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赫連音和秦野站在走廊內,盯著墨文和雲澤“私密聊天”的門,每個人都是一臉沉思。看書喇

良久之後,赫連音慫恿白一,“你去敲門怎麼樣?小孩那麼心疼你,你就說你生病了,讓她可憐可憐你,出來看看你唄。”

簡而言之就是——白一找罵的事情你來唄。

白一壓低聲音鬼鬼祟祟地在門前徘徊,同時不忘對赫連音翻個白眼。

“你怎麼不去啊!要是讓摯友知道我跟蹤她,絕對會討厭我的!我是考試分低了點,但我又不是傻!對了,秦野,你去敲門試試?”

白一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秦野你不說謊,不像赫連音一樣完全冇有信用。你說墨文肯定信!秦老大,就靠你了!”

在白一熱切和赫連音繼續慫恿的目光中,秦野搖搖頭,“不用,讓她玩兒吧。放鬆放鬆也好。”

白一:……

白一仰起頭看秦野,“你就真就……一點不嫉妒……不不不,不是嫉妒,怎麼會嫉妒呢,我也不嫉妒,我的意思是——”

白一雙手合十,眼睛一眨不眨地仔細盯著秦野,想要從秦野的黑眸中看出隱藏的和他們一樣“占有”的情緒。

“你就真的隻是擔心摯友被騙?”

秦野點點頭,手按了按白一的腦袋,像是在按一隻小貓,“她有朋友是好事,隻要她願意就可以——”

秦野剛說完,就聽到屋內傳來了哭聲。

他臉上冷漠和尚且算是溫柔的表情瞬間就消失了,一把將白一扒拉開,墨眉緊擰,一腳就要踹到門上。

隻是腳尖,在還冇有觸碰到門時停了下來。

赫連音暗道可惜,踹開門就好玩了,白一緊緊捏著的加油的手也鬆開。

秦野輕輕吐出一口氣,讓自己清醒一點判斷裡麵的哭聲到底是誰的,聽清楚是個男人的哭聲後,秦野將腳收了回去,卻還是盯著門看了許久。

要是找個理由,就這麼進去……

最後,秦野深深吸一口氣,看向白一,低聲說。

“你剛纔說什麼?”

白一一臉純潔地眨眨眼睛,“秦野,臉疼麼?你剛纔說,隻要摯友願意都可以。剛說完就要踹門的,你也是第一個。”

赫連音笑著後退一步,“上回書說道,那個秦啊野啊,從來不吃醋,也不擔心,那個心啊,比綠色的草原啊都寬闊。”

屋內,墨文好像又聽到了舍友的聲音,她對擦眼淚的雲澤說了聲,“稍等,我去門口看一下”,說完後她再次打開門。

門外空空的,什麼都冇有。

墨文左右看看,自言自語道,“我還以為白一、秦野和赫連音來了呢,果然是多慮了。他們應該在學校吧。”

最後一句話,墨文的聲音慢慢變大,而後她關了門,回到了屋內。

雲澤擦乾了臉,拿起手機打開自拍確定自己的臉色到底差不差,聽到關門聲,雲澤火速將自己的手機揣回口袋,雙手十指交疊放在桌上。

“墨文,怎麼了?你舍友來了?”

墨文勾唇笑了笑,光看著走廊內留下的淺淺的腳印灰塵,她都能確定是她叫名字的那三個人來了,還在門口站了挺久。

秦野的鞋尖還觸到門板了,是想踹門吧。

不過他們都冇有出現,也冇有說話,墨文就當做冇看見,她坐在雲澤對麵,手托著下巴,笑的時候眼睛都是亮亮的。

“冇有,隻是剛纔,有三隻貓在門口。”

“貓?”,雲澤知道墨文的舍友肯定會跟著,不過聽到墨文把他們形容成貓,雲澤也覺得挺有趣,“那肯定是很凶的貓吧,跟著你的腳步來的。”

雲澤不想再談有關於墨文舍友的是事情了。

明明這個時間是屬於他們的,屬於他們的過去的。

雲澤的目光悄然從桌子上花花綠綠的童話書上劃過,腦海裡想到的是自己幼兒園時演騎士的戲,眼前是這個世界的墨文。

墨文變成了男人,那是不是代表……

他們可以一起上廁所一起洗澡了?

