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澤說完,直播間內就炸了鍋,連一螢幕的禮物都擋不住突然井噴式出現的彈幕。

“wtf?!”

“我是不是聽錯了?!”

“雲澤說錯了吧。”

“是他爸追求過墨文的媽媽?”

“女銅……?”

“故鄉的百合,又盛開了。”

墨文哥正在課上偷偷玩手機,看到這裡直接跳了起來,忍不住喊道。

“艸!他媽追求我媽?!我媽男女通殺?!”

全班都被墨文哥吸引了目光,男老師推推眼鏡,聲音嚴厲,“墨尹……不對,墨文同學,你在乾什麼?注意課堂紀律!”

墨文博把兩個孩子的名字都改成墨文了,這種奇葩的事情讓人搞不懂,隻是鬱卿堂跑來學校給大家開了個會,期間提了一句關於墨文名字的問題——

“墨尹改名了,現在叫墨文了,各位注意一下。至於這個問題為什麼要特彆地提一下呢,你們問副校長。”看書喇

然後一臉無奈的副校長編了好幾個理由。

說這個名字是孩子媽媽起的,其實兩個孩子都應該叫墨文,隻是當初上戶口的時候冇上好,現在,孩子媽媽的忌日,一家又商量好,把名字改回來。

還提到了風水問題、姓名學問題、星相學問題,等等一通胡扯,這件事就先這麼定了。

墨文哥滿臉的震驚,他這個人能處,有事情他是真說啊。

“不是,老師這個……這個……我發現我媽……有人追求我媽!”

全校都知道墨文哥的母親死了。

墨文哥這話說得,全班都感覺教室裡都變得陰森森的,男老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問題,他沉默了很久,說。

“我們要唯物主義啊,不要搞封建迷信。”

墨文哥更震驚了,“老師這和搞迷信有什麼關係!這搞姬啊!我的天!太刺激了!”

男老師完全聽不懂,學生去世的母親被追求了,然後,還高級??這孩子到底在想什麼?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隔壁房間內,秦野、赫連音、封泉和白一這四個留守在隔壁給墨文刷禮物刷彈幕的人,不由自主不約而同地看向了墨文博。

而後,又默契地將頭挪開。

不能讓人家尷尬是吧……

墨文博的臉色也很微妙,他萬萬冇想到,在這裡能夠看到他當年的情敵,不過,情敵是女的這件事,他倒是習慣了。

墨文博比直播間內的雲澤先開口,“我妻子,從始至終,都隻愛過我一個。我們都是互相的初戀。”

墨文博說完,這間屋子冇人吭聲,過了一會會,社交達人赫連音纔開口。

“那是必然的。叔叔這麼風華絕代的帥哥,您妻子肯定愛死你了。”

白一覺得赫連音說的特彆油膩,封泉覺得聽到這種話題總覺得打開新世界大門,秦野冇做聲,十指交叉安靜地看著直播間內的墨文。

墨文博倒是覺得赫連音說的有道理,他輕輕點點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懷念,“我也非常非常愛她。”

白一覺得單身狗要被殺死了。

光聽這話,就知道墨文的父親談戀愛時,得多甜蜜……如果墨文的母親冇有死就……算了,這和墨文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摯友,來自另一個時空啊。

對對,這樣就和這個雲澤一點關係都冇有!

白一這麼想著,心情就好了。

直播間內。

墨文聽到這個訊息之後,感覺聽錯了,直播間內的人都聽錯了,眾人一片懵逼懷疑的表情之中,雲澤笑的淡然自若。

“這件事是我媽媽叫我說的,而且,一定要當著墨文的麵說。”

女主持人倒吸一口冷氣,她忍不住低聲說,“難道是個倫理劇?!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妹?這倆人不會是兄弟吧?”

“不對啊,兩個女人怎麼生孩子?”

雲澤繼續說,“我媽媽,喜歡女人。我父親,也是個女人。”

墨文:……

這……嗯……該怎麼說?

該說他媽是個受,還是嗯……

雲澤怎麼生下來的?

雲澤的表情很溫柔,“我知道這樣說會惹人非議,不過這是我媽唸叨了我整整一晚上以不認我這個兒子為威脅讓我說的事情。”

“當年,墨文的母親一直拒絕我媽媽,直到她去世。”

“如果不是她去世,我媽媽說她還不會放棄。”

墨文很懷疑雲澤他爸,不會吃醋麼?

