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有點緊張,她想到舍友們就站在廁所門口就更緊張了,不過雖然他們做事誇張了許多,但是從某種程度上還是很讓人感動的。

墨文感慨著,偷偷地換完姨媽巾準備出去——看書喇

她門剛打開一條縫,就聽到了門口蕭七囂張又慵懶的聲音,“這個廁所我們占用了,你去那邊那個吧。”

門外的男人脾氣聽起來不太好,“乾嘛?!廁所是你家的,你想占用就占用?!讓開,老子要撒尿!”

蕭七繼續說,“我買了。”

男人更不耐煩,“廁所你也買?!你有病……您有病纔來醫院的吧病肯定好了吧!啊,您是活菩薩啊!”

男人的語氣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三百塊,讓我去那邊上廁所?得嘞,您讓我爬樓梯去十樓上廁所都行!嘿嘿!”

墨文:……

蕭七還真是“買了”,合著他不買廁所,他買人家上廁所的權力啊,真是財大氣粗。

墨文洗乾淨手走出來,白一蹦躂蹦躂地跑過來,他眼睛左看右看明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他很小聲地湊到墨文耳邊說。

“摯友,完全安全!冇有一個人突破我們的武裝防守進入廁所!”

墨文瞅了瞅正在拿錢疊飛機的蕭七,又看了看一米九的秦野,然後看了看不安地跺腳的封泉,墨文體貼地說。

“那個、封泉、我有潔癖,有人的時候我……不太習慣。你現在去上廁所吧。”

封泉白皙的臉通紅。

他是真的想上廁所,可是這種時候,他上廁所好像顯得不太合適……

封泉低頭看著地麵,藍眸中滿是隱忍,他低聲說,“其實我也冇有很……”

這時,白一一把拍在了封泉翹翹地屁股上。

封泉臉色一白。

墨文看著這一巴掌不知道為啥也有點感同身受,她有種血崩的錯覺。

而白一笑的特彆純潔,“封泉你屁股夾的這麼緊了,還不去廁所?你確定,真的?”

封泉紅著臉,手握成拳頭,他知道白一是在打擊報複他剛纔的那個“大小”的事情,可是這個大小又不是他決定的。

封泉深吸一口氣,高冷校草的人設在舍友們麵前現在都快崩成渣了,他對白一說。

“好,很好。”

白一一臉純良地看著封泉,“好~你好我好大家好纔是真的好~我是為了你好,你不要誤會啊,你冇看那個新聞麼?”

“現在還能搜到呢,23歲女子賴床憋尿致黃體破裂,你去看看。不要憋尿,快去吧!”

封泉特彆想揍白一,他白皙的臉上滿是紅暈,他也不敢看墨文,大步走到洗手間,而後,墨文悄然地離開門口。

嗯……聽到聲音都蠻尷尬的。

不過,一直冇有聲音傳出來。

一直都……冇有……

白一深深歎了口氣,“完了,破裂了。正好在醫院,給封泉也看看病吧。封泉啊,你帶學校的醫保卡冇有……”

封泉壓抑冷漠的聲音從廁所內傳來,“白一,閉嘴!”

封泉想到這麼多人在門口,根本就……冇辦法好好上廁所,於是,封泉輕輕咬了咬下唇,從尿池旁旁邊走到了隔間內。

墨文聽到了開門和關門的聲音,她覺得封泉也挺慘的。

剛到宿舍她以為能把墨尹打到住院的男人是這個宿舍內最不好惹的,結果現在發現一宿舍變態白切黑,封泉反而是最純情的一個。

看到墨文一臉“感悟”的模樣,蕭七挑起眉梢。

“封泉怕不是廢了。誒,秦野,進去不。”

秦野蹙起眉頭看蕭七,“你又想乾什麼?”

蕭七瞥了墨文一眼,“正好小傢夥在場,我們比一比唄。誒白一,一起?”

墨文:……

白一:……

白一牙齒咬住了下唇,他看向蕭七,又看看墨文,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是該說蕭七變態,還是蕭七欺負人?

墨文聽不下去了。

她說,“赫連音還在做手術呢,我們還去病房門口等著吧。做手術這麼大的事,他家人都冇有來,哎……”

蕭七掃了墨文一眼,他看到小墨文的耳朵都紅了。

嘶……

更想繼續欺負她了,怎麼辦。

蕭七眼中的惡趣味被秦野看了個正著,秦野揉了揉墨文的頭髮,說道。

“走吧,不要理蕭七,他有病。對了,蕭七,這裡好像有精神科,你要不要去看看?”

蕭七笑了,“哦?你怎麼知道我快考心理醫生的執照了?”

墨文聽到這裡都覺得蕭七厲害。

蕭七當心理醫生?完全想不到他給人開導的模樣。

蕭七看到墨文這幅小表情,他也有點想笑,“不信?來小墨文,我幫你看看你的問題,免費的。”

墨文覺得冇必要。

她怕在蕭七這裡看病,冇病給看出病來。

等封泉紅著臉從洗手間出來,墨文可算帶著這幾個一個個都不太正常的舍友往赫連音手術室門口走。

此時,白一不忘打擊報複封泉,而封泉也被白一激怒了,兩個人一個陰陽怪氣茶裡茶氣,一個冷言冷語,兩個人正“愉快”地對話。

蕭七和秦野貌似都準備把對方送到病房,兩個人眼中略帶殺氣。

墨文很頭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哎,早知道帶數學題過來了,這個時候果然還是要做數學題來緩解一下氣氛……”

到了拐彎的走廊處,墨文突然看到她不久前看到的校花走到了赫連音手術室門口,她的腳步虛浮神色慌張,眼睛更紅腫了。

墨文想著,這到底是怎麼了?

難道因為赫連音病了,所以校花大早上哭紅了眼睛?

好像也不對……

這時,白一湊到墨文耳邊很小聲地說,“摯友,根據我看青春十幾年的經驗,每當發生這種事的時候,十有**……”

白一慎重地說。

“十有**,她是去婦產科。”看書溂

墨文瞪大了眼睛,“哈?”

這麼狗血的事情應該不會發生吧……

墨文正想著順便往手術室走,接著,她就看到赫連音手術室門口,一個護士看到迎麵來的校花直接走了上去。

小護士和校花簡單溝通後,護士眼含熱淚地說。

“冇事,你不用太激動,你先聽我說。”

“患者說了,他要我托他告訴你,他愛你……的孩子,那是他忍受疼痛和對未來的希望。”

一時間,聽到護士這句話的人,都愣住了。

這次白一眼睛睜大了,“不是吧,赫連音都這樣了。還能……厲害啊!”

蕭七勾起唇角貌似很愉悅,“赫連音去當奶爸吧。”

秦野低聲說,“彆帶壞小朋友。”

墨文和封泉互看一眼,兩個“正常人”眼中滿是疑惑。

墨文說道,“你們的反應,是不是不太對勁?”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