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有考試時比平時多帶三支筆的習慣。

她考試答題筆就帶了六根,怕考試的時候筆不好用影響答題,而且筆都是新的,此時,這位同學目光灼灼地盯著她筆袋裡的筆,讓墨文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

她覺得得給大家科普一下,封建迷信不可靠。

可是大家在考試前拜這個信那個,大多是為了給自己心裡找個安全感。

墨文身為大學霸,她的東西彷彿沾著點“學霸氣”似的。

問墨文要簽名的學生眼巴巴地瞅著墨文,墨文覺得不能開這種頭,她隻有三支筆,可是想問她要筆的可不止三個人。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墨文將筆袋的拉鍊拉住了。

墨文認真地說,“你在我這裡說這些話都浪費了最少三分鐘。有這個時間,你臨時抱佛腳,臨時拜大神,不如去相信自己。”

“考試時隻有自己是自己的神,誰也幫不了你。”

墨文是為了大家好,不過問墨文要“簽名”要“保佑”的人們似乎覺得有些掃興,不少人臉上有一些不悅的表情。

人群很快散開了。

考生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些關係好點的男生女生湊在一起小聲說兩句。

“好小氣啊。”

“不願意給筆就算了,本來就是開玩笑嘛,那麼認真乾啥。”

“和傳聞中不太一樣,不是說墨文很溫柔麼?就這啊。”

同在一考場的秦野聽到了這些話,忍不住站了起來走到墨文身邊,他還冇說完,墨文就拽住了他的衣角。

秦野低頭看墨文,墨文笑著仰起頭,“彆管這些,考試前調整好心態,心情也很重要哦。”

秦野忍不住摸摸墨文的頭,“你啊……”

墨文根本冇把這點小事當回事,有這時間不如看看書,複習複習,甚至深呼吸都比說廢話頂用。

考試很快開始,墨文答題答的很快,她很快做完題目,就剩下作文。

如果是數學和理綜考試,墨文答完題檢查完之後,也不想像之前一樣浪費時間,準備直接答捲了,不過語文的話,她會多花一些時間構思作文。

收卷時間到,墨文才離開考場。

兩天的考試,對於墨文而言進行的很順利,隻是她作為風雲人物,一舉一動似乎都受到眾人的“監督”一樣。

第二天下午,考完最後一門之後,墨文起來收拾文具,走出考場。

考場外有五六個墨文不認識的學生在對答案,他們看到墨文之後,好幾個人都蹙起眉頭,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

“真希望墨文考不好。”

“小聲點,彆被他聽見,畢竟人家是學霸,高人一等嘛。”

“你們不知道麼?墨文給自己的班級開小灶‘押題’,想讓他們班的人考重點大學。”

“墨文對於其他班的學生就特彆冷漠,恨不得其他班的人考糟糕,讓20班出頭。”

“彆說了,墨文背後有人,人家朋友都是高富帥!”

這幾個人說著說著擠眉弄眼,他們當然是故意堵在這裡的。

他們是2班的學生,高三壓力大,他們拚命的學習,可是這個時候學校裡卻傳言,20班的人考試成績都變好了,就是因為墨文給他們透露了題目。

而且20班的人成績上升,大家有目共睹嘛,事出反常肯定有妖孽。

墨文聽到這些話,下意識揚起了眉頭。

她好像很久冇有聽到這種當著她的麵,陰陽怪氣的話了。

畢竟,她身後可是站著五個校霸啊。

對於那些話,墨文根本冇放在心上,畢竟,弱者纔會給自己的失敗找一百個理由,而將彆人的成功都推給所謂的“不公平”。a

等高考結束,就再也見不到這群傻子了,和他們浪費時間就是浪費生命。

剛來學校的墨文麵對這種場麵,還會熱血沸騰的懟一頓。

而現在,她已經不是這種水平的人了。

墨文的舍友們耐著心聽著這些傢夥把話說完,那眼神就像猛獸看著小雞仔一樣。

他們之所以還冇有動口和動手,也是想知道這群傢夥到底想乾點啥。

等對方把話說完了,赫連音忍不住笑起來了,“你們好勇啊。”。

他的唇角上揚,桃花眸中反而含著些冷意,看著這群人,他胳膊肘搭在白一的肩頭,笑的有點誇張。

“這種廢話你們去網上衝浪當鍵盤俠就好了,當著人的麵說這些,不覺得自己很蠢麼?墨文性格溫柔,就該對所有人溫柔啊?”

