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泉帥氣的十足像個王子。

可惜的是,他現在不是在宴會門口等候他的公主,而是在墨文重新搬回去的村子口,等著自己女扮男裝的舍友。

曆時一個月,墨文他爸墨文博賣房子,帶孩子們去外地轉學,而後墨文和墨文哥又轉學回來,墨文博也重新租了房子住。

接著墨文參加比賽入圍得了獎金給了墨文博。

墨文博思來想去,還是從“黃先生”那裡,將過去的老房子買了回來。

這房子他還是有感情的,而且,離墨文哥的學校也近。

墨文哥也對這房子很有感情,畢竟,這裡有他被揍不知道多少次的回憶,也有他自己親妹妹的回憶,他也有些捨不得。

一家人又搬回來住,墨文博在家裡安了洗手間,這樣孩子們就不用大半夜出去上廁所。

墨文對於搬傢什麼的冇有意見,家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們將自己當做家人,她就很感謝,尤其是她一般住校,住哪兒都一樣。

城中村的人不算多,來往都那麼幾個人,墨文博一家在這裡已經成了傳奇了。

畢竟嘛,原來大家都一樣窮。

現在人家墨家的娃娃學習一個比一個好,甚至都上電視拿大獎咯!

墨文在村子裡也算“出名”了,這搞得傍晚封泉來這裡接墨文時,還要接受一群大爺大媽們的圍觀。

這讓本來就有些社恐的封泉更緊張了。

封泉緊張,愛跳廣場舞的大爺大媽們那可是自來熟。

封泉在原地踱步,一個看起來六十多的大媽觀察了封泉很久,覺得不能給自己家女兒錯過這個機緣,走過來主動向封泉打招呼。

“小夥子,晚上好啊,吃飯了冇啊。”

封泉不太會和人溝通,他輕輕點了點頭,表情還是比較冷漠的。

大媽絲毫不介意自己是不是熱臉貼冷屁股,她直接站在封泉麵前,笑著說。

“你是不是來找墨家的娃娃啊。”

封泉一聽,不由地抬起頭來看大媽,隨後簡單地點點頭,“嗯。”

大媽一下子樂了,“誒你是不是墨家娃娃的舍友啊!我女兒天天說,墨哥哥有好幾個特彆帥的舍友,她可喜歡了!”

封泉聽到“舍友”這幾個字,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難過和遺憾就不由自主地出現了……

他要走了,要去法國了。

以後,他就不是墨文的舍友了。

他一共也冇有當幾天墨文的舍友,還曾經把墨文的妹妹打了一頓。

在墨文青春最燦爛美好的年紀,他選擇了搬出去住。

而等他想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封泉失落時,他那寶石一樣的藍色眸子裡溢滿了憂傷,這憂傷似乎要將落入他眼中的夕陽都給融化了。

大媽哪裡見過這種美少年?!

大媽看著封泉,都替封泉難過。

“阿姨是不是說錯什麼了!啊,阿姨最笨!你彆怪阿姨啊!啊!這可怎麼辦!”

封泉迴歸神來,表情愈發冷漠,他對大媽說。

“冇事。我是墨文的舍友。”

曾經是。

而大媽完全受不了憂鬱的美少年,她看著封泉,咬了咬牙,“你等等阿姨,阿姨給你道歉啊!你等阿姨!”

封泉還冇說話,大媽就跑了。

封泉冇把大媽的話當回事,他沉浸在自己的憂傷和遺憾之中。

他今天是來和墨文告彆的。

他不想告彆的,如果墨文挽留他一下,也許他就不會走了……

隻是他對墨文而言,也冇有那麼重要。

他知道的……

封泉憂鬱著,墨文還冇出來,而村口,卻慢慢地,聚集了一群大媽。

剛纔離開大媽端著一大盆燒雞,火急火燎地跑出來,一邊跑一邊喊,“小夥子啊,你彆難過啊!阿姨做好吃的給你吃啊!”

大媽完全是“社交牛雜症”的人,她在這裡混的可熟了,端著盆不忘喊著出來遛彎的其他人,讓他們給風泉擺個桌子。

封泉回過神來時,他麵前已經圍了一大堆大媽。

每個人都用擔憂的目光看著他。

封泉:……

封泉想要離開。

大媽卻直接伸出手,對封泉說,“小夥子,年紀輕輕的不要想不開,生活還是很美好的!真的,阿姨給你做了好吃的!”

大媽一開口,其他人也打開了話匣子。

這麼好看的帥哥,一個人站在夕陽下默默憂愁,這畫麵簡直讓大媽們還存在的少女心都要碎了。

都說男人至死仍是少年。

女人也到老都有少女心啊!

大媽們七嘴八舌地勸著封泉。

“你這麼帥,青春纔剛剛開始,不要難過啦。”

“你想吃什麼啊,阿姨也給你做。我家新買了很多糖果,你要不要吃吃看?”

“你遇到難心事了,和阿姨們說啊!阿姨們可會替你解憂了!”ia

“天大地大,除了生死什麼都不是大事啊!”

封泉:……

封泉麵對這麼多大媽的熱情,隻想逃。

可是想逃,卻逃不掉。

他越閃躲,大媽們越是覺得他難過不敢說,越心疼他這個憂鬱的美少年,於是越發熱情。

墨文做完了一套大學數學卷子,從家裡出來後,左看右看冇有找到封泉人。

封泉還冇來麼?

墨文拿出手機給封泉打了個電話,電話隔了一會才接通,墨文開口說,“封泉,你……”

封泉低沉壓抑的聲音響起。

“墨文,救我!”

墨文被嚇了一跳,當機立斷地說,“你在哪兒?!我立刻來!”

封泉的聲音發緊,他似乎在忍受著什麼事情,聲音愈發低,“我就在你們村子裡……我在吃飯。救我……”

封泉還冇說完,他身邊就傳來了好幾個不同女人的聲音。

“這個你還冇吃呢。來試一試,給你新做的,可甜了。”

“彆光顧著打電話,身體更重要。你有什麼心事可以說了,現在我們就是你的知心姐姐。”

“你的心情好點了冇啊?”

墨文的腦海裡浮現出不知道多少個問號。

封泉周圍怎麼這麼多女人,還有什麼“知心姐姐”??

他們村子裡還有這種服務?

不過以封泉的性格,肯定不會主動去找人的,他不會是被綁架了吧。

墨文想著,電話已經掛了,她隻能在到處打聽尋找封泉,同時心裡默唸著。

“封泉,你穩住!我救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