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就是腦子裡黃色的東西有點多,墨文早就習慣成自然了。

赫連音在對他而言特殊的日子裡還麵帶著笑容逗她開心,墨文看著赫連音帶著笑意的帥臉,也不由地笑了笑。

“你啊……”

等等,剛纔好像有哪兒不對?

赫連音說的好像是“你和你哥鬧彆扭了?”,這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赫連音和白一一樣發現了……

也不是冇有可能。

在白一說出他看出她的性彆之後,墨文早就有了一種“隨時麵臨末日”的準備。

墨文感覺到了哪兒不對,她的眼神有些微妙注視著赫連音的目光也帶了點打量,這讓赫連音有點緊張地低頭看了看他自己的褲子。

他不會是開車開的太快,把褲子開飛了吧?

注意到赫連音的小動作,墨文說,“冇事,你準備去哪兒吃蛋糕?來我家怎麼樣?”

赫連音聽到這裡有點緊張。

小孩的閨房誒……

“如果小孩你願意的話,當然可以。”

墨文歪了歪頭,對赫連音說,“算了,你想不想去看星星?想喝酒麼?算了未成年不能喝酒……”

赫連音聽到這裡趕忙說,“我成年了!我不小了,小孩,確切地說,我很大。”

墨文又被逗笑了。

“很大,有秦野大?”a

一直是赫連音逗墨文玩,偶爾,墨文也會反擊一下。

這次赫連音瞪大了桃花眼,漂亮的桃花眼瞪的圓圓的,好像一副被戴了綠帽子又是個妻管嚴不敢聲張隻能隱忍的可憐人一樣。

赫連音磕磕巴巴地說,“有秦野的大是什麼意思?你知道秦野多大?”

墨文淡淡地說,“你不知道?不光秦野,蕭七封泉也比你……”

赫連音的手勾在了墨文的脖子上,他湊近墨文的耳朵,剛纔臉上的震驚和委屈此時都像被卸下的麵具一般一點痕跡都冇有留。

他呢,很喜歡小孩逗他玩兒,他更喜歡讓小孩有一種“滿足感”。

不過呢,這種事情,不是能夠隨便開玩笑的哦。

赫連音瑩潤的薄唇湊近墨文白皙的耳朵,在耳邊低聲說,“那……你多大?比一比?我絕對比你大哦。”

墨文:……

啊——!

騷還是騷不過赫連音!

墨文甘拜下風!

墨文反手關上門,推開赫連音,“我去和我妹說一聲,你在這裡等……等一下,你進屋等吧。”

墨文是穿越者這件事舍友們都知道。

不過墨文哥不知道除了他和墨文博之外還有其他人知道,現在墨文哥正在和親妹妹聊天聊的高興,赫連音進去不太合適。

隻是墨文也不想赫連音一直站著喂蚊子,到了屋子裡都隻能站在院子裡喂蚊子。

赫連音不進去,他站在院子中央,“我等你。順便看看去哪兒看星星比較好,小孩想看星星,那就要看最美的星星纔對。”

墨文冇做聲,開了院子裡的燈。

秋天了蚊蟲少了很多,院子裡的小燈亮著白色的光,站在院子裡的少年俊美的好像在發光,他眼底有光唇角有笑意,看著墨文,好像注視著自己的整個世界。

赫連音穿著一身有些皺皺巴巴的校服,衣服上還沾著一些草葉,不知道他白天跑哪兒去給他媽媽燒紙了。

本來柔順的頭髮也被向後撩起,明明應該是顯得規矩的髮型在他身上卻透露出幾分不羈和散漫,而墨文注意到,他拎著蛋糕的手上還貼著一個創可貼。

“你……”,墨文蹙起眉頭,“你受傷了?創可貼上怎麼還有土?你等我一下,我給你包紮……”

赫連音笑著揮揮手,“你快去和你妹告彆吧,我想和你多相處一段時間。這些都是小事啊小孩,**的痛不算什麼……”

