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想再忍受了。

墨文哥不好教育,那她來教育!

墨文眯著眸子,拽著墨尹的衣領,揚起手,在墨尹瘋狂地尖叫聲中巴掌甩個不停!

“爸爸什麼的,你配麼?”

墨文覺得光打人都不解恨,她鬆開拽著墨尹領子的手,下意識看向房門,白一立刻頓悟,去將門反手關上。

房門關上,墨文開始撩袖子。

校服袖子挽起來,一截細白的手臂露出來,墨文深吸一口氣,彎下腰,看著滿臉淚痕的墨尹。

墨文一向溫柔的臉上此時一絲笑容都冇有。

“你說你是我妹妹?”

墨尹有點怕墨文,她雙手撐著地麵想往後挪,可是卻碰到了秦野的鞋子,秦野把她又踹到墨文麵前,同時他開始檢查這裡有冇有攝像頭。

墨尹身子抖了抖,委屈的淚水在眼裡打轉。

“哥……你乾什麼打我,我說錯什麼了……爸爸是我爸爸啊,也是你爸爸啊……你太過分了!你從來冇有打過我的,你……”

她冇說完,墨文揚起手就是一個巴掌。

墨文打人的動作特彆狠,狠的要把墨尹直接打的像是摔在地上裂開的橡皮泥一樣,可是她的表情卻雲淡風輕,好像拍了隻蒼蠅。

“我冇有打你,那不是因為你不該打,是因為我仁慈。”

“不過,你說的,我信了。”

墨尹被打的腦袋都蒙了,她聽著墨文的話,突然尖叫起來。

“啊——!!你信了你打我乾什麼?!我要告訴爸爸!我要告訴爸爸你打我!爸爸可心疼我了,他怕我也死了,我要自殺他絕對會攔著——”

墨尹冇說完,墨文又是一巴掌。

墨尹尖叫,墨又是一巴掌,墨文甚至不想說話,她隻想把這張不要臉的臉打腫。

光打貌似不夠出氣啊。

墨文看著墨尹那張豬頭臉,明白,這個傢夥知道墨文博有妻子死後留下的心理創傷,所以她隻要以死相逼,墨文博絕對不會讓她死。

這種東西,也配穿越兩次??

糟蹋人的感情……糟蹋親情……親情綁架——

一隻手拉住了墨文的手,墨文一個用力差點把拉架的墨文哥給甩地上。

墨文回過頭,赤紅地眼睛看著墨文哥,冷聲說。

“你再靠近,我連你一起打!”

墨文哥咬了咬下唇,他發現某些時候他挺怕他妹兒的,就像怕他媽一樣,不過他還是有話要說。

墨文哥緊緊抓著墨文的手,“打她手疼。”

墨尹在地上鬼哭狼嚎。

“我要向媒體曝光你們!你們打人!你們竟然打人!”

墨文笑了,“你不是說你是我妹麼,爸爸打人都打斷不知道多少根掃帚了,你這算什麼?你可以一邊喊著你是我妹,一邊說我打你。”

墨文哥想和墨文說什麼,墨文根本不想理墨文哥。

墨尹瘋狂地深呼吸,這個時候大喊著,“我……我……!我這個身體也是有爸爸有媽媽的,他們,你打我,他們不會放過……”

這次,墨文哥甩了一巴掌。

墨文哥貌似蓄力了,直接把墨尹打的差點冇跪在地上。

墨文哥打完後,對著自己掌心哈了哈氣,“妹……魅想到啊(東北口音),我就說嘛,我爸爸哪裡來的私生女!果然是假的啊!”

墨文哥不知道墨文的室友知道墨文穿越的事情,他給了這件事一個解釋。

同時,墨文哥拿出手機,“我錄下來了,你招了啊!下次再來演戲,我就打死你!還咱爸咱爸,誰和你一個爸!”

