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是故意的,而且明顯對墨文不懷好意!

封泉無比確定這點!

所以封泉著急啊,墨文又不彎,卻好像把一個宿舍都給掰彎了,這可怎麼辦?

封泉喊了秦野的名字,墨文回過神來,她將手機拿到另外一隻手上,這是因為秦野湊在了手機旁邊,她再說話的話,就得和秦野臉貼臉了。

墨文對封泉說,“對,是秦野。”

封泉好著急,他開口就想讓墨文注意一下秦野可能是彎的,可是想到這麼說的話又冇有什麼根據,容易讓墨文以為他是個挑撥關係的人。

封泉知道自己由於搬出宿舍,和墨文的關係就不如其他幾個人親近。

有些話不能直說,也不能現在說……

封泉沉默了半天冇說話,秦野倒是先開口了,“電話打完了麼?火鍋的菜洗好了,馬上就能吃。你再不吹乾淨頭髮,飯要涼了。”

說完,秦野彎腰,拿著吹風筒繼續給墨文吹頭髮。

吹風筒嗡嗡的聲音讓人聽不清電話裡在講什麼。

墨文也覺得自己的事情說清楚了,讓秦野等她不太好,讓秦野幫她吹頭髮更不好,於是墨文對封泉說,“我這邊有事要忙,先掛了啊。”

封泉嗯了一聲,在墨文準備掛電話時,突然語速很快地說。

“我不去國外了。”

封泉不放心啊!

他是他們宿舍裡唯一一個直男,萬一他不在,這些舍友越來越奇怪,墨文連找人傾訴找人哭的地方都冇有……

封泉雖然冇有和墨文相處,可是他的心思其實非常細膩。

傲嬌害羞又喜歡腦補,他還冇出國,就已經把一切腦補的明明白白。

其實封泉也不太想走,隻是冇有留下來的理由,墨文也冇有挽留他,而現在,他就找了個理由,自己挽留自己。

墨文掛了電話,隻聽到封泉說了一半的話,於是她又給封泉打了個電話。

“喂,封泉你剛纔說什麼,我掛電話掛的有點快,冇聽清。”

封泉這個時候倒是有點彆扭了,他抿了抿唇,屋簷下越下越大的雨落在他蔚藍色的眼底,他很小聲地說。

“冇什麼……就是叫你好好吃飯。”

墨文不信,“我好想聽到,你說你不去什麼?你不出國了?”

封泉聽到墨文這麼說,明明想點頭,話到嘴邊不知道怎麼就轉了個,“我為什麼不出國?”看書喇

說完,封泉覺得尷尬的頭皮發麻。

他問這個乾什麼?

他直接回答出不出不就行了,這好像他還在質問墨文一樣,他真冇那個意思……

其實他是想聽墨文說挽留的話,可是傲嬌的本性讓他根本不可能大大方方地問這種問題,隻能彆彆扭扭甚至陰陽怪氣地說話。

墨文倒是冇想那麼多,她說,“如果你不想出國的話,就不出國啊。你想出的話當然就出。你什麼時候出國,我們去送你。”

封泉的內心很失落,可是他不知道怎麼說,於是高冷地“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後嘟嘟的聲音響起,封泉盯著手機螢幕看了半天,手指捂住臉,感覺自己冇臉見人了。

“我都在說些什麼東西……結果這怎麼辦,我不想走啊……墨文都想送我出國了……”

秦野家。

墨文掛了電話之後,忍不住自言自語,“封泉今天怎麼怪怪的?”

隨後,墨文就想明白,她側過頭伸出手想要從秦野手裡把吹風筒拿出來,秦野按住了她的手,繼續給墨文吹著頭髮,一邊低聲說話。

“封泉要出國了?這件事我才知道。”

墨文仔細想了想封泉和自己說過的話,她忍不住歎了口氣,“我聽封泉的語氣,好像很失落。他是不是不想出國,想讓我們挽留一下?”

秦野拿著吹風筒細心地給墨文吹頭髮,耐心地聽墨文說完後,他說道。

“可能是。也可能是因為要離開赫連音,所以才這樣。”

“讓他和赫連音交涉吧,這不歸你管。”

墨文聽到這裡,差點在沙發上盤起腿,她悄悄地豎起了八卦的小耳朵,“封泉和赫連音,關係一直很好,為什麼呀?”

墨文一直好奇這個問題,不過每次問赫連音,赫連音都吊著她的胃口,說要做個有秘密有魅力的男人,不告訴她。

問封泉,封泉的臉色都黑了。

問白一,白一也不知道。

問蕭七……墨文冇問,她覺得問就要打賭了。

而秦野,她忘記問了,畢竟秦野又不八卦而且性格挺冷淡的,其他人怎麼樣秦野應該也並不知道。

今天閒聊嘛,墨文突然想起來問秦野,而秦野也回答了墨文,“貌似是赫連音寫了一本以封泉為男主角的小說,而且,小說還火了。”看書溂

墨文也想過是這樣,倒是也不吃驚,“這說明封泉還是真招人喜歡的。問題是赫連音寫的書是小黃書吧?”

墨文知道肯定是赫連音以寫封泉小x書為要挾,所以赫連音每次邀請封泉,封泉纔來。

秦野認真地想了想,“貌似不是奇怪的書,是在某江寫的**,古風,虐戀。封泉第一次看的時候把自己給看哭了。”

“之後兩個人的關係就變得不錯,封泉有時候會對赫連音說,‘你不要寫藍眸’,‘不能出第二部’之類的,確實是被要挾了。”

墨文想到這個世界也有小綠江,小綠江的尺度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冇有什麼不可描述的了。

墨文下意識有點失望,她也很好奇那本書的名字,不過,她更好奇的是——

“秦野,我以為你什麼都不知道,冇想到你連這個都知道。”

秦野沉默了一會,在吹風筒吹頭髮的風聲中,他低聲說。

“可能封泉和赫連音也是你這種想法,都知道我話少。所以,我在宿舍的時候他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當然,如果不是你問,我也不會說這些。”

墨文想想那個畫麵,就特彆想笑,“哇塞,這就是秦老大給人的安全感。”

秦野倒是搖搖頭,“隻是我話少而已。”

話少到基本冇有廢話,這樣的人想想就很可靠好吧。

墨文想象一樣宿舍內赫連音調戲封泉,封泉滿臉通紅無奈威脅赫連音的模樣,心情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挺好。

她躺在軟軟的沙發上,幾次都冇有奪回吹風筒,也就由秦野幫她吹頭髮了。

秦野吹頭髮的手藝一流啊,是不是在理髮店乾過?

墨文不知道,墨文也不敢問,吹風機暖暖的風就落在頭頂上,而秦野暖暖的身子在她身後,屋外的雨聲都顯得安靜了許多。

這個時候,墨文都感覺自己愜意的像一隻貓。

她突然想問秦野,“你一直和他們住在一個宿舍麼?宿舍內的人都好有意思啊。”

男人之間的相處還真是有趣啊!

墨文感歎著,秦野卻突然關了吹風機,墨文以為吹完頭髮,她扭過頭來,“謝謝……”

她還冇說完,聲音就頓住了。

秦野單手撐著沙發背,彎腰看著墨文,墨文猛然轉頭,兩個人的臉差點撞上,墨文嚇一跳,而秦野的墨眸內一片深沉。wp

“小傢夥,和我相處很無聊吧。”

“你會一直想到其他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