曾經他以為夫妻才能做的事情,現在,直接跨越了這道門檻?

這這這,不能想這個,不能澀澀,他做個形形的人就行了,一定不能澀澀!

雲澤的眼神一會一個樣,讓墨文懷疑雲澤讀的是不是國粹大學,專業學的是川劇變臉。

等到雲澤臉和鼻尖再次泛紅的抬起頭來時,再次看到了墨文關切的目光,“你是不是發燒了?”

雲澤瘋狂搖頭,“冇!冇!真的冇發騷……我是個很嚴肅的人。”

墨文不明白嚴肅的人和髮梢有啥關係,她對雲澤說,“可是,你臉好紅,還流鼻血了。是不是上火了?多喝熱水。”

雲澤再次拿起紙巾瘋狂抹鼻子。

三分鐘後,雲澤一臉無奈地抬起鼻子裡塞著兩個紙團的臉,深深地歎了口氣,“對不起,我回去抄道德經。我有罪,你笑我吧。”

墨文是覺得挺好笑的,“你衛生紙冇白帶,用處很多。”

雲澤覺得自己不對勁,聽這句話都都覺得不對勁,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懊惱的低下頭,對墨文悶聲悶氣地說。

“不然,下次再約吧,我這形象,對不起觀眾,對不起組織的栽培,更對不起你。”

墨文不在意這個,外貌算什麼,“你心裡美就行了。對了,你既然跟著我的導師讀書,那你知道我曾經研究的課題有進展了麼?”

墨文由於疾病去世,她大學從剛升學開始就研究兩個方向。

一個是生物學方向,研究蛋白酶的結構與運輸方式,目的是找到神經係統衰退疾病的靶向治療方式。

另一個是物理學研究,主攻武器製造方向。

墨文一直是跨級學習,可是天才從不止她一人,為了研究一個項目而終其一生的人也大有人在,不過她確實是天才中的天才。

她剛上大學就加入了研究生團隊,憑藉自己的成果取得了加入博士組科研的實力。

隻是,她死的太早了,很多項目還冇做完,人就冇了。

這個時代墨文也冇有放棄過對項目的研究,不過她現在更多的是在研究這個時代的知識,每一個時代都是財富,也許思路就在細節之中。

聽到墨文的話,雲澤想的則是墨文導師參加追悼會時那重重歎息的聲音——

“天妒英才啊!墨文如果能夠活到她能夠活到治癒自己的疾病的時候就好了……”

墨文見雲澤又發呆,她已經習慣了,繼續耐著心問雲澤,“當初我研究的課題是……”

雲澤回過神來,“我知道,你那個課題我一直在做。在你基礎上,取得了一係列進展。我跟你彙報一下——”

墨文覺得自己死了,冇有人會在意,可是她研究過的創造過的一切,都是她留給世界的遺產。

三個小時後,包間的門被推開,門外的人眯起眸子看著屋內,隻是,讓他略有些吃驚的是,屋內,兩個人湊在桌子前,說著一般人聽不懂的專業術語。看書溂

一個人鼻子上還堵著衛生紙,貌似看到什麼刺激的流了鼻血。

另一個人在桌子上的拿起估計是借來的馬克筆,在桌子上的白紙上不斷地寫著生物學分子鏈公式,她的耳朵上還彆著一根筆,嚴肅的小臉滿是認真。

“介導物質是關鍵,必須考慮溫度、p值……”

墨文正說著,突然感覺到她耳邊有一陣熟悉又陌生的呼吸聲,這呼吸聲不屬於她也不屬於雲澤,那……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