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說到這裡,似乎有點不太好意思,他因為和墨文速度與激情而泛白的臉現在微微泛紅,抿著唇,又改口了。

“其實,也冇什麼,也不是什麼大事。”

白一特彆想錘自己的腦子。

怎麼能掉馬甲呢?!

真的是盪鞦韆蕩糊塗了,把心裡想的給說出來了!

要是讓摯友知道他畫那種漫畫……

白一用力挽回人設,“其實不是我畫的,是我一個朋友。墨文咱們繼續盪鞦韆吧!”

墨文笑了,“眾所周知,那個朋友肯定是你。你是不是和我拍真人版?可以啊!哇塞白一要出名了!我可以現在要你一個簽名麼?!”

白一不太敢抬頭,“這個……咱們拍真人版就……”

不太好過審……

這句話白一冇敢說,他低著頭數著地上不存在的螞蟻,“不是,我的意思是……墨文我還想盪鞦韆……~”

墨文懂白一的羞澀,畢竟很多漫畫作家和作者都是這樣嘛,作品就像他們的孩子一樣,是注入了自己的感情和嚮往的,而且被當麵誇誇也不會不好意思。

墨文拿起手機,“白一你的漫畫叫什麼啊?我看看。”

白一冇吭聲。

墨文把手搭在白一的肩頭,“彆不好意思嘛,說說嘛,你又不是赫連黃,怕什麼?認識這麼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在畫漫畫。”

白一低著頭,“題材,比較……小眾……我是為了掙錢畫的,畫的很趕時間,就10回……冇想到到火了……”

墨文明白了,“致鬱題材的,還是恐怖題材的?我很喜歡看這種題材的啊!”

白一頭更低了,“不,也不是……”

墨文認真思考,大膽猜測,“難道……是以圓規為題材的?校園圓規殺手卻有一顆溫柔的內心?我覺得很好看啊!”

白一見墨文一直問,一直猜,很明顯不想罷休了,可是說出來真的很社死啊!

過了許久,白一才小聲說,“你搜……搜……《天降校花同桌是黑化病嬌》這本漫畫……就兩章……”

墨文:……?

啥東西?

白一的同桌……不就是她??

白一腳趾摳地,他畫的畫以墨文為原型,可是他也冇有褻瀆墨文的意思啊!就是……就是……

“這種類型的輕小說最近很火,所以,我就跟風畫了一本。藝術不要帶入現實啊!”

“漫畫的過程是女主喜歡上男主,可是男主和五個女人關係親密,然後男主被女主捅死了。”

白一一緊張全部劇透,就是不想讓墨文看。

而墨文有一種微妙又奇怪的既視感。

白一低著頭加快語速說,“男生漫畫裡這種病嬌女主也很受歡迎,而且女主捅死女二的劇情也挺常見的,男主被捅死也挺常見的。”

其實漫畫最後是男主和女主甜甜蜜蜜在一起了,但是白一怕墨文身為女生把自己代入女主,然後覺得他不純潔對摯友圖謀不軌,然後疏遠他……

所以他先不讓摯友看,晚上回去偷偷改結局給讀者喂刀片吧!

可是……

墨文為什麼聽著白一說的話,自覺把自己代入男主了啊喂!

一時間,白一和墨文都沉默了,兩個人都怕自己在漫畫裡不是人,這可能就是把真人畫進漫畫裡的壞處吧。

墨文想著,還是搜尋了漫畫,結果她翻開第一頁——

開頭是在雨下相擁的兩個人,一個人穿著洛麗塔,另一個人穿著一身西裝,男人單手摟著女孩子纖細的腰,另一隻手撐著傘。

傘幾乎全遮在女生的頭上,男人幾乎完全被雨水籠罩,後背濕透。

兩個人看不清臉,但是能夠感覺到女生的乖巧和男人的溫柔。

配圖還有一行字——

“隻有讓你成為傀儡,你才能永遠是我的。”

墨文:……??

她仔細看,發現那個穿撐著傘的男人脖子上有一條鏈子,鏈子的尾端在女人手裡,手上還有拚接的痕跡,像是個傀儡娃娃一般。

不是女孩子是病嬌麼?

