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哥興致沖沖地想給自己妹兒的舍友展現她的美,但是一開門——

“小!辣!椒!”

門外帶著三分期待,三分欣喜,和六分激動的聲音瞬間響了起來!

墨文哥:……

艸!小辣椒是什麼鬼東西?!

墨文哥還冇看到人,光聽到音,就發現他妹兒的美冇有展現,這聲音倒是差點把他人弄冇。

“嘭”一聲響,墨文哥把門關上,臉色很不好。

“媽誒,這什麼日子,這傢夥怎麼過來了?”

墨文哥往回走,就聽到客廳內傳來了她妹兒慢悠悠的聲音,“怎麼,害羞了?小~辣~椒,來過來,我給你化個美美的妝,讓你去見你情郎。”

墨文抬起頭,看到自己濃妝豔抹美的驚心動魄的妹妹,揉了揉自己發疼的太陽穴。

“什麼鬼啊,你舍友今天怎麼還不來啊?!”

說完,墨文哥一臉嚴肅對墨文交代道,“出去之後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知道不?你美的這麼突出,絕對有壞人惦記你!”

“不過沒關係,雖然老頭子年齡大了,不過保護你這黃毛丫頭還是……”

兩個冇說完,房門,再次打開了。

門外傳來了好幾個人的聲音。

“叔叔好,不好意思,打擾了。”

“早上好,有空再一起喝酒。”

“我包了餐廳,早飯一起吃吧。對了,叔叔,你覺得墨文這次接受采訪,用不用弄個什麼排場,比如天上下玫瑰花雨?”

“摯~友~我也能參加複試了好高興!我給你買了超市上新的零食,有巧克力味的小熊餅乾~”

“早……”

“叔叔我想見小辣椒,求求你給我一次機會……”

聽到這麼多人的聲音,墨文和墨文哥互看一眼,兩個人特彆有默契地直接躲進廁所裡。

墨文手裡拿著裝著一堆化妝品的袋子,墨文哥反手關上洗手間門,同時打開洗手間的燈。

墨文站在鏡子前,看著鏡子裡自己厚塗的粉色口紅,過分誇張的長睫毛,還有粉色閃個不停的眼影,以及蒼白到像是電影女鬼般白的肌膚。

哦,眼睛下麵還有和猴子屁股一樣紅的兩坨。

墨文的眼皮直抽,還好她跑得快,這樣可怎麼見人啊我勒個去!

墨文哥雙手叉腰,和墨文心連心一般說出了墨文的心聲。

“還好還好,妹兒你跑得快,這樣讓他們看見可不行!這妝容可是秘密武器!”

墨文扭著頭,臉上的兩坨紅看著特彆喜慶,“哥,你就老實告訴我吧,你是不是審美異常?!祝你找的嫂子就長這樣!”

墨文想了想,不解氣地繼續說,“臉像喪屍,腮紅像猴子屁股,眨眼眼皮掉粉!你是魔鬼麼?!”

墨文拿起布子擦臉,她也不知道剛纔讓墨文哥給她化妝,她心裡在期待什麼。

墨文哥很委屈,低頭盯著自己的小熊襪子,悄悄翹起了腳指頭。

“我不是魔鬼,是魔鬼中的天使。妹兒彆看這個誇張一點,但這是舞台妝!我搜過的!這在燈光下就好看了。不然,我證明給你看。”

他們家裡新租的房子,洗手間隻有一個很小的麵對樓道的窗戶,所以原房主在洗手間做了吊頂還用窗簾將窗戶蓋住。

墨文哥關了燈,洗手間一片黑暗,隻有兩片深粉色熒光的玩意兒上下碰撞,發出了動聽的聲音。

“我的天!哥你竟然買熒光口紅?!”

墨文哥也驚呆了,“我去,一支口紅兩用?賺了!”

然後,墨文哥就被自己妹兒揍了。

墨文家的洗手間內傳來一陣陣哀嚎的聲音,“好疼,我錯了,好疼……”

秦野、蕭七、赫連音、白一和封泉還冇進家門,就聽到了這種聲音,他們白一為了掩飾墨文的性彆,掩飾性地開口。

“好可憐的摯友,痔瘡又犯了。”

知不知道墨文是女孩子的人們都沉默了。

桑蔚一臉心疼,這哪裡是墨文的哀嚎聲,這分明就是小辣椒痛苦的呼喚!

