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很激動,這是他和小孩度過的第一個夜晚,事實證明他的屋子裡雖然擺放的這麼多東西,這些東西還是有用的。看書喇

墨文和司機大黃一起搬著被子褥子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在“靈堂”的床上,赫連音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他緊閉著雙眼,眼神十分安詳。

一瞬間,墨文都覺得可以就地火化了。

墨文決定一整夜照顧赫連音,而且司機還真的拿了個尿壺過來,看到這個燙金的一看就很有錢的尿壺,赫連音覺得自己雞兒疼。

他終於能明白小孩腳趾抓地的感覺了,他腳指頭一抽,腿也跟著抽,接著他的臉就更白了。

大黃收拾好了東西就暫時離開,他關門時那個目光,讓墨文莫名想到了學校裡磕cp的腐女。

大黃可能也覺得自己的目光太露骨,於是他掩飾了一下,體麵地說道。

“如果有需要幫忙的話,可以幫我。祝您們共度一個愉快的夜晚。”

墨文:……

墨文還想解釋點什麼,但是轉念一想,算了,被誤會多了她都習慣了,墨文不再看房門的方向,轉過身照顧赫連音。

赫連音眨巴著桃花眼看墨文,接著,閉上眼睛躺好,那個姿勢和準備顯出自己第一次的害羞少女似的,羞澀之中還帶著幾分期待。

“小孩,來吧,我準好了。你溫柔一點不要太粗暴哦,我還是第一次……”

墨文扶著他的脖子給他喂藥,“喝水彆說話,小心被噎死。”

赫連音一直叫墨文小孩,可是等到赫連音病了,墨文感覺到赫連音纔像是個小屁孩一樣,喂個藥都特彆多廢話,似乎一刻都停不下來。

光讓赫連音吃藥就花了許多時間,他吃的藥裡很多都是止疼的,還有安眠藥。

赫連音吃完了藥之後仍舊不想老實,隻是他的思想很放蕩,身體卻不允許啊,他嘴裡還嘀嘀咕咕著,頭卻纔壓住枕頭就睡著了。

墨文鬆了口氣,她額頭上都起了一層薄汗。

“呼……這個傢夥真的是有活力。”

墨文想著就離開了床邊,她將屋子收拾了一下,給舍友們回了訊息,接著她有點困於是去洗手間洗了把臉。

等到她回到房間時,赫連音已經睡熟了。

屋內隻有赫連音均勻的呼吸聲,聽起來莫名有點可愛。

屋子的窗簾拉住,不算太厚的窗簾內隱隱有院子內的光落進來,赫連音的呼吸聲顯得很清晰,墨文輕手輕腳走到床邊。

她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托著下巴看著赫連音。

雖然和赫連音做了快半年的舍友,不過她都冇怎麼注意過,赫連音睡著的時候很像個孩子。

他眉目舒展著,貌似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唇角還帶著笑意。

蒼白的皮膚還是白的和紙一樣,他偶爾可能是疼了,就嘀咕兩聲想要翻身,墨文怕他傷到腿趕忙把他的身體攔住。

赫連音修長的手指就握住了墨文的手臂,這樣赫連音好像就有安全感了,他由於疼痛而蹙緊的眉頭又再次舒展開。

赫連音吃了安眠藥睡了一夜,墨文就在他床邊守了一夜。

天快亮的時候,赫連音緩緩睜開眼睛,他的頭有點疼,剛睜開眼時眼睛還有點模糊,他剛剛習慣性地想要坐直身體。

“嘶——”

雙腿的劇痛讓赫連音瞬間清醒過來,疼痛讓他的眼中有了生理性的淚水,而後,他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手裡握著什麼東西。

赫連音側過頭,發現他的手緊緊抓著墨文的手,而且可能由於手用力,墨文的小手都被勒紅了。

赫連音愣住了。

小孩,怎麼還在床邊?她……

赫連音的呼吸聲輕了下來,他忍著疼痛不想發出聲音,扭著有些僵硬的脖子去看坐在椅子上頭枕著他的床睡著了的墨文。

窗外還隻有晨曦的光,屋內不算明亮,墨文的臉和他就三個手掌的距離,她的腦袋側著枕著床,可愛的小臉就麵對著他。

墨文睡覺睡得臉嘟嘟的,看起來嫩嫩的軟軟的,她的小嘴裡還不時地嘀咕什麼,小嘴巴一張一合……

大早上的就看到這種畫麵……

赫連音慶幸自己由於兩條腿疼,第三條腿有點萎靡。

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赫連音小心翼翼地用冇有抓住墨文的另一邊手臂撐起身子,緩緩地挪動到靠近墨文的地方。

兩個人的臉離得越來越近。

赫連音聽到了自己心跳撞擊胸膛的聲音,小孩的呼吸拂過他的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赫連音總覺得這呼吸一股甜甜的奶味兒……

近了,更近了……

小孩的臉好嫩,平時在宿舍裡她睡覺也圍著簾子,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到小孩睡覺的樣子吧,他應該……

赫連音想著,腿突然一陣抽痛,赫連音額頭上瞬間起了一層冷汗,撐著身體挪動的手被抽去力氣,赫連音一個冇撐住,臉直接砸在了墨文的臉上。

或者說,嘴貼住了墨文的臉。

赫連音瞪大了眼睛,嘴唇上軟軟的觸感讓他感覺自己的心臟要從自己的心裡蹦出來,而小孩的臉離他這麼近,近到他——

不到三十秒後,墨文被“咚”一聲響吵醒。

她猛然睜開眼睛,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總覺得自己臉上怎麼濕乎乎的……她流口水了?口水倒流?

算了這個問題不重要,墨文趕忙站起來,發現赫連音從床的另外一邊滾到了床下麵,還給摔倒了。

“赫連音!”

墨文嚇死了,趕忙去扶赫連音,“天啊,你怎麼滾下去了?睡覺睡得麼?”

赫連音倒在地上,臉通紅,他看著墨文臉上淺淺的印子,緊張地抿著唇,不太敢看墨文,他剛纔太緊張了,又覺得冇臉見墨文於是就……

這種事不能說啊。

這是他最接近墨文的一次,這個意外對於墨文來說應該是噩夢,隻是他的悄然的美夢,就讓它爛在肚子裡吧。

赫連音想著,看著墨文的眼神閃躲,“我……對不起,是我不小心。讓你擔心了。給醫生打電話吧,我想快點做手術。”

他太高估自己了。

讓小孩來照顧他對他到底是考驗是折磨還是幸福,他都搞不清楚。

墨文看著赫連音通紅的臉,也怕自己扶赫連音弄傷他的骨頭,她趕忙給醫生打了電話。

過多久,赫連音就被120抬上了救護車。

赫連音躺在救護車拒絕吸氧氣,他的手指輕輕碰了碰自己的唇,心跳還快的停不下來——

而後因為心律不齊,赫連音被加了兩種處方藥,而且還延緩了手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