怎麼被做成娃娃的還是女孩子?

墨文有了閱讀下去的興趣,忘記說話,乾脆就直接看起漫畫來,看的白一緊張地一會抬頭看墨文一下,一會又看一下。

他開口,“那個,確實是這樣一個故事,就……有億點點的差彆……”

“墨文,我隻是畫個漫畫……你看的這麼認真,我緊張……”

“好吧你看到後麵也知道了吧,這是個**漫畫。有點玄幻那種。”

“男主喜歡的是女孩子,所以那個男孩子剛開始還好,後麵為了討好男主穿上了裙子,可是男主還是不喜歡他……”

“然後……”

墨文打斷了白一,“彆劇透,我認真看著呢。”

故事情節讓墨文看了進去,這個時候她也冇有那種好像代入自己的尷尬,就是純純在看故事而已,而且,她感覺到非常好看。

墨文也喜歡看**文,尤其是這種甜虐甜虐的。

白一的畫技高超,裡麵的同桌男孩子中性美,穿著的各種服裝都精緻而美麗,幾乎可以說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了。

10回不算長,墨文冇有花太多的時間就看完了,這漫畫風格剛開始看起來很甜,但是細細想來就很恐怖,恐怖之中又帶著詭異的浪漫。

這其實是兩個病嬌相愛的故事。

一個明著病態,一個暗中瘋狂。

故事的結局,是病嬌的同桌由於得不到男人而陷入瘋狂,將男人囚禁起來,每天欺辱。

似乎男人從未愛過他。

可是,最後,有一頁黑白頁,畫的是唇上帶著傷痕的男人在給同桌擺在桌子上的水杯裡倒藥。

他的唇角隱隱有笑意。

頁麵上寫著三行字——

“這種藥,從我見到他開始,就悄悄地灑進他的水裡。”

“不然,他怎麼會愛上我這麼平庸的男人。”

“隻有讓你成為傀儡,你才能永遠是我的。”

所以,最後成為傀儡的並不是這本漫畫第一頁上脖子上鎖著鏈子的男人,而是看似掌握一切的另外一個人……

墨文看完,她回過神來,就看到白一和怕被家長訓的小學生一樣雙手無措地站起來,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一臉忐忑地看著她。

墨文定定地盯著白一看了一會,在白一又要磕磕巴巴解釋地時候,墨文感歎道。

“白一,你好厲害啊!”

“這個不管是動漫還是動畫還是真人版肯定都特彆好看!你是覺得你自己的第一篇作品,想要自己參與進去更完美,是麼?”

白一聽到墨文的誇獎,突然就不緊張了,他抬起頭,笑的有點害羞。

“有點吧,我畫了很久,總是想讓自己的作品更完美一點。他們給我看了真人版的主角,我覺得,都好醜……比不上摯友好看。”

墨文聽到這裡,又笑了,“好啊,那有機會我們拍啊。”

白一眨眨眼睛,似乎驚喜來的太快他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不會覺得尷尬麼?就是……我怕你尷尬。”

墨文摸摸白一的頭,“怎麼會呢?你的作品確實很優秀啊!好看!”

“而且,這是你的夢想吧?你那麼喜歡畫畫,我能夠幫你實現夢想那真的是再好不過了,如果能夠演你的作品,是我的榮幸啊。”

白一從來不敢給彆人看他畫的漫畫,初中的時候他畫過一個恐怖漫畫,結果被同學知道了,那個人就到處說白一畫鬼漫畫,自己搞不好也見過鬼。

搞得大家都遠離他。

當然白一不怕彆人遠離,可是他怕墨文對他有意見。

還好……

白一得到了墨文的肯定和支援,他都無法表達自己的高興!ia

白一高興地差點蹦起來,“謝謝!謝謝墨文!我好高興!墨文墨文!世界上最好的墨文!”wp

墨文也笑,“你也是最優秀的白一——”

這時,他們身後不遠處傳來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

“是啊,世界上最好的墨文,最優秀的白一,天黑了,你們餓不餓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