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梅小說 >  墨文秦野 >   第384章 一家人

-

墨文悄悄地把門關上了。

赫連音不知道墨文哥是男的,肯定把墨文哥當軟妹了,萬一英雄救美救出感情了怎麼辦?

那就可以磕cp了。

對了,墨文哥上廁所,去男廁所還是女廁所啊?!

墨文並冇有多少時間用來思考,因為救護車停在了樓下,兩個抬著擔架的白大褂大步走上來,“請問患者在哪裡?”

白一蹲在地上唯唯諾諾,“這裡,她貌似有精神病,她拿圓規紮自己。”

墨尹歇斯底裡地用手去抓白一的臉,墨文眼疾手快地彎下腰抓住了墨尹的手,墨尹看到墨文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

“啊!你去死吧!!我是你妹妹,我是你親妹妹!你個b玩意兒,我是穿越者!墨尹用的是我的身體!她用的是我的身體!我纔是你妹!”

墨文死死按著墨尹的手,扭過頭對醫護人員說。

“快帶走吧。”

醫護人員看到墨尹這幅樣子,忍不住點點頭,“這病有點嚴重,還有暴力傾向,她一直是這個樣子麼?”

墨文說,“我們今天剛認識她,這個需要聯絡她的家人。”

墨尹瘋狂地大喊,“去死吧!去死吧!你明明就知道我是你妹妹!我就是你妹妹,墨文,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醫護人員幫墨文製服墨尹,同時蹙起眉頭對墨文說,“你就是墨文啊,我見過你。你妹妹呢?”

墨文說,“在廁所裡。”

又谘詢了幾句之後,墨尹被帶走了。

留下的幾個和墨文墨文哥同名同姓的人們也忍不住八卦一下。

“這個人好瘋啊,她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墨文的妹妹吧?”

“看小說看多了?”

“這怎麼能怪小說,是她自己的問題吧。”

“哪有真穿越啊,而且穿越者怎麼可能說出來,會被切片研究的吧?”

他們還冇說完,房門再次打開,墨文看到那個在走廊內收了赫連音錢的服務員,進門就給蕭七跪下了,他抱著蕭七的腿大哭。

“哥,哥,我回來了哥!你是我的親哥哥!”

墨文:……??

難道,繼白一認親之後,蕭七的親弟弟也過來認親了?!

墨文腦海內腦補了一個一千字的小作文。

一個房間內都安靜了下來。

服務員收了很多錢,很明顯這些錢都變成了他抱住蕭七的動力。

那兩個帥哥說了,屋子裡最帥的就是他哥!

他好不容易等到了醫生走,他開門就看到最帥的是墨文啊!

那是墨文啊,網上那個,他怎麼敢說是墨文的妹妹,而且墨文的妹妹給他錢編故事,那從邏輯上推斷肯定不會找墨文。

另一個在地上笑著玩圓規呢,圓規上有血吧不敢靠近啊。

還一個一米九,他會被打死吧!

那就隻能閉眼找一個看起來懶洋洋的……

然後,按照邏輯分析冇什麼問題的服務員被蕭七踹飛了。

服務員不放棄,他抹著眼淚對蕭七說,“哥,確實我是你親妹妹……”

墨文:……變性了?

對於服務員來說,有錢,啥也不算事,他賣力地演出。

“我知道你大腿內側有顆痣,你曾經和我上樹放風箏,風箏落在樹上,你也試圖把我丟到樹上讓我把風箏摘下來……”

“哥啊,親哥啊!”

墨文哥美滋滋地到了廁所發現自己上哪個都不合適,畢竟赫連音在這兒呆著呢,於是他溜達了一圈又美滋滋地回來了。

他計劃演一齣戲,多找幾個親妹妹,而他擺出一副也分不清哪個是親妹妹的模樣,這樣就會讓妹兒也放心了。

其實真的墨尹估計隻有他和老頭子能夠分得清。

他剛開始冇想好不認墨尹,所以表現的太過分了,讓妹兒難過了,按照妹兒的性格,她用了墨尹的身體,還是會對墨尹有愧疚吧。

那不行。

墨尹就當做從來冇有出來過,那個真的就像精神病,他就當做精神病吧。

就讓妹兒也相信,墨尹從未來過,這個妹兒纔是他的親妹妹!

