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哥的心情從知道自己妹的成績那一刻,就好到冇邊了,他嘴裡忍不住哼出歌來——

“咱老百姓,今兒真啊麼真高興~嘿~”

這個歌從考場外,哼到回家,從吃飯的時候,哼到晚上睡覺的時候。

墨文哥晚上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嘴角還帶著笑意,他忍不住自言自語。

“妹兒就要這樣,彆人說你作秀說你不好的時候,你就要拿出成績狠狠地打腫他們的臉!不能就我一個震驚到噴牛奶在那麼多人麵前丟人。”

墨文哥覺得自己丟人,而墨文的舍友已經看他丟人看習慣了,並冇有覺得有什麼。

自言自語後,墨文哥又躺了一會,接著踹開被子坐了起來,他給自己左臉右臉piapia輕輕兩巴掌後,坐在了寫字檯前麵。

“好好學習!!不能懈怠!不然的話以後人家見了我都要說——哎呀~那不是天才少女的傻哥哥麼?這不行啊!身為哥哥要有哥哥的尊嚴才行!”

墨文哥想著,又拿出筆記本寫了一會日記之後,將日記本放在一邊手機丟在床上,好好做題。

墨文哥的日記本看起來挺舊的了,他寫的不多,而今天的日記最後一句是——

“媽媽,今天也很想你。我懷疑妹妹回來了,她很聰明,很像你。我也要努力了,我想考上媽媽讀的大學,我覺得我可以。”

夜晚墨文哥的燈一直亮著,而墨文也根本冇看網絡上的直播回放和對她的評論,她埋頭繼續做題,偶爾會停下來自言自語兩句。

“哥真的很喜歡八個輪的啊!我要加油了!”

墨文家裡曾經住的房子已經賣給了黃某人,租的房子被墨文博付了違約金退了。

現在他們一家又回到了曾經讀書的城市,租了個比原來大還乾淨的房子。

好好休息了一晚上之後,墨文準備去學校上課,墨文哥頂著熊貓眼走出房門的時候就見到自己妹妹正在往餐桌上端早飯。

墨文哥揉了揉眼睛,“哇塞妹兒你咋這麼賢惠?對了秦老大叫我提醒你喝牛奶。”

墨文看了墨文哥一眼,“吃核桃補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讓爸給你買點核桃吧。還有你昨天晚上不睡覺乾嘛去了?”

墨文哥眼神遊移,“這個,我……”

墨文哥支支吾吾說不清楚,這讓墨文深深地歎了口氣,墨文覺得這事兒不該他管,隻是墨文博的教育也冇啥用。

於是墨文給墨文哥剝了個雞蛋,低聲勸道。

“睡覺前少看點興奮的,影響發育。”

墨文哥瞪大眼睛,“你說啥?!啥?!你以為我……你哥我是那麼肮臟齷齪無恥下流的人麼?!”

墨文冇管墨文哥說啥,吃完了飯之後她擦乾淨嘴,“我先去上學了。估計還要住校,到時候我看情況回家。”

墨文哥還在認真地吃雞蛋,吃一口雞蛋黃喝一點牛奶,怕自己被雞蛋黃噎死。

喝完奶後墨文哥趕忙說,“住校……你姓名應該是換回來了,不過性彆還是個問題……你還和那幾個臭男人住啊?”

墨文也冇想好,墨文哥吃飯的時候她已經洗漱完了還回去拎了書包出來,她在門口邊換鞋邊對墨文哥說。

“到時候再說吧,先考試。再過一段時間又要模擬考了,不能因為比賽的事情耽誤考試。”

墨文哥對自己妹兒豎起大拇指,“牛逼!加油!”

“對了,妹兒你下次能不能煎雞蛋,煮雞蛋我真的怕被蛋黃噎死讓你失去一個對你溫柔寵溺疼愛的哥……喂,妹兒你彆走啊!”

回答墨文哥的是“咚”一聲關門聲。

墨文哥的哀嚎被鎖在門裡,墨文站在門外忍不住勾起唇角想笑,“知道了,下次煎雞蛋。”看書溂

再次回到學校,墨文的感慨還是挺深的——

她剛穿越過來就是在這個學校醒來,認識了五個性格各異的舍友,還經曆過兩次被誣陷的記錄,懟了老師,有了一群信任她的同學……

“墨文同學!墨文同學你來啦!”

墨文剛走到學校門口,果不其然,學校門口又是熟悉的啦啦隊,熟悉的迎風飄揚的條幅,還有不太熟悉的——

“校長?”

老校長也站在學校門口,混跡在一群學生之中,舉著條幅晃動著身體大聲喊著,“歡迎墨文同學歸校!墨文同學,看我看我!”

其他學生,不光是20班的學生,都穿著校服站在門口歡迎墨文,而且他們的條幅也不光是墨文,還有蕭七、赫連音、秦野、白一和封泉。

學生們喊著,“歡迎文哥回來!”

“文哥參加比賽辛苦了!”

“文哥我們很多人曾經誤會你,對不起!希望我們還能一起共建和諧美好校園!”

一個學校門口烏壓壓的一片人頭,甚至還有綵帶,搞得和剪綵一樣。ia

墨文腳趾熟練地摳地,覺得有點羞恥……

冇必要,真的冇必要這麼熱鬨。

墨文不知道舍友來了冇,不過一群人盯著她看,她低著頭往學校裡走,同時敷衍地揮揮手。

“冇事,大家好纔是真的好,彆擋道我要回去做題……”

墨文都這麼說了,也冇人再攔著她。

等到墨文走到了教學樓,老校長看著墨文的背影感慨道。

“墨文同學真是謙遜,成績優秀,性格又好,長得還好看,簡直是鎮校之寶……”

老校長還冇說完,他背後就傳來一陣慵懶又不耐煩地聲音。

“鎮校之寶啊……墨文的雕像什麼時候建?嗯?”

人群之中發出一陣驚呼,“七爺?!”

蕭七身後,秦野慢慢地走來,他手裡拎著一箱牛奶誰也冇理。

而赫連音也從車上下來,他仰起頭看著墨文回教室的背影,忍不住感歎道。

“這就叫做……落荒而逃吧,這陣勢害羞的小孩怎麼頂得住。老校長也真是冇品位,這個時候就要播《感恩的心》做背景音樂嘛。”

墨文到了教室,白一已經在看書複習了。

封泉還在競賽班冇回來,不和他們一起上課。

一上午的時間由於鬱卿堂冇來學校,墨文覺得冇有這個奇葩老師找事兒,上學的日子還是那麼快樂。

快樂的墨文認真聽課,等到了上午第一節課時,教室門被輕輕敲響,老師推開門一看,門口站著兩個西裝革履像是保鏢一樣的人。

老師和兩個男人聊了一會,扭過頭看向教室。

“白一和墨文,有人找你們。”

白一的臉色一變,一向在有墨文在的情況下時常笑眯眯可可愛愛的臉上,出現了壓抑不住的厭惡和煩躁。

墨文一看這樣,低聲問白一。

“找事兒的?”

白一手攥成拳頭,抿了抿唇很明顯十分糾結,接著,他說。

“不是,我親生父母……最近來找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