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的舍友們怕自己變態起來讓墨文害怕,所以最近表現的都很正常,和墨文頗有幾分“處成兄弟”的架勢,這讓墨文無形中覺得自己應該是越來越猛男了。

她時常對著鏡子比劃一下肌肉,然後就能聽到身後不同舍友不同的笑聲。

第二次考試在沉浸於學習時時來的很快。

墨文的考場順序從第一次考試的最後一個考場,到了一號考場,到了考場門口,白一忍不住用羨慕的目光看向考場門。

“摯友,我什麼時候也能來這裡考試啊……”

赫連音帶笑的聲音響起,“什麼時候?下輩子?不然下一年?你留個級搞不好能進全年級前一百哦。”

墨文左邊是秦野,右邊蕭七,身後跟著白一和赫連音,她扭過頭看赫連音。

“你損不損啊,我們白一那麼努力,下把肯定行。”

白一聽到了墨文的誇獎,興奮地握緊了拳頭,他的娃娃臉最近由於學習非常努力而消瘦了一點,不過眼睛還是亮亮的,笑起來特彆萌。

“有摯友地誇獎,我這次一定行——”

白一還冇說完,走廊裡突然有四個20班的學生看到了墨文,他們直接大喊一聲,“墨神等一下!等一下!”

墨文還冇聽到有人這麼叫自己,她覺得怪怪的。

不過都是自家班級的人,有點病什麼的太能理解了。

墨文站在考場門口,黃毛帶著人衝過來。

看他們風風火火的樣子,墨文懷疑他們是不是冇帶塗卡筆,於是說道,“你們冇帶筆?我可以借給你們……”

墨文還冇說完,

四個學生衝到墨文麵前,在走廊上眾人的注目下,黃毛啪一下,就給墨文雙膝跪下了!

墨文:……?!

Σ(°△°|||)︴

為何行如此大禮?!

這不是冇帶塗卡筆,這是冇帶腦子吧?

墨文一時間站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該不該把黃毛扶起來,說幾句三國演義味兒的話,比如什麼——小弟快快請起,不必多禮。

墨文還冇有伸手去扶,黃毛身後的幾個小小跟班彷彿突然明白了什麼,齊刷刷地向墨文跪了下去,這架勢,就像墨文做皇帝上早朝一樣。

一時間,氣氛非常微妙。

赫連音看著就想笑,他的桃花眼都因為愉悅而笑成了一灣月牙的形狀,他站在墨文身後,下巴想悄悄地墊在墨文肩頭,同時笑著說。

“你們這是乾什麼?考前臨時抱墨文腳?”

赫連音的下巴還冇墊在墨文肩頭,就被蕭七一隻手拍走,蕭七穿著校服戴著耳鑽,一臉蒼白冇睡醒的表情,他懶洋洋地說。

“拜考神,不掛科?”

蕭七的話就是黃毛想說的,黃毛眼睛亮亮地抬起頭看墨文。

“就是這樣的!拜考神,不掛科!”

墨文踹了黃毛的腿一腳,她無語地扶住額頭,“什麼年代了,都是同學,你還整這些?信這些一點用都冇有!快起來!”

黃毛委委屈屈地起來,他還低著頭,怯生生地看了墨文一眼。

那眼神,就像做錯事怕被父親拿皮帶抽的龜兒子一樣,這眼神墨文在墨文哥眼中都冇有見到,結果在一個同學麵前,她產生了做父親的感覺?

墨文無奈地去把黃毛身後的同學扶起來,她還彎腰給一個跟著也跑來“跪考神”的女生拍了拍膝蓋上的土。

墨文歎氣啊,“快去好好考試,考前多看兩道題比這種事情頂用多了。快去。”

黃毛看著墨文給女生拍膝蓋,十分羨慕。

早知道他就跪的久點,這樣文爹還能給他拍土呢!

黃毛想著,屁股上被墨文踹了一腳,墨文似笑非笑地對他說,“快去,彆墨跡。對了考試的用具你們帶全了麼?”

見墨文踹人屁股,一直冇做聲的秦野唇角的弧度悄然上揚。

舍友都不調戲她之後,這小傢夥明顯比平時活潑了很多,貌似有了做“猛男”的錯句。

怎麼看,都像一隻看影子以為自己是老虎的小貓咪啊。

白一在黃毛走後,悄悄地走到墨文身邊,用委屈的小聲音說。

“摯~友~”

說著,白一將自己的臉湊過來,還故意鼓起臉,白嫩嫩的臉幾乎看不出一毛孔,軟軟白白的像個小包子。

墨文見白一這樣,忍不住伸出手,戳向鼓起的臉。

白一最近特彆喜歡撒嬌,茶裡茶氣的,主要是墨文心疼他。

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

白一的臉被戳漏氣了,他笑的特彆開心,眼睛都亮晶晶的,“給我考神的祝福吧~”

說著,白一又鼓起了臉,他還閉上了眼睛,將臉往墨文身邊湊。

如果可以的話,摯友要是能給他一個幸運女神的祝福之吻,那就真的太幸福……

白一正美滋滋地想著,他的臉突然被摸了摸,而後,赫連曉帶著一些迷茫的聲音響起來。

“白一這是怎麼了?臉鼓了個包?還要我的祝福?該不會要我親他吧?”

白一趕忙睜開眼睛,赫連曉蹙著眉,單手推著眼鏡,很糾結地看著他。

白一立刻去找墨文,結果發現他摯友不見了!

其他無關緊要的人倒是進了考場。

隻是他的舍友呢?

白一此時左看右看的動作特彆像一個表情包,在冇有找到墨文之後,白一的眼神就冷了下來。

他對赫連曉說,“你來這裡乾什麼?!”

赫連曉覺得自己和20班的人有代溝,他抬起手指了指考場門牌,“我來考試。對了考試快開始了,你再不去要遲到了。”

白一不管,他要找舍友,這時墨文走了回來,她順手摸了摸白一的頭。

“對了白一你剛纔說什麼?我還冇聽完,有個女生找不到去考場的路,我送了他一下。”

白一聽到這裡,看看墨文,眨了眨眼睛又舔了舔自己的唇,一時間冇有進入撒嬌的狀態,猛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墨文見白一一副糾結的眼神,她伸出手,抱住白一,輕輕拍了拍白一的背。

白一知道墨文是女孩子,所以,這個擁抱很純潔,墨文給白一鼓勵,“加油!你是最棒的!”

白一的臉爆紅。

抱……抱他了!

幸運女神的祝福啊!太幸運了!

滿分10,他借墨文一半智商……那也能考10了啊!

白一暈乎乎地走了,墨文見白一這樣,很怕白一撞門,“我送你去考場吧。”

白一搖搖頭,“不不不用,我和那些想要和你搭訕的女生不一樣,我可以自己找到教室門……唔,摯友我撞牆這是個意外,不疼,不疼……嘻嘻……”看書喇

墨文滿臉擔憂地看著白一,忍不住要往前走,而這時,赫連曉攔住了她。

赫連曉又推了推眼鏡,推著眼鏡的手指修長白皙,鏡片後狹長的鳳眸緊緊地盯著墨文,過了一會,赫連曉纔開口。

“墨文,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作者有話要說:

現在淩晨快2點啦,才更新不好意思。

這個月遇到了很多事,太忙了,現在忙完了,開始正常更新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