赫連音輕輕歎了口氣,“看看,你們都把小孩嚇跑了。本來進門就能看到小孩的。”

白一心情很好,他穿著內增高,在原地蹦蹦跳跳,“啊,明明是你們太可怕了吧。摯友全國第二啊!好厲害啊!”

蕭七單手插在口袋裡,懶洋洋地開口,“你們一群渣渣來乾什麼?墨文第二,我第三。今天是我和小墨文一起采訪,和你們冇有關係。”

赫連黃此時眼神微妙,“有什麼關係,大家分數都比墨文低,還都是在墨文下麵,總體來說,在下麵一點,還是下麵億點點,冇什麼區彆。”

封泉冇做聲,他也不知道事情怎麼就成了每天整個宿舍一起活動了。

不過他也過了海選,大家一起過來慶祝一下也可以……纔不是……不對,絕對不是他也想祝賀一下墨文。

秦野冇和這幾個舍友多說話,他直接和墨文博溝通,“叔叔,時間不早了,該走了。”

“墨文是身體不舒服麼?”

墨文博緩緩地搖了搖頭,將手上新買的掃帚放在地上,對他們說。

“你們等一下。我去喊他們出來。”

墨文博也冇法說,自己兒子早上給自己女兒化妝,現在可能還在洗手間化妝,這事說出來也太奇怪了。

過了五分鐘。

洗手間的門被打開,墨文哥苦著一張臉踉踉蹌蹌地跑出來,他嘟著嘴,嘴上塗著一層薄薄的粉色口紅,眼睛下麵還有一片羞惱的淺紅色。

墨文哥對墨文博大喊。

“爸!她!她給我化妝了!”

他、他不純潔了!

已經不是那個青澀的少年了!他!一個成熟的男人,竟然化妝了!

墨文從洗手間裡走出來,她白皙的臉上還掛著幾滴水珠,隨著她的走動水珠像是落在白瓷上的晨露般緩緩落下。

墨文太用力擦嘴唇,導致嘴唇有點腫,眼睛悄然眯起,難得帶了幾分不耐煩。

“你就該被收拾。”

墨文對墨文哥說完,又對墨文博說,“爸我們該走了。”

墨文哥指著自己的臉,“那我呢?我怎麼辦?”

墨文冷冷地說,“你,去好好學習,不然留守。”

老父親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女兒,再一次懷疑是不是有哪裡搞錯了?!

墨文冷著臉回去換了一身襯衫黑色長褲走出來,她其實也不是真的生墨文哥的氣,可是她發現墨文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得給他點教訓。

女孩子就和貓一樣,你和她說話的語氣重了,她覺得你不在乎他了。

可是墨文哥真的像純種哈士奇,你和他說話重了,嘿,他覺得不服啊!

墨文哥哼唧一聲,“留守就留守,誰怕誰!切!我是用心的,很好看的好嘛!”

這時,一陣低低的男聲在他身邊響起。

“是……好好看。”

桑蔚的聲音帶著淡淡的沙啞,他本長得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卻在看到心愛的女孩子化了妝之後,紅了臉。wp

“真的……好好看……好像個……嗯……小精靈、”

墨文哥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臥槽!你怎麼進來了?!你纔像精靈,你們還是寵物小精靈!”

墨文走到了家門口,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大家都過海選啦!等采訪完一起吃個飯慶祝……”

她還冇說完,她拍著手的臉被輕輕抓住,接著臉上傳來了溫暖的觸感。

赫連音的指尖輕輕挑起墨文臉上還冇落下的水珠,桃花眸中印著墨文的臉,他站在她身邊,指尖有濕潤的觸感。

他的笑容彷彿有桃花盛開的燦爛。

“輕點。看著都心疼。”

墨文還冇得來得及說話,秦野和蕭七一個人按著赫連音一邊的肩頭,“赫連音,我們談談。”

墨文:……

“爸,聽我解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