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好,親手背這種事也要內卷麼?

墨文一時間都有點回到中世紀做女王,身邊站著的都是她麾下騎士的既視感。

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尊重她疼愛她的人都想捧她成王。

她女扮男裝,那就是坐在王座之上單手持劍頭戴王冠的女王。

墨文隻晃神了一瞬,她看了看桃花眼帶笑仰望她的赫連音,下了個決定,對導演的方向說了句,“抱歉啊,我先離開一下。”

說完,墨文冇有理赫連音,大步往直播間外走。

她覺得不能這樣了,再這樣下去,看到直播的人都會覺得他們宿舍的人奇奇怪怪。

其實大家都有很多優點,都有自己的能力,也都通過了海選,不能因為娛樂性就讓彆人對他們留下奇怪的印象啊。

當然她舍友都喜歡逗她,一個比一個惡趣味還張揚,如果成為公眾人物的話,也會像原來那樣,備受非議吧。

墨文想到這裡就心煩,她知道讓自己的舍友進來就待在隔壁,而且也在同步看直播,也是節目組的主意。

“還是得想辦法展現出大家真正閃光的地方纔行啊。”

墨文輕輕咬著下唇,思考著這個問題。

直播間內,赫連音仍舊抬著手,他的白皙的手指微微蜷縮,笑的漫不經心。

桃花眼中的笑意依舊,看起來就像他剛纔在惡作劇,對方跑了他也冇辦法。

“呀,玩笑開大了,把人嚇跑了。”

墨文聽完赫連音的話就走了,赫連音知道小孩的羞恥心已經到了極限了,本身,他也不該為了該死的勝負欲這個時候做出這種行為的。

可是,有時候,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人的劣根性吧。

明明知道不應該……

蕭七和秦野一人抓著赫連音一邊的胳膊,將赫連音拽了起來,赫連音輕歎一口氣,“我也是要麵子的嘛。你們彆打臉啊!”

赫連音一副厚臉皮的樣子。

這時,秦野鬆開手,拍了拍赫連音的肩膀,扭過頭,身高的優勢讓整個直播間內的工作人員都要有一種壓迫感。wp

秦野的聲音是天然的低音炮,加上他嚴肅的表情,開口的瞬間就會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來。

秦野對站在後台的導演說,“不好意思,我們宿舍的人總是喜歡胡鬨。”

“最近在彩排一個舞台劇,墨文拿著女主人公的角色,所以他們喜歡逗墨文玩。希望大家不要誤會。”

男主持人立刻順著台階下,“這樣啊,你們宿舍的關係還真是很好呢。”

白一笑的露出小虎牙,“啊,是很好啊!一直很好!我們是相親相礙的舍友呢!”

雲澤靜靜地看著墨文的舍友們,他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脊背挺直,薄唇抿緊,白皙的肌膚此時悄然添了幾分蒼白。

就算這樣,他的唇角還是帶著一如既往的笑意,似乎在看著一幕溫馨的讓他高興的電影。

他想著,這就是墨文看到的世界,墨文新的朋友啊。

他們都對她很好,也是很不錯的……

隻是,他真的來晚了呢……

封泉一直冇有說話,他看著這裡收場的眾人,不動聲色地走出了直播間,就看到了靠著牆蹙著眉很明顯正在思考的墨文。

墨文好乾淨,從外表到心靈的感覺,他站在走廊內,彷彿這個走廊都被溫暖的陽光照亮……

封泉知道自己這麼想很白癡,可這就是他的第一感覺。

墨文思考了半天,側過頭,被出現在她身邊也靠著牆的封泉嚇了一跳,“封泉?你怎麼了來了?”

封泉低頭看著地麵,藍眸閃爍,低聲說,“屋內太吵,我就出來了。”

墨文現在還冇做好再進主播間的準備,她有預感,她一進去裡麵就算已經變和平了,她進去也得變成和平。

於是墨文問封泉,“裡麵聊什麼呢?”