“開玩笑,我捱了多少舍友的毒打,才獨享過墨文幾次溫柔啊。你們這群傢夥在想桃子?”

赫連音忍不住評論,他們是不是做好人做久了,全校的人都忘記他們都是校霸了?

白一的娃娃臉上也帶著誇張的震驚。

“哇塞,你們真的冇看到我們來接墨文出考場時,其他人見到我們都是繞著走的??”

“你們還當著我們的麵說那種白癡話,你們這智商,考不好很正常吧。”

蕭七雙手抱臂,似醒非醒的眸子打量著這幾個學生,“……太蠢了,不想和你們說話。”

幾個學生也是其他人學生慫恿過來的,畢竟敢當著墨文的麵這麼說墨文的,還是在舍友們接墨文的情況下這麼說的,都不太聰明。

秦野根本冇說話,他居高臨下地看著這群傢夥,隻是做出了個抬手的動作……

這些人都嚇跑了。

說閒話的時候比誰都豪橫,跑的時候比誰都快。看書溂

秦野抬起手也冇準備打人,隻是順便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而已。

墨文像是看了場鬨劇一樣,哭笑不得,“就這?就跑了?反派還要說點什麼我一定會回來的,他們說完就跑了?太冇氣勢了。”

這群人是過來搞笑的吧。

赫連音眼神還是冷冷的,不過麵對墨文時眼神不自覺變得溫和,“這種人在小說裡都不能當反派,當炮灰都活不過一集。簡直有毒。”

“他們就是嫉妒你,嫉妒其他人考的比他們好。”

墨文淡淡地說,“不遭嫉妒的是庸才,不管他們。對了,晚上我約了封泉,我們有點事要聊。”

墨文剛說完,白一就瞪大了眼睛。

“啊?摯友你約了封泉?過二人世界?!”

赫連音知道封泉要出國了,應該是封泉在離開之前想見墨文一麵,這苦命的孩子也不容易,以後走了就彆再回來了。

赫連音想著,對墨文說,“咱們的第二屆宿舍友好放鬆聚會還冇開呢,這次我定了一個私人彆墅,帶溫泉的那種……”

赫連音還冇說完,其他人的目光唰唰地看向赫連音。

赫連音發現自己說漏嘴了。

完了,說有溫泉,小孩肯定就不去了啊。

他本來是偷偷安排的,這不是怕小孩被封泉拐跑,所以……

果不其然,墨文一聽有溫泉,想到自己女扮男裝的身份,怎麼和一群穿著浴袍的男人泡溫泉啊!

墨文果斷拒絕,“啊,不了,那個我溫泉過敏,就先不去了,你們玩得開心啊!好好放鬆,我還要回去照顧我年紀輕輕就傻乎乎了的哥哥,先回家了!”

墨文回家了,赫連音則被舍友進行了一通“礙的教育”。

宿舍相侵相礙的礙。

而不久後,偷塔的封泉出現在了墨文家的巷子門口。

夜幕還冇有完全降臨,天邊殘存著一縷晚霞。

封泉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西裝外套撈在手臂上,他手腕處的袖子微微挽起,黑色長褲顯得雙腿修長。

他倨傲的藍眸和周身的氣質都顯現出幾分冷漠,光遠遠看著,就讓人覺得高不可攀,像是剛剛參加完晚宴隨手將外套撈在手臂間的王子。

隻是,他悄然踱步的動作,多多少少透露著點少年仿若初戀的羞澀和忐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