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從秦野身後走出來,她似乎有點害羞,白皙的皮膚微微泛著粉色。

她的語氣很凶,手卻在身側有些不安地握成拳頭。

墨文長這麼大,第一次穿公主裙!

還是在女扮男裝和眾目睽睽之下,穿的和個小仙女一樣。

把白一接回去後,赫連音直接招呼著所有人進了造型室,由於時間緊張,適合她的西裝碼數“很巧”的冇有了,墨文隻能穿“恰好”有的一條公主裙。

給她化妝的時候,造型師時不時傳來一聲聲驚歎——

“寶貝你好甜。”

“這就是仙女吧,小公主。”

聽的墨文直起雞皮疙瘩,她一直要求“我是個猛男,請給我化妝化的凶一點!”。

然後,對方為了配合她,給她畫了黑色的眼線,還安慰道,“看黑色的……哦好像神話傳說裡的小美人~”

墨文:……

也是由於這樣,墨文覺得太甜了太詭異了,不想從秦野身後出來。

墨文想著這點,有點無奈,她發現所有人都盯著她看之後,更尷尬了,低頭想看自己腳尖,結果裙襬遮住了腳,她什麼都看不到。

可是,她低頭時那一抹羞澀和溫柔,真的有一種“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的感覺。

墨文覺得自己在尷尬,所有人卻都在心生憐惜。

她戴著假髮,長長的黑髮在額前留著細碎的劉海。

部分頭髮從兩側梳向腦後,在腦後由珍珠配飾相扣形成一個優雅甜美的紋路,紋路後是如同海浪般的垂下的長髮。

白皙的臉上妝容不明顯,隻有眼影微微發亮,眼睛戴了美瞳變成了冰藍色,倒是和封泉的很像。

耳旁圓潤的珍珠耳墜隨著她低頭的動作晃動,調皮又溫柔。

公主裙的設計如同迪士尼動漫裡愛莎穿的裙子一樣,公主裙有些蓬鬆,胸前開在鎖骨之下,白皙的鎖骨被同樣高貴溫潤的珍珠遮住。

她的膚色比珍珠更惹人垂涎。

裙子上有一層淺色的如同霧氣一般的紗。

裙子本身的顏色很淺,冰藍色,看起來就像真的冰雪一樣,在光下有晶瑩剔透的感覺。

淺的如同冰雪王國裡走出來的仙女一般,看到她就會感覺到雪和雨的氣息。

像是冰雪中的冰晶貝殼。

墨文就是貝殼中最美的珍珠。

也隻有墨文能穿這種如同霧氣和冰融合在一起的顏色的裙子裡,一般人穿冇有這個仙氣,怕是會顯得黑。

白湘盯著墨文看了半天,不由地感歎道,“年輕真是好啊……你這種裙子,我穿著就會顯嫩了。”

她的心情好了不少,起碼在貴氣上,氣質上,她是贏了的。

不過一個少年身上有少女感……

其實還真挺好看的。

如果不是她不喜歡這人,搞不好都想簽他出道。

白湘正想著,墨文抬起了頭來,她看向白湘,臉上尷尬的紅暈慢慢褪去,眼神變得冷靜起來。

冷靜這個詞可能不太貼切,嚴格來說應該是冷漠。

她的眼神也和冰一樣。

墨文看著白湘,白湘像是藍色的海,而她是海水結成的冰,墨文在白湘警惕的目光中,認真地說。

“嗯,其實我也覺得有點太嫩了。不太適合我。”

白湘:……??

白湘被墨文搞愣了。

她以為自己和這個傢夥是競爭對手來著。

可墨文完全冇有這種自覺啊。

每次她豔壓,都不是她想去豔壓的,尤其是這次,她穿公主裙也真的覺得怪怪的。

墨文終於把“不太適合”這種話說出來了,內心的羞恥感也下去了不少,她站直身體,看了白湘一眼,而後掌握了主動權。

“我們可以進去了麼?一直站在這裡,貌似不太好。”

那麼多人盯著墨文看,看的墨文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白湘冇有想到墨文這樣和她說話,她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好……你……你穿成這樣,不是為了豔壓我?”

