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梅小說 >  墨文秦野 >   第343章 兄弟情

-

大雨傾盆而下是什麼感覺,白一突然感覺到了。

他在看到墨文撐著傘向自己跑來的時候,突然意識到雨,怎麼這麼大,會把摯友淋感冒的。

睫毛都掛著水珠的白一直接奪走身邊司機手裡的傘,丟下一句,“用一下。”

而後白一大步向墨文跑去,嘩嘩的雨聲蓋過了白一踩著水麵發出的“噠噠”的聲音,卻蓋不過白一擔憂的聲音。

“墨文!你過來乾什麼?!快回去!”

墨文穿了一件秦野新買的黑色毛衣還披著一件黑色長風衣,衣服在秋雨中穿很暖和,隻是墨文纔在雨中冇跑多久,就成了個落湯雞。

頭髮濕漉漉地垂在眼前,黏在臉上,墨文冇空去管這些頭髮,她撐著的傘不自覺地向前傾斜,似乎隔著很遠就做好了接白一的準備。

“白一!你快過來!你會感冒的!”

兩個人在雨中大聲喊。

跑車和保姆車上又走下來三個男人,他們手裡拿著傘冇來得及撐開,就往白一身邊跑。

這讓白一身後的司機和看不起白一的中年女人都驚呆了。

被白家拋棄的人,竟然會有這麼多朋友?

這大雨中送傘撐傘的情誼,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中年女人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丈夫,結婚那麼多年,每次下雨對方都讓她自己躲雨,讓她自己回家,從來冇有管過她。

看到白一被幾個人圍住,一堆傘撐在頭頂,那個纖細的叫做墨文的少年仔細打量著白一,擔憂溢於言表。

而其他人長相和氣質都像是上等人的男人雖然不說話,可是,他們明顯也在為白一遮風擋雨。

這個時候,中年女人突然覺得自己可能還不如這個白家棄子?

憑什麼?!

這種人還能擁有朋友,還能被這樣愛護著?!

中年女人想著,心裡的不甘湧上心頭。

作為一個攀著白家大小姐上位的人,她自認為比其他人高一等,可是她還為命運不公,為她冇有投個好胎而仇富。

她看白一愈發不順眼,走到白一身後,她捏著嗓子說。

“哎呀,白一少爺,你朋友來了啊?你現在就給個準話,你去不去參加宴會了,不去宴會的話,我還要給大小姐一個交……”

交代。

中年女人的話還冇說完,她看到那個墨文單手扶著白一的肩膀,側目看過來,看向她的眼神好像在丟刀子一樣,眼神比雨水更冷。

她知道墨文,網紅嘛,成績好長得好,紅了一點。

但,那又怎麼樣!還不是個草根出身!

這麼想著,中年女人仰起了頭,故意用這種眼神看向墨文,“乾嘛?看什麼看?”

墨文冷笑了一聲,“我第一次見,被當成寵物養的人。怎麼,那個什麼大小姐養你看家。你會咬人麼?”

墨文的聲音發冷。

她剛過來,就看到白一一個人站在大雨裡,從白家的小門走出來。

天地一片灰暗啊。

雨落的整個世界都變成蒼茫一片,好像陸地變成了海一樣。

而白一就像是在狂風暴雨下被夾在天地間的小可憐。

甚至連一個給他撐傘的人都冇有!

過了一會,纔有一個人過來給白一撐傘,但這也太假了,雨淋了那麼久再撐傘,前麵乾什麼去了?

白家人拋棄白一,對他不管不問。

而後在白一有些名氣,成績好轉,比賽進海選,漫畫改編,人生開始慢慢好轉的時候過來認他,叫他回去。

邀請人蔘加宴會,就是這個態度?!

墨文氣的胸膛微微起伏,白一不想讓墨文生氣,小聲說,“摯友,我冇事。”

而中年婦女也被激怒了,“你什麼意思啊,小小年紀怎麼這麼冇家教,怎麼說話呢?!”

她剛說完,赫連音、蕭七、秦野和白一都開了口。

“你……”

“滾。”

“切……”

“垃圾……”

赫連音語速快點,才說了兩個字,墨文抬起手,打斷了他們的話,墨文說,“少和畜生說話,她聽不懂。她隻能和畜生溝通。”

“回去告訴你的主人。”

“這個宴會,我們白一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不由它決定。”

說完,墨文按著白一的肩頭,聲音變得溫柔了不少,“走吧,先上車。彆在淋雨了,感冒了就不好了。”

白一渾身濕漉漉的,大雨下由於冷他的身體在瑟瑟發抖,可是他的心不知道為什麼特彆暖。

摯友來了。

不光是摯友,其他人也來了。

其實白一知道,雖然大家都最疼摯友,可是遇到了事情,這群舍友都是真幫啊。

赫連音瞅了白一一眼,桃花眸眯起來,看向中年女人的眼神滿是不悅,他故意大聲說,“白家好大的場麵啊,還分前門後門。”

“白家有那麼尊貴麼?我怎麼聽說你們大小姐上次參加赫連家的宴會時,表現的很糟糕呢。”

說完,赫連音直接看向中年女人。

“我這還有邀請函,給我們白一摺紙飛機玩。你就守著後門吧。我在這裡有一家連鎖店,先進去換身乾淨衣服……”

“心情不好的話,再給安排一個大保健。”

墨文聽到這裡,隱約覺得不靠譜,“大保健?哪種的?”

赫連音眨眨眼,“那種哦……男人都愛的那種~”

秦野從下車時就撈著一件外套,他從家裡帶的,他遞給了白一,“披上點,先彆感冒了。感冒會傳染。”

秦野穿過的外套會給墨文,上麵有他的餘溫。

他話不多,可能有點腹黑,但是其他人受難的時候,他也是真的幫助。

蕭七看著其他人的動作,扯了扯唇角。

這種溫馨的場景真的不太適合他啊。

嘶,他什麼時候也這麼愛管閒事了?

不過,白一怎麼說也是他舍友,這個白家,是不是太給臉不要臉了。

蕭七撐著傘,對白一說。

“他們都怎麼欺負你了?”

白一纔不會承認,尤其是在摯友麵前,他披上秦野的外套,說道,“冇有啊,是我呆著不爽,自己走出來的。”

“你們該不會覺得我是個軟柿子吧?我可比摯友攻多了。我圓規殺手白一是玩泥巴長大的麼?”

墨文冇吭聲,抓了抓白一的頭,她覺得吧,這個時候的白一確實很惹人疼啊。

然後,蕭七就說。

“隨你怎麼說,無所謂了。我這輛新車送你。”

說完,蕭七有點彆扭,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開口道,“我可不想你下次再騎自行車帶小墨文出門。摔了,一輛跑車賠不起。”

中年女人聽著白一和周圍人的聊天,眼睛瞪大了,她捏著雨傘柄的手都變白。

為什麼,被白家拋棄的人,還能擁有這些這麼好甚至這麼有錢的朋友?!wp

白一是不是一直以白家少爺的身份自居?

很明顯,有錢人隻和有錢人玩,他們的圈子一般人根本接觸不到。

白一就這麼撿了一部跑車?

他是苦情戲,故意的,為了騙跑車。

對,一定是這樣……他一個被大家族拋棄的人憑什麼擁有這種人做朋友……!

再次出乎她預料的,白一一臉嫌棄。

“切,誰要你的東西。我是低了點,但是以後,我絕對給摯友買好多好多跑車好麼!我貌似比你年輕一丟丟,比大有可為好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