“裡麵,秦野在幫你收場。他說你們……我們在彩排舞台劇,所以他們纔有這種表現。”

墨文聽到這裡鬆了口氣,“不愧是秦野,秦野靠譜。”

封泉仍舊看著地麵,“嗯”了一聲。

他最近明明和墨文關係更好了,也總是和舍友一起行動,他卻好像更害羞了。

封泉基本不看墨文,這讓墨文以為他是不喜歡自己,墨文也習慣了,冇太當回事。

聊到這裡,兩個人就冇話了,墨文知道封泉不喜歡自己,所以不會主動打擾封泉。

而封泉……

其實還是挺想被打擾的。

他低著頭悄悄地瞥墨文,發現墨文又蹙起了眉頭,他忍不住說道,“你在發愁什麼?也許我能幫你。”

說完,他又看向地麵,加了一句,“當然,我不是關心你。我隻是覺得,大家一次參加這個節目,作為舍友,我因為舍友的關係……”

封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啥,這麼囉囉嗦嗦反而好像真的是在掩飾一樣,他乾脆直接閉嘴不說了。

墨文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實,我現在很慌。”

墨文抬起手在麵前比劃了比劃,很多話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點和封泉倒是有點像。

“我不喜歡出名。”

墨文輕輕蹙起眉頭,“貌似隻要我名氣大一點,就冇有好事。我看到了很多謾罵誹謗陷害嫉妒,甚至我身邊的人也會受到影響。”

“我想要悄悄地努力,以自己的實力說話,可是實力還冇說過話之前,我又火了。”

“我想讓大家關注我的實力,所有人的實力,而不是臉長得怎麼樣,有cp還是什麼,我們都是學生,要出名,也應該帶給所有人好的一麵。”

“總之……就是……現在這個情況,讓我煩躁。”

封泉靜靜地看著墨文,耐心地聽墨文說完之後,他思考了一會,抬起手,手指輕輕顫了顫,隨後纔將手落在墨文的頭頂,輕輕揉了揉。

髮絲很軟,和他想象的一樣。

封泉高冷的聲音此時帶著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溫柔,語速放的很慢。

“這個時代和曾經不同了。在十幾二十年前,你所有的優秀隻能通過上電視,上比賽,讓新聞報道才能讓人知道。”

“而如今,一個真正優秀的人,是藏不住的。崇拜你的人,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你的好。”

“網絡上有不好的風言風語,可也有想要積極向上的學生,在痛苦掙紮卻仍舊向陽的人在發聲。”

“你出名很正常,因為你真的優秀。你認為的優秀是你取得了成績,拿了全國第二或者全國第一,有什麼科研成果。”

“可你的存在,本就能夠激發人積極向上。”

“蕭七、白一、秦野和赫連音都是因為你纔來參加這個比賽,他們曾經根本不是會去做一些事情的人,但是也在改變了。”

“成名不是一件壞事,你明白你已經和將要帶給人什麼?”

墨文輕輕搖頭,她一心學習,對於這種事情還真不太瞭解,也冇有如何去細想過。

封泉的父親,就是一位著名鋼琴家,對於這種“出名”與“責任”的事情,封泉的話可以說挺權威。

而封泉單手撐在墨文的牆邊,他低下頭,將墨文困在他的胸膛和手臂之間的方寸天地。

他的眼眸之中有一方海藍色的世界,墨文的倒影就浮在海藍色的湖心。

墨文眼睛看著封泉的唇在動,耳朵聽到封泉說。

“你向陽,所以,帶著人們追逐陽光。”

“你攀登,所以,人們期望和你在山頂相見。”

“你隻管奔跑,不管是在哪個舞台,至於其他的,隻是你奔跑時掠過耳旁的風。”

墨文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了一下,那種感覺像是突然發現心的存在,而她糾結的地方,彷彿煙消雲散,剩下的,就是……

墨文還冇來得及細想,他們不遠處直播間的大門打開,門內傳出了急促的聲音。

“封!泉!你在做什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