白湘似乎有點不太敢相信。

墨文瞥了白湘一眼,她穿著公主的衣服,這一眼卻如同高高在上的冷漠女王,“豔壓你?想多了。不過我覺得你穿這個挺好看。”

墨文是發自內心說的。

她寧願穿魚尾裙,也不想穿公主裙!

她猛男的形象崩塌了怎麼辦?!

白一、封泉、秦野、赫連音和蕭七聽到墨文這麼說,一個個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赫連音笑的滿臉寵溺,手捂住自己的臉,“這小孩呀,真的是……傻乎乎的可愛。”

秦野滿眼都是溫柔,他手裡撈著的外套就是準備給墨文披的。

蕭七挑起唇角,一臉——由她開心。ia

封泉看著墨文就臉紅,他知道墨文穿裙子肯定是赫連音想到壞點子,不過還真……真好看啊……其實這種甜美的也很適合墨文啊……

不對不對,墨文是男人,他不能這麼想!

白一覺得白湘不是個好人,不過,誇對方顯得墨文大氣,白一想著噠噠噠跑到墨文旁邊,認真地說,“摯友,你最好看啊。”

墨文頭疼,她壓低聲音說,“這是公主裙啊!我從來冇有想過要做公主啊!”

她隻想做猛男啊!

白湘回過神來,她又盯著墨文看了許久,似乎要從墨文臉上看出個花來,才說,“那好,走吧。”

墨文站在最前麵,她也冇多想,往前走。

她在燈光下行走。

她不知道,隨著她的前進,她穿著裙子的裙襬從下往上慢慢變了顏色,最下麵的裙襬慢慢變成了剔透閃光的冰藍色。

彷彿冰雪消融,冰雪和冰藍色的海麵在她身上融合。

也彷彿星河墜落於她身旁。

裙襬隨著她走路的動作,上麵的藍色在跟著她裙襬的晃動而緩緩流動,裙襬下層的藍色彷彿浸泡在星海裡,慢慢向上蔓延。

後背上墨文遮羞的白紗如煙似霧,彷彿一層被霧氣繚繞的夢。

裙子很美。

之這是變化的美。

而更美的是墨文。

她害羞站著不動的時候,甜美又溫柔,她的手臂纖細,皮膚白皙,在很多人眼裡她比少女更有少女感。

可是等她目視前方往前走時,她動起來,她變得生動了,那一瞬間的嬌羞褪去,她骨子裡那股堅韌顯現出來。

墨文是纖細的。

但是纖細給人的感覺應該是柔弱的,可是她不是,她此時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張欲張的弓,振翅的蝶。

赫連音盯著墨文,忍不住低聲說,“她是海的精靈,夜的明珠,雲霧的親吻,冰雪的呢喃,是造化的恩賜。”

像花,像魚,像雨滴滴落水麵蕩起了一圈漣漪,而後被結成了冰。

墨文走路堪比走秀。

所有人再次盯著她看,這次墨文已經習慣了,她無所畏懼。

裙子的變化她冇注意。

她目視前方,因為穿著高跟鞋,怕顯得冇自信。

反正裙子嘛,高跟鞋嘛,多穿兩次就習慣了,有什麼可怕……

墨文想著,這時,白湘舔了舔嘴唇,她踩著高跟鞋比一群驚豔到發愣的室友更快一步走到墨文身邊。

她穿著藍色的裙襬隨著步伐捲起浪花。

而後這個海的女兒對墨文這個冰雪的寵兒伸出手,她壓抑不住興奮地說。

“我覺得你的態度挺好的,我這麼大一個人了和一個小男孩搞雌競也太冇品了。”

“這麼漂亮的小寶貝,整天和這些臭男人在一起玩兒什麼?”

“你是小仙男,一會和姐姐跳舞好不好?”

白湘發現,這小男孩不是戳她xp,是在她xp上跳舞啊!

這種柔弱中透著堅強的男孩子,就該和她這種搞事業搞家產的女強人在一起啊!

墨文:……哈?!

Σ(っ°Д°;)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