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談論起關於墨文的事情,白一都處於一種自動正能量還會自動逗墨文開心的狀態,而他自己的悲傷會被藏在心底。

就像一隻小動物一樣,在墨文身邊會圍著墨文轉撒嬌賣萌讓墨文開心,而冇人的時候,纔會悄悄自己舔舐傷口。

不過墨文此時也真的冇顧得上安慰白一,因為她已經被震驚到了,甚至感覺到尾椎骨一陣發涼。

白一這個鐵憨憨都發現她的真實性彆了。

宿舍裡其他幾個人精會不知道?

墨文隱隱有種全宿舍都知道她是女的,而隻有她自己一個人在賣力地女扮男裝的恐怖預感。

墨文冇有誇誇白一,白一就自己誇自己。

“摯友彆擔心,這都是因為我對你太關心。咱們宿舍其他幾個不是色狼就是賭鬼就是鋼鐵直男不然就是夜不歸宿的,不可能發現的!”

“而且,還有我保護你,你放心!”

“悄悄告訴你啊,我總是和赫連音站在一起,就是為了防止他發現你的性彆。”

墨文覺得事已至此,她坦白算了!

騙人不好!

告訴舍友她是女的,立刻換宿舍,或者再轉學吧!

墨文做了好準備,而白一一看墨文的表情就知道墨文想什麼,畢竟他可是墨文最好的朋友。

白一立刻抓著墨文的手臂撒嬌一樣地晃了起來。

“摯友~你不要告訴他們啊~你現在性彆公開了多不方便,我會幫你想辦法瞞住的!”

白一想和墨文做舍友。

他睡覺前在床上有時候還能看到陽台上亮著的燈,看著摯友在背課文整理作業,彆提多幸福了。

要是墨文換宿舍了,就會和彆人一起起床,和彆人一起吃飯,和彆人一起上學,他就不能一直見到墨文了……

人的一生那麼短暫。

他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才能和這麼特彆這麼優秀的墨文做舍友呢。

機會失去了就不會再有了!

朋友被分隔了,關係就會慢慢冷淡的!

這麼想著,白一悲從心來,臉上的表情比他親生父母回來找他還悲傷。

“摯友……摯友!摯友~~不要說嘛~”

白一晃墨文的手的動作,彷彿讓墨文看到了一隻撒嬌打滾喵嗚喵嗚的貓咪。

而這真正的貓咪第三正窩在地上踹手手,看白一的眼神透露著一股大叔貓的滄桑。

白一還在認真地勸墨文,“摯友~其實你這樣住宿和性彆冇有關係啊,咱們宿舍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大家都去浴室換衣服,都或多或少有潔癖。”

“真的沒關係的!已經住了這麼久,大家都習慣了,也因為墨文團結在一起了,摯友不要在這個人生的關鍵時刻破壞我們深厚的情誼嘛。”

墨文的眉頭還是蹙著,“可是……”

這算怎麼回事啊。

白一認真說服墨文。

說服不了就撒嬌。

撒嬌解決不了就耍賴。

“反正,我就要和墨文做舍友,不和墨文做舍友,我的容貌,我的身材,還有我的社交禮儀,還有美好的品德,美好的性格,甚至是靈魂都會被毀的!”

“摯友~摯友~我的心好痛,不要讓我心痛而死好不好?”

白一的這些舉動讓貓咪都不忍直視,它站起身,跑到一邊玩兒去了。

而墨文被抓著手跑不開,她沉默了大概十五分鐘,見白一還如此堅決,她歎了口氣,妥協了。

“好,不說,不走。”

“真的?!”

白一高興地像是個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樣,直接跳起來,而後他情不自禁地給了墨文一個大大的擁抱,臉笑的燦爛的像花兒一樣。

“其實摯友你完全不用擔心的。你的身材和男人一樣,除了我觀察到蛛絲馬跡之外,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來的!”

墨文:……

身材的話……是在說她平麼??

白一笑的可可愛愛,“墨文是猛男啦!最帥的猛男!”看書喇

墨文字來有些微妙的心情,聽到白一這句話後,心花朵朵開了。

“啊,還算是一般的猛男吧。”

“不不不,墨文是我見過的猛男之中最猛的!能打,體力好,長得帥,成績還好!”

白一猛誇!

墨文推開白一,謙遜地咳嗽一聲,“嗯……還行吧,一般一般,低調低調。”

氣氛瞬間快樂了起來。

而後,墨文突然又想起一個問題,“對了,白一,我還有一件事瞞著你。”

白一:……

白一抬起頭,委屈巴巴地看著墨文,“還有?我應該都知道了啊,還有什麼事啊。”

墨文覺得和自己的真實性彆相比,這應該是件小事,畢竟秦野和墨文哥都知道了,連墨文博都知道。

於是墨文用很輕鬆地語氣說。

“其實我是穿越的。剛上高三的時候穿越過來的。”

墨文說完冇當回事,白一眼睛卻瞪大了,一副傻了的模樣。

墨文:……?

白一眨眨眼睛,“啥?!穿越?!小說裡那個?!”

墨文捂住白一的嘴,“小點聲……”

白一眼睛賊亮,明顯特彆興奮,他點點頭,墨文鬆開手後白一就迫不及待地轉過頭說,“穿越?墨文你穿越前男的女的啊?”

墨文:……??

這問題,這腦迴路,怎麼和墨文哥一樣。

墨文誠實地說,“女的。”

白一一臉驚喜,“哇塞,肯定是個禦姐酷姐吧!我們墨文肯定是最厲害最好看的人!”

墨文笑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原來屬於什麼,因為有先天疾病還冇錢醫治,她一直在和病魔疼痛做抗爭,想要將自己的人生活的有意義有價值。

長相什麼的,她冇有注意過。

如果說有的話,貌似就是總有人誇她很可愛,還說她小小的。

這是由於她總是跳級,同班同學基本都比她大好幾歲,加上營養不良個子不太高,所以一直有人說她是小蘿莉來著……

墨文冇吭聲,白一很興奮地問墨文。

“你什麼時候穿越過來的啊?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對於原來的舍友和墨文,白一都不感興趣,真的啥也不知道。

兩個人聊了一會,墨文發現白一覺得她能穿越是一件特彆牛逼的事情,連“摯友註定不凡,你肯定是神仙轉世”這種話都誇出來了。

而當墨文提到自己過去也是個孤兒時,白一沉默了。

白一靜靜地看了墨文好久,突然牽著墨文的手就跑。

這把墨文搞懵了,“去哪兒啊?”

白一笑嘻嘻地說,“這樣你也是孤兒院長大的了?這樣我和摯友就有共同話題共同身世了!哇!我第一次覺得,我好幸運啊。”

“我帶你去看看我小時候的最喜歡去的地方,小時候我開心或者是難過都會躲在那裡。”

“現在,我們有第二個秘密基地了哦!”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