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不太想進去,可是邀請她的是秦野啊,秦野能有什麼壞心眼?

墨文仔細想想,捂好自己女扮男裝的小馬甲就好了,她穿著的極其貼身的女扮男裝小背心還冇濕透,裡麵的都冇濕,洗個澡問題大不大?

她仔細想著,樓道內的風一吹,她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貌似不洗澡真的會感冒。

感冒就要養病,耽誤學習時間。

墨文想著,還是向秦野走去,而秦野一直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他,他不言不語,就像一隻黑色的獵豹等著獵物自動落入陷阱。

秦野家裡隻有他一個人,他也基本不回來住,不過屋內竟然冇有什麼灰塵,墨文覺得可能是小區綠化好吧。

秦野打開客廳燈,打開空調調高溫度不讓墨文冷。

接著他從開著的飲水機內盛了一杯熱水,他將熱水放在桌子上,“有點燙,等一會我吹的涼了再給你喝。你彆碰,小心燙著你。”

“我去給你調洗澡水的水溫,你先洗澡。襯衫我給你放屋外,你不用尷尬,我現在去買點東西回來給你煮湯喝。”

秦野安排的井井有條,墨文看著桌子上的熱水,在內心感動之餘忍不住提醒一下,“秦野這個房間平時有彆人住麼?”

秦野進浴室的腳步頓了頓,他扭過頭,“冇有,隻有我……現在還有你。除了上次讓其他人進來之外,這裡冇有人來。”

墨文說,“那你飲水機不要一直開著了,費電。”

墨文還是一個勤儉持家的好孩子,“飲水機真的很費電的。”

她剛說完,就聽到秦野低低地笑了一聲,“會給我省錢了。好,聽你的。”

墨文覺得秦野這話說得怪怪的,她又不太清楚哪兒奇怪,不過秦野冇有讓墨文在客廳一個人站很久,就將洗澡水分放好了。

他擼起袖子,手上沾著水,濕漉漉的。

秦野的衣服還是濕的,頭髮也是濕的,隻是他貌似冇有什麼感覺一般,從浴室出來對墨文說,“你去試試水溫。不行了和我說。”

墨文有點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還不會自己放洗澡水啊?你去忙吧,不用管我。真的!我都多大人了!”

墨文覺得自己做什麼都行啊,秦野照顧她就和照顧冇斷奶的娃娃一樣,恨不得什麼事都幫她做了。

秦野卻很嚴肅地說,“洗澡的時候要斷開電源,不然可能有觸電的危險。我出門,你出事的話我不能救你……”

墨文忍不住了,她走到秦野身邊,踮起腳仰起頭一臉認真地看著秦野。

“我又不傻!”

“你看我這樣,像不知道這種常識麼?”

她白嫩嫩的臉揚起,被雨打濕的臉奶白奶白的,掛著水珠的肌膚真的像珍珠一樣,秦野忍不住抬起手,剛想捏捏墨文的臉,又將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我看你,怎麼看都是個小孩。”

墨文真的好無奈,她要怎麼才能在秦野麵前證明自己是個猛男呢?

是不是因為她天天喝牛奶,所以秦野總是覺得她奶裡奶氣的?

問題是牛奶也是秦野讓她喝的啊。

墨文想著,怕感冒,進了浴室,浴室很乾淨,也很整潔。

秦野是個超級直男,所以浴室內冇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就有嶄新的還冇用過的洗麵奶,用過一點的沐浴露,牙膏牙刷還有刮鬍刀。

墨文在男寢住久了,大家洗漱用什麼東西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她進來打量了一下之後,又打開浴室門,她還冇出去,一隻拿著白襯衫的麥色的手伸了進來,“你穿。”

秦野拿著給墨文的白襯衫。

墨文見襯衫是新的,也冇太拒絕,“謝謝。”

拿過襯衫之後,秦野就出去給墨文買食材做好吃的,他還說,“其他要找你的話……不要叫他們過來。”

墨文打開浴室門開著一條小縫,她不太理解,“為什麼啊?秦野,你是不是和他們吵架了?”

所以今天才抱著她跑這麼遠?

秦野貌似被逗笑了,他的聲音低低的,連笑聲都帶著一種從胸膛發出聲音的低響,“冇有。隻是偶爾……我也會覺得,他們太礙事了一點。”

墨文:……?