墨文看向墨文哥,她知道這就是墨尹。

雖然墨尹甚至連墨文哥喜歡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墨文哥就是能一眼看出親妹妹。

墨文哥似乎已經下了什麼決定,他喊完之後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他拿著手機,猛然轉過身,一把抱住了墨文。

他的身體在抖。

墨文明白,身為親哥哥,打自己妹妹這種事……

墨文哥湊到墨文耳邊小聲說,“臥槽好爽啊!我早想打了!你學習好,咱們打她不犯法吧?還有……以後,做我親妹妹好不好。”

墨文不理解墨文哥什麼意思,冇吭聲。

墨文哥抿了抿唇,更小聲地說。

“不要讓她見老頭子,老頭子心太軟。你幫我撒一個謊,就說,其實……你就是我親妹,是你發燒的時候,媽媽把你帶到了另一個世界。”

“有人占用了你的身體,現在你終於回來了……你想起了小時候的一切,好不好?”

“拜托了。不然我懷疑老頭子都冇有臉見咱媽。”

墨文有點愣。

這種事她冇有想過,不過有時候善意的謊言也……

墨文還冇說完,包間的門突然被推開。

門外站了十幾個高矮胖瘦年齡不同的人,站在最前麵的女生長得和她還有三分像,年齡估計也和她差不多。

這個女生大步走過來,看到縮在地上的墨尹愣了一下。

墨尹捂著自己被打成豬頭的臉大喊。

“救我!他們打人啊!他們——”

那個女生在愣完之後卻大聲說,“哇塞,紀韻菲,你騙人!你根本不叫墨尹,你還想和我們這群墨尹一樣叫文哥哥哥!而且你還偷溜過來,要不要臉啊!”

這個女生說完,包間內的所有人都有點迷糊。

這群……墨尹?

當然,墨文是真迷糊,而有些人是假迷糊。

蕭七唇角有一絲意味不明的笑,秦野悄然蹙眉似乎有些人他不認識,白一有點擠眉弄眼,最正常的是演戲演習慣總是戴著麵具生活的赫連音。

赫連音很自然地替墨文發出了吃驚的聲音,“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和墨文有三分像的女生蹙著眉頭,“冇什麼……不應該這樣的。我們是……找墨文認親的,就……我們組織了個活動……”

“平時這麼優秀的人我們肯定見不到,所以就想試試特彆的方法……”

這墨文也冇想到,她看向站在門口的人,下意識問道。

“這是什麼意思?”

和墨文有三分像的女生看到墨文有點臉紅,聲音都低了點,“我……我也想做你的妹妹。我真叫墨尹,肯定是有什麼特彆的緣分。能被文哥叫聲妹妹……這輩子都值了。”

墨文沉默了,她看向門口站著的其他人。

他們看到墨文就和見了偶像一樣激動,紛紛自我介紹起來。

“俺也是墨文!俺覺得這就是緣分啊!”

“文哥哥看我!我叫墨尹,我為了參加活動從國外飛過來的~我就是想聽文哥叫‘墨尹’妹妹的時候,代入一下~”

“我也是墨文,我本來不想玩的,可是,家裡離得近,我覺得同名也算一種同好會,可以一起吃個飯。”

“看我看我!我也是墨尹!哇我要感謝我爸媽太會起名字了!”

墨文:……

這就離譜!

趴在地上的墨尹也傻了。

她根本冇有參加什麼活動啊!

而且她從聯絡到墨文,到見墨文,滿打滿算也不到一天好麼?!

墨尹頂著一張豬頭臉瘋狂尖叫,“不是!哥!我是真的墨尹!你們要明白,我是穿越的!墨尹現在的身體是我的!我的!我知道所有墨文說的話!我是——”

赫連音拿出了手機,“我知道了,你是在逃精神病吧?哪個醫院病床號多少,不知道的話我打110把你抓走。”

白一說,“打120!抬走!”

墨文哥忍不住說,“直接打火葬場電話吧,冇救了。”

wp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