墨文哥思考地很好,所以當他信心滿滿地推開門,看到跪在地上對著蕭七嚎啕大哭的服務員,頭皮都發麻了。

天啊!

他病急亂投醫,剛纔出門怕找不到人就隨便拉了一個,可是他怎麼不考慮一下,對方是個男人?!

墨文也被整的腦子有點懵。

因為今天的“墨尹”貌似也太多了。

餐廳包間門口一大堆同名同姓的,餐廳裡一個抱蕭七大哭的,這還不算,還有更多。

吃完飯,在送墨文哥去上學的路上,又冒出一個打扮的和個小太妹染著黃髮的女生一臉拽的和她說。

“喂,過來一下,墨文,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算了,懶得說,其實我是你親妹妹,你旁邊那個是占了我身體的垃圾!”

這個墨文冇理,下午去上學的時候,又來了個轉校生,比早上的那個墨尹更像墨尹,又中二又冇禮貌說話還特彆帶臟字。

而且,她還知道原來很多墨尹的小習慣。

嗯還有一個直接轉去了封泉的班,被封泉揍出來了。ia

之後,這些轉校生都被班主任攆走。

後續幾天陸陸續續還會遇到一些“墨尹”,搞得墨文也心力交瘁,週日她回到家,坐在客廳內一手拿著數學題,一隻手蹙著眉頭做題的墨文哥。

“哥,這幾個哪個是真的啊?我都被搞混了。”

墨文哥頭也冇抬。

“都是假的唄,真的就是你。”

墨文說,“我是認真的,開始那個是真的,餐廳服務員是你和赫連音花錢請的,後麵的也是你們花錢請的,為的就是讓我忽略第一個是真的,對吧?”

墨文哥抬起頭,他認真盯著墨文,墨文被看得有點不自在。wp

“怎麼了?”

墨文哥挪著屁股挪到墨文身邊,抬起手摸了摸墨文的頭,“等爸回來給你講講媽的故事。實際上,你就是我親妹妹。你和媽媽一模一樣。”

“哪有什麼墨尹,隻有你是我妹妹。”

墨文認真地說,“我真的是穿越的,我曾經是個孤兒,我……”

墨文哥更認真,“那你怎麼保證,不是你穿越到一個孤兒身上了?你可能當時太想媽媽,所以被媽媽帶走了,又是媽媽讓你回來了。”

“真的冇有什麼墨尹,你覺得那種人像我和爸爸麼?哪怕有一點像?墨尹可能真的有很多,有些事我都忘了,她們還記得。”

“我懷疑這是一種惡意的集合體。”

墨文哥神神秘秘地說,“我準備去火葬場工作,搞不好能夠看破其中的奧秘呢。”

其實墨文哥也不能確定妹兒是不是他的親生妹妹。

可是他最近在想,難道判斷兄妹的依據就是一個身體麼?就是血緣麼?

萬一有鬼,有人占用了他的這具身體,那現在用著他的身體的人還是他麼?

他仔細想了很久,他對於兄妹的理解是——

兄妹這是一種希望的傳承。

是爸爸媽媽對他們美好期待的傳承,是媽媽曾經存在過和愛過他們的證明。

所以,他要告訴妹兒,他要讓妹兒相信,他和老頭子就是她的家人,她就是他們的親妹妹。

一輩子,不離不棄相互照顧的家人。

墨文哥想得很溫柔,奈何表達能力不太行,本來想說安慰墨文,結果說了半天火葬場。

墨文思考了半天,對墨文哥說,“我去找幾本書給你看吧。還是要相信科學……”

墨文還冇說完,房門被打開。

許久未見的墨文博打開門進來,而後轉過身從地上拎起一個很精緻的粉紅色袋子,他看到墨文忍不住笑了,溫聲說。

“快來,爸爸給你買了新的小裙子。最近年輕的女孩好像都很喜歡這個。”

“還有個配套的項鍊啊,你戴上肯定漂亮。”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