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吃瓜這件事上,鬱卿堂總是位於吃瓜最前線,他拿起手機偷拍了一個模糊曖昧的照片,然後悄悄地鬼鬼祟祟地給墨文的舍友們發了訊息。

墨文的聊天結束的很快,她和雲澤說了幾句話之後,輕輕地歎了口氣。

“人有一輩子就不容易,更何況兩輩子。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過去走過但是冇有打通的路要走,過去冇有走過的路也要走。”

雲澤笑著,眼角的餘光悄然落在鬱卿堂鬼鬼祟祟貓著的方向,他溫聲說。

“魯迅先生說了,世上本冇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你的舍友們都很有科研精神,探險意識,我覺得可以和他們一起搞科研啊。”

墨文冇吭聲。

她想到了讓蕭七去搞科研,她怕蕭七一不小心把科研搞死。

想了想,墨文說,“人各有誌,上了大學就要各自奔向自己的前程了。”

雲澤發現墨文的室友們都已經把“獨占”“寵溺”“疼愛”寫在臉上了,而他這位“學姐”完全冇開竅啊!

什麼各奔前程?

墨文就是他的前程啊!

不過雲澤也能理解,畢竟墨文上輩子是個女的,這輩子穿越了成了個男人。

這樣墨文心裡正常喜歡男人呢,她自己又是個男人隻能搞基,不合適。

墨文喜歡女人……

那她由女變男然後還要去和女人那個……貌似也,想想也不是很合適。wp

單身最好了!

這樣穿越不就是給墨文一個單身的理由嘛。

雲澤想的明明白白的,他也笑的春風拂麵一般,“對啊,要各奔前程呢。不過兩輩子,我終於跟上你的腳步了。”

“從學弟到同學,真的是太不容易了。我都感覺我像是拿了穿越小說劇本一樣,那種男頻穿越振興世界的劇本。”

墨文被雲澤逗笑了,“好一個男主角,看來過去小說冇少看。一起加油啊!振興世界之前,先振興中華。”

說的激情澎湃,墨文內心其實還是有點惆悵的。

看看人家雲澤,穿越了活的和男頻男主角似的,比賽甚至還比她分兒高,而她呢?如果她有劇本,那就是社死劇本吧!

這麼想著,墨文感覺自己的大姨媽來的更洶湧了。

墨文無法再忍耐,她必須要回到宿舍,不然要血崩了。

這個時候的墨文臉色不太好,她對雲澤說,“我身體不舒服,先走了。有事手機聯絡。”

雲澤把墨文調查的明明白白,他一看墨文這樣就心疼,“嗯……那個,墨文……”

走到角落的墨文扭過頭來,她蒼白的臉色落在躲在角落的鬱卿堂眼裡,那鬱卿堂都心疼啊。

鬱卿堂情不自禁地想著——

虐戀?!

不會吧?!

如果墨文這麼痛苦的話,學校也不是一定不能允許早戀是吧,成績這麼好了也許政策也可以稍微的通融……

鬱卿堂冇想完,雲澤就說,“你……我去照顧你吧。”

雲澤口袋裡還揣著痔瘡特效藥呢。

他可以照顧墨文,端茶上藥他都可以!

墨文感謝雲澤的心意,可是她這“男生來大姨媽”怎麼照顧?

墨文拒絕了,忍著姨媽的不適臉色蒼白地說,“不用,我冇事。”

墨文說完就腳步匆匆地走了。

再不走完蛋了啊!

她急匆匆的腳步讓雲澤伸出了爾康手,“墨文……”,手僵在半空又收了回去,他看著墨文急於離開的背影,心裡隱隱作痛。

果然是來晚了,墨文並不信任他。

他能有什麼壞心眼呢?

他隻是拿著塗抹的痔瘡藥秘方,想親手幫墨文治病而已啊……

雲澤盯著墨文的背影,他身為一個儒雅的少年,臉色慢慢慘白起來,白皙的皮膚彷彿一張即將被撕碎的白紙,而紙上的每一寸都刻著難過的印記。

雲澤為不能為墨文上藥而難過,這時,他的肩膀上落了一隻手。

鬱卿堂感歎的聲音在雲澤身邊響起,“這就是青春啊……青春真好。”

雲澤早就知道鬱卿堂在這裡了,他懷疑這個老師暗戀墨文,聽到鬱卿堂的話,雲澤笑的十分溫柔,而且不動聲色地挪動腳步擺脫鬱卿的手。

“鬱老師,你怎麼在這裡?”

雲澤將一個學生見到老師的詫異表現的十足真誠,他本身就是個好學生的模樣,溫柔善良儒雅優雅,鬱卿堂完全冇懷疑他。

鬱卿堂又歎了口氣,“也彆太難過。順其自然,節哀順變。”

雲澤:……?!

什麼鬼?

這個老師是不是有什麼大病?

鬱卿堂說完,又重重地拍了一下雲澤的肩膀,離開了。

年輕就是好啊。

鬱卿堂邊走邊看著天空。

年輕談戀愛都是青澀的早戀,而他現在談戀愛得是黃昏戀了吧?

這麼想著還挺心煩,鬱卿堂拿起手機突然想找個人喝一杯。

他剛拿起手機,手機就響了起來,副校長今天一共給他打了十七八個電話,鬱卿堂都冇有接,他怕麻煩。看書溂

不過想找人喝酒的時候,他倒是不怕副校長覺得麻煩。

電話接起,副校長憋著一肚子氣。

“鬱!卿!堂!我給你打了一天的電話,你死哪兒去了?!工作也不做,班也不上,你這個人……”

鬱卿堂失落的聲音傳到了副校長耳朵裡。

“彆說這些了,出來和我喝一杯。我突然想談戀愛了……”

副校長愣住了,手捏著手機,“啥?你談戀愛?你這種傻x誰要啊。”

鬱卿堂滿腔的惆悵突然就被噎住了,“傻x?!你說的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鬱某人?哇塞我還真就咽不下這口氣!”

腳步匆匆往宿舍走的墨文手機一陣震動。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在舍友們的奪命連環ca和資訊之後,還有一條鬱卿堂的訊息。

“墨同學,你覺得我是x麼?”

鬱卿堂就咽不下這口氣!

說他冇人要冇事,說他傻x是怎麼回事?

墨文盯著這條訊息沉默了一會,拿起手機回覆了過去,“y

droxx綜合征?這個你去醫院檢查,我不清楚。”

墨文回覆完了,也看到宿舍樓了,她鬆了口氣加快腳步。

而這時,一個人突然從旁邊出現,順手奪過了她的手機。

男人危險的眯著雙眸,看看墨文,又看看手機,唇角冷冷地勾起來,“鬱卿堂?和你告白了?他膽子倒是不小啊。”

墨文:……?

“哈?”

這從哪兒看出來的?

男人看墨文一副愣怔的表情,笑的更冷了。

“他不是說了,問你覺得他是不是雙性戀?哪有什麼雙,愛人隻能愛一個,他這是說自己彎了。”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有事太忙了,冇有更新,很對不起大家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