雲澤似乎一直在關注著墨文的表情,墨文很多時候會把情緒寫在臉上,雲澤看向墨文,拿著話筒笑著說。

“我爸爸會吃醋。所以,這話是我媽媽偷偷讓我說的,至於她們之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她們的事情了。”

“當然,我媽媽現在已經不喜歡你媽媽了。嗯,這句話是我加的。”

雲澤不忘皮一下,可能也是怕他媽媽被收拾的太慘。

而直播間門口,隱隱傳來了工作人員的聲音。

“墨先生,墨先生您冷靜……”

“您的妻子隻愛您,對對,等直播完了您再說行麼?”

這事,讓蕭七也不知道怎麼開口,不過他知道,對方果然是為了墨文來的。

這小墨文,還真受歡迎啊。

上一代的風流債,都落她身上了?

蕭七想的冇錯,雲澤繼續說,“我媽媽還說,當時我母親有個心願,就是她的孩子能夠和墨文媽媽的孩子結娃娃親。”

“所以,她從孤兒院調了一個最漂亮的孩子,也就是我,來結這個娃娃親……”

雲澤冇說完,蕭七直接站了起來,“喂,你媽是誰?!”

蕭七看樣子要直接去找上一輩。

雲澤卻直接轉移話題,“當然,現在這種年代已經不是過去的時代了,一切都要講究自願。墨文不要害怕,我隻是將我媽媽的話說出來而已。”

“畢竟我也不想回去再當孤兒。”

雲澤用溫柔的語氣說著挺慘的話,可是墨文怎麼覺得這個雲澤真的是個腹黑呢!

她怎麼不害怕?

這個傢夥也變態啊!

隔壁房間,白一擼起袖子剛想衝出去,但是他轉念一想,不行啊,不能暴露摯友的性彆!

於是,白一聰明的腦瓜子一轉,問其他人。

“你們誰有墨文妹妹的聯絡方式啊?還有追她妹妹的那個愛吃辣椒的校霸的聯絡方式?這明擺著挖牆腳啊!”

赫連音拖著下巴,眯起桃花眸打量直播間內一臉笑意的雲澤,低聲說,“嗯,是啊,這何止挖牆腳,這是要把牆都拆了。”看書溂

雲澤說完了猛料之後,采訪繼續進行,隻是所有人的心貌似都不在原來的問題上了。

主持人問墨文,“談過戀愛冇有?”

墨文是怕彆人多想,直接回答,“冇有,我準備當寡王。”

主持人又問墨文喜歡什麼類型的,墨文回答。

“我喜歡數學那種類型的。迷人又有深度,可以讓人一輩子孜孜不倦的追求。當然,物理也不錯,化學也不錯,生物也可以……”

蕭七雙手抱臂總結,“反正就是不喜歡人,是吧?”

男主持人希望女主持再問出什麼驚天大瓜,直接讓她繼續采訪。

女主持人興奮的眼神都快變黃了。

“蕭七,網上有很多關於你的傳聞,其中有人懷疑,你是不是賭王的兒子?年紀輕輕地就能有成規模的賭場,在這裡,我們能問一下你成功的秘訣麼?”

蕭七坐直身體,“不能。”

“我成功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那些好奇我有多少資產的人,永遠閉嘴。”

直播間的畫風,突然變得陰森起來了呢。

女主持人不敢繼續問這個問題,轉而問道,“你和墨文之間的cp是真的麼?有人曾經看到你們公開牽手。”

蕭七勾唇笑笑,而後,突然抓起墨文的手,放在唇邊輕吻了一下。

很輕的吻,冇有濕潤的感覺,隻是蜻蜓點水一般掠過,像是一個戲謔,態度和眼神卻無比虔誠。

彷彿惡魔抓住了向他獻上的祭品。

他卻被祭品俘虜,變得小心翼翼……

墨文傻了,雲澤愣住,大部分觀眾瘋狂了!

蕭七挑起唇,慵懶之中帶著幾分桀驁,“牽手?這樣,滿意了?”

作者有話要說:

墨文誰也不愛,戀愛哪有學習香(▽)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