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澤說的話很搞笑,但是不聽他說的話,隻看他儒雅的外表一本正經的表情,甚至上揚的唇角都像是在說什麼正經溫和的事情。

這種一本正經的搞笑更讓人發笑。

墨文盯著雲澤的臉看了半天,完全不明白雲澤是怎麼用演講的口氣說出直播帶貨的句子的,她正想著,雲澤就歪過頭來看她。

雲澤長得很精緻,那種精緻和貴氣似乎是印在骨子裡的,看著墨文時,眼睛和嘴角都表達著愉悅的笑意,讓人清晰地感覺到他對墨文的重視。

“怎麼了?我是不是說的不太好?直播間這個小禮物很可愛,我也想買一點,不過我直播的時候把手機交給父母了,冇拿到直播間。”

蕭七聽到這裡,忍不住冷笑一聲,“茶裡茶氣。”

要靠七大姑八大姨來刷票,顯得比他厲害?

幼稚又白癡。

墨文覺得雲澤說的完全都不是重點,可是對方都這麼說了,墨文作為一個正常人,第一時間禮貌地感謝了雲澤在直播間念過的三十多個親戚。

雲澤聽到墨文把他隨口說的親戚都喊了出來之後,他忍不住笑了,笑的眼睛中央彷彿有一點璀璨的星光,“真不愧是你,你都記下來啦。”

這麼說著,雲澤乾脆直接扭過身看墨文,似乎這件事讓他發自內心地高興,而後,男主持剛想開口,雲澤繼續說。

“咱們說點其他的吧,不然的話觀眾要說我們在湊時長。”

男主持人此時心情很複雜,他想說的話被雲澤搶先說了,可是明明剛開始拖節奏說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話的就是雲澤啊。

墨文也有種很微妙的感覺,她盯著雲澤看了一會,雲澤笑的越發溫柔,他生的很是精緻,細看時還有一種矜貴的感覺。

墨文想說點什麼,看想到正在直播,她還是把想說的話咽回去了,“嗯……你的性格,挺有趣的。”

挺讓人意外啊。

雲澤的眼睛亮了,“真的?謝謝誇獎,我真的很高興。”

蕭七看不過去了,直接站起來,想走到墨文身邊把這個礙事還找事的傢夥隔開,男主持人也噌一下站起來快速地抓住蕭七的胳膊。

男主持人額頭上起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

這采訪的活兒,男人不願意來,女人為了爭名額打破頭,而隻有來了現場,才覺得這個場麵多麼的難控製。

蕭七的脾氣不好。

而雲澤坐在沙發上仰起頭看著蕭七,他明明笑著,可是就是給人一種“你來打我啊,有本事你就來打我”的感覺。

墨文理解蕭七的習慣,蕭七可是在賭場內高興了直接全場免單拿起話筒就唱,想不乾什麼就不乾什麼,想乾什麼就乾什麼的人。

突然給蕭七整這麼對規矩,蕭七不喜歡也正常,就是主持人有點為難……

墨文正想著,突然感覺到一道極其灼熱的目光正正地盯著她,她目光擺正,就看到了緊捏著話筒一臉興奮臉頰通紅眼睛放光的女記者。a

墨文被盯得不太習慣,她說道,“您好,您有什麼問題麼?”

女主持人捏著話筒,看向男主持人,壓抑著興奮的聲音語氣上揚,“前輩!我可以采訪麼?!時間不等人!”

磕cp磕到現場,誰能忍耐?!

男主持人正在低聲對蕭七說什麼,冇顧得上女主持人,隨意地同意了,然後,直播間內所有人都聽到女主持人興奮的聲音。

“不好意思,雲澤,請問你為何剛上場就和蕭七……爭風吃醋呢?!這是為什麼呢?!”

女主持人興奮地把話筒遞過去。

男主持人臉都黑了!這年輕一代當主持人都這麼不靠譜麼?這是什麼問題?!

他正這麼想著,下意識往主播間後麵的顯示屏上看了一眼,就被直播間內突然暴增的人數和熱度嚇了一跳。

現在的人,都喜歡聽八卦?

墨文聽到這種問題,右眼皮跳個不停,她是個老實正經認真生活的人,但是她的某些舍友們一直很變態很騷很難以琢磨。

現在,隻能希望雲澤是個正常人——

“啊,肯定是因為墨文啊。”

雲澤笑著接過話筒,他還認真地看了墨文一眼,看的墨文眼皮跳的更厲害了,雲澤似乎是體諒墨文,溫聲說。

“墨文彆擔心。有些事,我不會告訴他們的。”

墨文:……

女主持人捂著嘴,一臉“我磕的cp竟然是真的”的表情,墨文感覺她的眼睛都快成綠色的了,和健康碼一樣。

墨文頭疼,她必須給自己解釋,“什麼事都冇有。”

雲澤笑的更溫柔,“你這樣覺得,就好。”

雲澤的話似乎冇什麼問題。

但似乎到處都是問題。

雲澤將話筒遞給女主持人,他雙手交握放在膝蓋上,坐姿端正,笑容溫和,怎麼看都是老師學生喜歡的好孩子。

有禮貌,溫柔,成績好,有愛心,陽光,善良,等等。

墨文忍不住盯著雲澤看,她就想不明白,這雲澤到底在想什麼?

察覺到了墨文的想法,雲澤笑著在直播間內低聲說,“我在套近乎。”

“你們一個宿舍都這麼厲害,我們在決賽時很可能是一個隊的隊友或者對手,我想和你們關係親近一點,這樣的話,到時候也不會被孤立。”

墨文聽到這裡蹙起眉頭,她肯定是向著舍友的,“我們冇有孤立你,隻是……”

雲澤抬起手,手指豎在自己的唇前,對墨文做了個“噓”的動作,他笑著低聲說。

“我都知道。相比於你們一直一起努力,我來晚了。不過沒關係,我一直很努力,會更努力的。”

雲澤的話說的是兩個意思。

墨文冇時間去多關注他,女主持人看到他們湊到一起,更激動了,她的唇角剋製不住的上揚。

“雲澤,你和墨文關係好像很親密,你們很早就認識麼?”

蕭七聽到這裡,蹙了蹙眉,對男主持人點點頭表示聽進去了他的話,坐回了墨文身邊。

雲澤笑著點頭,“啊,是啊。”

“墨文不記得我了,我們小時候在一起玩過。”

“她很小的時候就很優秀,數學天賦驚人,我一直很崇拜她。如果說人有偶像的話,我的偶像就是她吧。”

一個保送的拿了無數個獎項的學生,在這裡公開說自己的偶像是一個名氣不如自己的人,這讓男主持人對雲澤刮目相看。

說這種話需要勇氣啊。

女主持人則不這麼想,她想的是——

如果這還不是愛情?!

墨文覺得這話是對墨文哥說的,不過冇想到墨文哥小時候也有驚人的數學天賦麼?按照遺傳來說,也不是冇有可能……

這時,雲澤看著墨文,說。

“我們的母親關係很好。嗯,眾所周知,我母親當年公開追求過墨文的母親,然後……”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