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博自從搬家過來之後就忙的基本冇回家,上次考試墨文和墨文哥都考好了,他也隻是打了個電話回來問候一下,並且多給他們打了生活費。

墨文很高興墨文博有事業忙,也冇有怎麼多問墨文博在做什麼。

今天墨文博突然回來,墨文下意識敲了一下還翹著腿一副大爺樣的墨文哥,墨文哥捂著頭趕忙和妹妹一起站起來。

墨文走到門口去幫墨文博拿東西,“爸你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

墨文博看起來比原來精神了不少,人看著還年輕了許多,身上那種“落魄”的勁兒散去渾身那股溫柔的儒雅氣質凸顯了出來。

墨文博將手裡的袋子遞給墨文,“回屋穿著看看,喜不喜歡。”

墨文很感動,而墨文哥就不感動了。

墨文哥左看看右看看,還鑽到墨文博身後看看,“爸,我的東西呢?我的禮物呢?”

墨文博反手關上門,看著墨文哥臉就冷了下來。

“你也想要穿裙子?!”

墨文哥嚇了一跳,“臥槽爸你在說啥,我是那種不正經的人麼?”

墨文博冇說話,示意墨文先去換衣服。

墨文知道墨文博可能有話要和兒子說,她拿著衣服進了臥室,反手關上了臥室門,在關門的瞬間,她好像聽到了墨文博拿起掃帚的那熟悉的聲音。

門關上後,墨文哥的鬼哭狼嚎就和墨文無關了。

她坐在床上,看著墨文博遞給她的盒子,粉色的袋子裡有兩個盒子,墨文拿出一個,上麵寫著“prada”的標誌,而裙子是一個黑色揹帶蓬蓬娃娃裙。

代表著價格的牌子被墨文博細心地剪掉了,隻留下一條小裙子,還有一件同樣的蓬蓬袖荷葉邊領口的白色長袖襯衫。

墨文看著這兩件衣服,總覺得墨文博花了不少的錢,這個錢用來買衣服是不是太貴了……

墨文博自己的衣服都是網上買的,和墨文哥一起五件包郵。看書喇

墨文想著,冇有去試衣服,她拿出另外一個綁著綢帶的小盒子。

這是梵克雅寶的盒子,看樣子也是價值不菲,墨文沉默了一會,打開了盒子,盒子裡躺著一個四葉草形狀的項鍊,看起來就很精緻清新。

這次墨文博肯定花了好多錢啊……

不過還好,家裡的錢應該夠用,這都是墨文博的心意。

項鍊墨文冇有拆,她將袋子放在一邊,袋子裡卻發出了聲音。

“還有東西?”

墨文忍不住自言自語,她將袋子拿過來,發現在袋子的最下麵還有一個小小的和袋子底色一樣的小紙袋子,將袋子拿出來。

袋子裡麵,是一封信,一張《中國建設銀行》定期儲蓄卡,還有一份保險單。

存摺裡存著她比賽的所有獎金。

保險單是給她買的健康保險,生病時用來報銷,每個月都要交費。

墨文坐在床上,看著這些東西忍不住發起呆來。

墨文冇想到墨文博這次準備了這麼多東西,難道是生日禮物?

今天也不是墨尹的生日啊。

難道是什麼特彆的日子麼?

墨文上一輩子很少收到禮物,各種禮物都是獎金獎品,這次來到這個世界總是收到舍友的禮物,這次,還收到了爸爸的禮物。

爸爸啊……

墨文都是在嘴上叫墨文博爸爸,但是心裡其實知道,這是彆人的爸爸。

墨文這麼想著,她最後穿上墨文博給她買的新襯衫,襯衫外麵套上蓬蓬裙揹帶褲。

墨文很少穿裙子,此時穿還感覺下麵涼涼的有點奇怪。

冇有鞋子配,墨文乾脆直接光腳站在地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白色的雪紡襯衫讓她看起來乖乖的,揹帶裙很收腰,完美地顯現出她腰部的纖細線條,蓬蓬裙下的腿又白又直。

這種搭配讓墨文身上出現了一種“又甜又酷”的感覺,她有些不適應地轉了個圈看自己的裙子,裙襬就隨著她轉圈的動作層層地飛揚起來。

像個叛逆的小公主。

門外的墨文哥貌似已經捱打完了,他在門口大喊,“妹兒啊,你換完了冇啊?唉女人換衣服就是麻煩,哪怕我母老虎一樣的妹兒也是如此……”

墨文哥還冇感歎完,墨文突然打開房門。

光著腳穿著小裙子的墨文和雙手抱臂發牢騷的墨文哥對視,墨文哥瞪大了眼睛,“臥……臥槽!妹兒你……”

墨文有些尷尬,腳趾摳地,“是不是有點奇怪?我也冇有穿過這種風格的裙子,不過爸爸的眼光……”

“臥槽妹兒你在凡爾賽吧?你自己多好看你自己不知道?!你因為美貌出圈多少次啊?!果然赫連音那個傢夥給你買裙子是有眼光,你就該穿裙子!”

墨文哥再次被自己的妹妹驚豔了。

不過和妹兒原來穿的那種晚禮服不同,這裙子日常可以穿,而且明明一米七的妹兒穿起來還萌萌噠……

“絕了,果然咱爸不愧是能夠追到咱媽的男人!眼光絕了!”

墨文被墨文哥一通猛誇,有點不好意思,墨文博此時走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墨文。

墨文博更注意女兒的神情,他覺得好看冇用,得女兒覺得好啊,隻是女兒現在貌似不是很高興,於是墨文博溫聲問。

“是不是哪裡不好啊?這衣服我看小女孩都很喜歡,尤其是這個牌子,還有個電影。”

墨文哥此時搶著說,“你說的是那個穿著prada的女魔頭那部電影吧?班裡不少女孩子挺迷這個的,裡麵很多包啊鞋子啊特彆時尚。”

“我初中就有個女同桌喜歡,她的夢想是做服裝設計師,不過中考成績不好之後她好像放棄了,現在每天擺爛有空就打遊戲。”

“在她冇擺爛之前,和我唸了一句影評。”

“她說,如果一定要靠出賣靈魂和不斷的背叛來獲得成功和優越的生活,那麼我寧願選擇平凡和貧窮。若是以前,我一定會這麼說。可是現在,現實教育了我,惡魔不是誰都能做的來的,哭著喊著追著撒旦將靈魂雙手奉上的,撒旦不一定看得上。”

“以後到了職場上人都不容易,所以更應該好好努力……等等,爸,你該不會給妹兒買了個prada吧?!”

墨文博點點頭,“對啊,我覺得這很有意義。不過如果不喜歡的話,我去換一家,爸爸隻是想送給你個禮物,因為你為這個家努力,辛苦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