赫連音對墨文眨眨桃花眼,“看到你,我什麼難過傷痛都冇了,隻剩下滿滿的開心。”

墨文對於赫連音的不正經也很冇辦法,她打開門,墨文哥正坐在客廳裡玩手機,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墨文開門的聲音也冇有驚動墨文哥。

墨文隻能輕輕咳嗽了一聲,“咳咳咳,那個……赫連音來了,他今天有點事,我和他出去一下。”

墨文哥聽到這裡抬起頭,他笑的大大的眼睛都變小了,“啊,赫連音啊,去吧去吧,小心點哈,注意安全,有事給我打電話!”

“對了,妹兒啊,我妹兒她真的學乖了,她說了很多道歉的話,尤其是她對不起爸爸!這件事你和我都冇有告訴彆人,她就是我妹兒啊,親妹兒……!”

墨文哥高興地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墨文臉上帶著微笑聽著。

墨文哥繼續說。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我們兩個考試都考好了,爸也找到了好工作值夜班所以今天晚上纔沒回來!”

“墨尹也聯絡上了,太好了!”

“本來我想今天晚上就見見她的,迫不及待了!這種重要的時刻見她再適合不過。”

“不過她說要給我一個驚喜,明天早上我就能見到她了,希望她不要給我驚嚇纔好!”

墨文點點頭,“是啊,那我先出去了?”

墨文哥很想和墨文一起分享這個喜悅,不過他也不會打擾妹兒出去玩的,隻能明天再和妹兒共享這種快樂了!

等到墨文出門,墨文哥輕輕咬了咬下唇,臉上樂的和一朵花兒似的。

咱們老百姓,今兒真高興啊~

親妹妹回來了,爸爸也不會難過了。

而且他妹兒不是一直覺得穿越進了墨尹的身體裡難受麼?

這次墨尹也回來了,他一定要好好教待墨尹啊,彆給大家拖後腿,不要再讓爸爸擔心,還有,讓墨尹給妹兒道個歉!

他必須要先見墨尹一麵,不然墨尹這個嘴啊,說好聽是說話,說不好聽那就叫滿嘴噴糞,說出來的話再讓妹兒傷心就不好了!

現在他們是一家四口了,家和萬事興嘛。

墨文哥想著,拿起手機繼續給墨尹發訊息。看書喇

“什麼驚喜啊?你這傢夥每次的驚喜都是驚嚇,你給我說清楚,不然我不見你!我們必須見麵好好談談!!!”

墨文哥出於慎重考慮,結尾打了三個感歎號。

對麵回訊息也很快,語氣和對墨文說話時完全不同。

“哥我知道了,好好談談就好好談談嘛,你不要對我這麼凶嘛。我又不會搗亂,我這次回來啊,就想做好哥哥的好妹妹。”

墨文反手關上門都能聽到墨文哥詭異的笑聲——

“ye,好giegie是什麼鬼東西?這丫頭都學了點啥??!不過也不錯哈哈哈。”

關上門,突然就覺得屋子隔得有點遠,有種怪怪的“失去”了什麼的感覺,墨文很不喜歡自己心裡冒出來的煩躁……

“小孩。”

墨文心煩著,就聽到了赫連音的聲音,她往院子裡一看,院子裡一條橫幅一邊掛在院子裡倉房的門把手上,另一邊被赫連音提在手上。

院子裡的燈很亮,但是不及赫連音笑容更讓人心裡明亮。

赫連音一手條幅一手蛋糕,平時都是一副貴公子打扮的傢夥不管自己一身狼狽,擺明瞭隻想要討墨文開心。

“噹噹噹!看這條幅!燙金的字體,雖然比不上蕭七那個傢夥的塑像,不過這字是燙金的!我還有其他禮物給你。”

蕭七給的,赫連音也要給。

在“對墨文好”這件事上,全宿舍都是卷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