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加白家宴會的人,和參加赫連家宴會的人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上次赫連家是西方宴會風格,這裡就是新中式風格,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整個場地都是紅彤彤的,看起來特彆喜慶。

古典的大宅之內,搞得和“上海灘”似的,人們顯得比其他地方更拘謹一些。

白老爺子雖然姓白,不過也穿了一身紅黑色相見的唐裝,看起來有一種“舊社會大家長”的感覺。

而和赫連家兩個兒子,還有一個兒子是私生子這種獨苗苗相比,白家的子弟也是太多了,光分支就不知道來了多少。

白湘可謂是高調出場,驚豔亮相,她早就習慣了這種場合,倒是也覺得冇什麼。

隻是,門口那是誰?

所有人都看向門口的位置。

那裡,站著五個帥哥。

光看這幾個人,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

“這是什麼男團麼?”

“一眼看去,全是腿啊!”

大海啊,全是水,帥哥啊,全是腿!

開門的正是白家新認領回來的小少爺,白一。

白一自來卷的頭髮顏色有點淺,紋理感的髮絲可以說讓他看起來有一種很精緻的“貴氣”,他白色的肌膚在光下泛著牛奶一樣的光澤。

黑色的西裝外套敞開,裡麵的白襯衫繫著黑色的蝴蝶結,手指小指上戴著一圈銀色的戒指,戒指閃著低調的光。

白一看起來就像個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小王子,看起來還有點奶氣。

而站在白一旁邊的是赫連音。

赫連音桃花眸奪目,頗具有辨識度,他笑盈盈的看人,哪怕他隻是漫不經心,可是被他看到的人總覺得他的眼神很深情。

他穿了一件印著暗紫色花的西裝,這顏色在光下才能分辨出來,像是服裝的暗紋一樣。

特彆的是,他的脖頸上繫了一條黑色的細絲帶,絲帶襯托著他白皙的膚色,高貴之中夾雜著性感和誘惑。

再旁邊則是似乎懶得看人,正在抬手打哈欠的蕭七。

七爺很少穿正裝,每次穿都很絕。

作為一個平時純粹靠顏值來抬高衣品的人,蕭七就穿了一件黑色西裝,西裝長褲包裹著修長的雙腿,腰帶窄窄的,腰也窄窄的。

右耳戴著連光芒都是低調的黑色耳鑽。

蕭七懶洋洋地往宴會內看,似乎覺得很無聊,又打了個哈欠,將對這個宴會的不屑表現的淋漓儘致。

最高的是秦野。

秦野不喜歡說話,但是存在感十足,臉部的輪廓棱角分明,連唇角都顯示著不苟言笑的危險氣息。

黑色西裝撈在臂彎裡。

他簡單地穿著白色襯衫,腰帶下的長腿極其引人注目。

秦野看人時似乎都是睨著的,不怒自威,而他的卻頻頻轉頭,好像身後還有個什麼人一樣。

站在最邊上似乎不太合群的少年擁有一雙藍眸,憂鬱和孤傲的氣質似乎是他的代名詞。

他貌似冇有趕上“換裝”,連衣服都不太合群。

黑色的圓領毛衣,黑色長褲,他時不時略微有些害羞一般抬起手遮在唇前,眼睛比白湘身上的藍寶石還絕美。

他這個人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都是神顏,帥氣的幾乎冇有任何死角。

宴會廳一下子走進來五個年輕的小帥哥,真的是讓大叔嫉妒,讓大媽興奮,讓年輕人嚮往。

眾人的目光最後還是落在了白一身上。

一看到白一,很多知情人的目光不知不覺往白湘身邊瞟,畢竟白家老爺子為了請這個小兒子回來,可是許下了很重的諾言啊。

“這就是白家小少爺?”

“據說,要把家產分一半給這個白一。”

“彆說,長的是不錯,不過遲到就不太好了吧……”

眾人小聲議論紛紛,而看到白一之後,白老爺子笑的合不攏嘴,也不管白一說什麼,滿臉慈愛地招招手。

“白一啊!快來快來,我給你留著位子呢。”

這裡有兩個主座。

座位都是紅木椅子,坐在最正中央的位置,一直以來,這都是白老爺子那個體弱多病的大兒子坐的,連白湘都冇資格坐。

結果這次,白老爺子直接邀請白一坐?

白湘的手在身側緊緊捏成拳頭,不過她倒是冇動怒,而是也對白一招了招手,“呦,弟弟,你可算來了。老爺子等你很久了呢。”

白一看著白老爺子,覺得渾身不自在,他側過頭想說什麼,可是冇找到人,忍不住停下腳步對秦野身後說。

“我屮艸芔茻!他竟然是我爸?!”

“他這一大把年紀,怎麼看都是我爺爺吧?!我勒個去啊!”

秦野身後傳來了墨文有點低的聲音,“這我也冇想到,我一直以為是你爺爺。”

墨文的聲音在宴會大廳的幾個人耳朵裡是非常明顯的。

比如白老爺子。

白老爺子知道他這個兒子就聽那個什麼墨文的話,兩個人粘的就像那個漿糊糊一樣,他還好奇白一來了,墨文怎麼冇來呢。

冇想到墨文在後麵躲著呢。看書喇

躲什麼呢?

前幾天不是還挺凶?

白湘反應比白老爺子還大,她還記得自己被墨文一個男孩子豔壓那回事呢!

她直接踩著高跟鞋就往門口走。

高跟鞋踩著地毯的聲音不算太小,不過她的聲音倒是很盛氣淩人,“墨文?墨文你來了吧?你怎麼躲在後麵不敢出來?”

“怎麼,害羞了?出來啊!”

很多人覺得這場宴會的主角是白一。

結果白湘這麼一開口,每個人都努力往秦野身後看。

秦野微微蹙眉,他知道小傢夥害羞,今天穿了這身怎麼都不好意思見人。

主要是赫連音這個傢夥也是太大膽……

白一也有點糾結,摯友打扮的那麼美,主要是露的有點多,被人看到了就不太好了,尤其是摯友女扮男裝久了,突然穿裙子反而不太習慣。

白一下意識解釋。

“不是,摯友今天在學習很忙,來的是她妹……”

白湘根本不相信這個!

作為被墨文豔壓的女人,她的直覺非常敏銳,她直接走到白一一行人麵前,“來了就來了,彆磨磨唧唧啊!”

蕭七見她就煩,直接揚起眉梢,他剛要懟人,一隻又細又白的手從秦野身後伸出來,將秦野扒拉到一邊。

墨文低低的聲音響起來,她似乎真的很害羞,聲音裡都夾著讓人聽著就想欺負她的可愛。

“誰磨磨唧唧了!你這麼急著見我,暗戀我啊!”

說完,墨文從秦野身後走出來。

一時間,燈光彷彿都黯淡了下來……

整個宴會大廳,都再次為墨文屏住了呼吸。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