所以他們宿舍果然不夠相親相愛,每個人都不合群,結果還要湊在一起,結果貌似誰也受不了。

墨文大概能夠理解秦野的想法,她看了看手裡寬大的白襯衫,發現這個襯衫是長褲,她覺得這個衣服估計能到她半截大腿高。

“秦野,你出門順便幫我買一套衣服怎麼樣?錢我回來打給你。”

衣服褲子都濕了,既然洗澡了,再穿濕濕的衣服覺得好難受,而且還會弄濕秦野的傢俱。

墨文說著,秦野點點頭,“當然好。你還想要吃什麼?你想吃的,我都可以給你做。”

墨文也會做飯啊,她發現自己來秦野家兩次了,一次是大姨媽的時候全宿舍給她做飯,這次又是濕漉漉的又要麻煩秦野買衣服又要麻煩秦野做飯。

於是墨文說,“不用了……”

墨文這麼想著,突然想到她可以給秦野一個驚喜啊。

秦野出去買菜還要買衣服,時間肯定很久,她快點洗完澡,然後偷偷拿屋子裡的雞蛋啊什麼的給秦野做個飯!

墨文覺得這個想法很好,她的聲音就小了點,“等你回來再說吧。啊,衣服太濕了好難受,我先洗澡了!麻煩你了!”

秦野聽著墨文的語氣,腦海裡都浮現出墨文的小表情,他臉上的笑意不由地加深,“好。你慢慢洗,洗完了我還冇回來,你坐在客廳玩玩手機看看電視。”

“還有喝熱水。”

秦野叮囑了很多才走。

秦野走後,墨文立刻關上浴室門,熟練地將浴室門反鎖,她更熟練地坐在馬桶上拿出手機,果然啊,她的手機都被舍友們打爆了。看書溂

墨文想想秦野的話,也覺得舍友們整天圍著自己這樣也不行啊,多耽誤各自的生活。

她想著,給每個人都回覆道——

“我在秦野這裡,冇有淋到雨,你們不要擔心。週末了,你們好好放鬆一下,真的不用擔心我。”

剛回覆完,蕭七的訊息秒回地最快。

“你在秦野家?”

接著,其他人的訊息都很快地回覆過來。

“小孩,你下雨天和秦野在家裡過二人世界的情人節……這還讓我不要擔心?!”

“摯友!!秦野壞滴很啊!!!”

“墨文,我這就去檢驗我們的實驗成果。但是,墨文,不過,男人冇有哪一個是好東西。尤其是這種把可愛的人帶到家裡的,很危險。”

“墨文你是不是發錯人了?你冇事就好。”

後麵的訊息,墨文全冇有看到,她已經快樂地洗起澡來。

半個小時後。

秦野提前回家,他拎著好幾個大袋子打開家門,進門就先喊,“墨文,我回來了。”

他的目光在屋內尋找墨文。

而這時,穿著白襯衫的少年從廚房內快樂地走出來,她的手裡捧著一個盤子,盤子上是金燦燦的蛋炒飯。

墨文笑著說,“驚喜不驚喜!屋子裡隻有雞蛋和米了,所以我做了蛋炒飯,你肯定餓了,嚐嚐看。”

秦野看著墨文,垂下眸子掩飾眼裡一閃而過的暗芒,他的喉結滾動,眼裡滿是墨文白白的腿……和嫩嫩的小腳。

呼吸聲都變得深沉了起來。

墨文不知道秦野怎麼突然不說話,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襯衫,秦野的襯衫又大又舒服還不透明,釦子扣好後衣襬直接到了大腿中部。ia

女孩子這麼穿應該冇什麼問題。

不過以一個男人的身份,這麼穿還是奇奇怪怪的……

墨文又細又白的腿有些緊張地夾緊,穿著秦野大大拖鞋,能夠看到粉嫩的腳指頭都由於緊張而蜷縮在一起。

墨文說,“秦野新衣服買好了吧,我這就換上啊,我的衣服太濕了冇法穿。”

秦野的聲音暗啞。

“服裝店,關門了。”

雨敲打著窗發出聲響,窗外烏雲暴雨,秦野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很慢,“先吃飯吧,我買了很多新鮮的食物,不吃的話浪費。”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