去,我換衣服!我一定會證明給你們看的!”

秦野被墨文推著,他笑的寵溺。

“好。對了,穿完就出來,我在門口等你。你不要亂跑,還有……”

墨文把秦野推出更衣室,“我知道!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會丟的!”

秦野出了更衣室後,墨文把大門一關,進去找泳衣。

蕭七聯絡遊泳館工作人員的時候她就在旁邊聽著,蕭七叫工作人員準備三套男泳褲和五套女泳裝,並冇有說準備奇奇怪怪的泳裝。

所以,泳裝應該冇有問題……吧。

墨文想著,在更衣室最後一個小格子裡,找到了五套還帶著包裝的嶄新的泳裝。

她剛看到這些泳裝,就覺得不太妙。

這些料子,是不是太少了一點?!

隔壁更衣室。

三個男人站在更衣處,誰都冇有動。

雖然同住一個宿舍,但是他們換衣服一般還是去獨立衛生間。

大家都是男人,坦誠相對也冇有什麼問題,隻是此時他們宿舍由於墨文的緣故氛圍怪怪的,導致他們看著對方,總覺得不知道哪兒彆扭的不行。

蕭七挑起眉梢,脫了毛衣上衣,露出赤果的上身,他把衣服丟在椅子上,對秦野說。

“你不脫?”

秦野蹙起眉頭,他冇有說話,也抬起手,把他黑色的長袖脫掉,他直接把衣服甩在蕭七的衣服上麵,露出的肌肉緊繃。

秦野脫完,看向蕭七,“你先換衣服,然後我換。”

蕭七扯扯唇角,看向秦野的褲子處,“怎麼,你脫也不脫乾淨?小墨文還在隔壁等著,不要浪費時間。”

秦野眯起眼睛,他小弟多,也去過公共澡堂,更是和部隊的兄弟們一起洗過澡。a

可為什麼和這群傢夥在一起,換個衣服都覺得很奇怪?

蕭七催促秦野,“萎了?不敢?”

說著,蕭七打開更衣櫃,從裡麵拿出一條黑色的泳褲丟給秦野,“這條給你。”

秦野接過泳褲,他的眉頭蹙的更緊,盯著泳褲看了一會,他說。

“有點小。”

蕭七笑了,“小?就你那蚯蚓,這條夠大了。”

秦野看了蕭七一眼,他不愛說這些話,隻是把泳褲丟給蕭七,“你用吧,你小,夠用。還冇有更大的?冇有叫人送一條過來。”

蕭七把泳褲丟到一邊。

開玩笑,秦野說的小的,他能穿?看書喇

他比秦野大。

就連避孕套,他都肯定用最大號的,這種尺碼他可不穿。

秦野和蕭七進行著關於泳褲的對話,白一在旁邊不敢吭聲,他死死地捂著褲子打算做一個透明人。

白一十分警惕地看向秦野和蕭七。

他可是知道,這兩個,尤其是蕭七,這可是純基佬啊!

他,潔白又專一的白一可是要把一切都留給摯友的,可不能讓他們看到了……吧?

白一想著,一條泳褲扔到了他麵前。

蕭七懶洋洋的聲音接著響起來。

“這裡泳褲太小,我和秦野都穿不下,你挑一條吧,我叫人送泳褲過來。”

白一眨眨眼睛,撈起一條泳褲,接著他用泳褲比了比自己的腰。

白一覺得簡直不可思議。

“這泳褲,我感覺能裝下一頭熊了,結果你們穿不下?你們的屁股有那麼大的麼?!”

蕭七勾起唇角,“誰說男人隻有屁股?”

白一沉默了。

為了男性的尊嚴,他也將這條泳褲丟到了一邊,認真地說,“要是算上其他部分的話,那這條,是很小。”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