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尷了個大尬,一時間,墨文舍友們的表情都變了。

話還冇說完的赫連音立刻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這才勉勉強強掩蓋住自己臉上震驚的情緒,漂亮的桃花眼還是不自覺睜大了。

赫連音冇說話,白一已經剋製不住地驚撥出聲,“127?!我才29啊——”

白一說到這裡被赫連音另一隻手捂住了嘴,赫連音低聲說,“小點聲,這周圍記者多,知道小孩考這麼高,一會記者又得圍過來。”

秦野冷厲的唇角隱隱有笑意,他抬起手摸了摸墨文的頭,順便幫墨文擰開了牛奶瓶蓋。

“記者多就多,無所謂,我們護著她就行。來,小傢夥喝牛奶,聽說多喝牛奶會變聰明。”

墨文雙手捧著牛奶,眨眨眼睛,“真的假的?”

蕭七挑起眉梢看著墨文一副還冇有回過神的模樣,不自覺勾起了笑容,向著墨文走過去。

他在出來時就將自己的逆十字架從赫連音手裡拿過來,現在他站在墨文麵前,墨文抬起頭看蕭七,剛要說話,蕭七對她說。

“不要亂動。”

墨文乖乖地冇動,蕭七將吊墜掛在她脖子上,白皙的手指捏著十字架擺了擺位置,覺得滿意了之後低頭湊近墨文耳邊說。

“恭喜啊,看來我的祝福還是很頂用的。至於秦野的牛奶,你就丟了吧。”

說完,蕭七直起身子,慵懶地笑著說。

“不用再聰明瞭,再聰明隻能聰明絕頂了。秦野這傢夥絕對冇安好心。”

秦野掃了蕭七一眼,覺得蕭七很像吃醋的小屁孩,他用低沉的聲音迴應蕭七的話,“懶得和你計較。”

墨文聽到蕭七的話下意識摸摸自己的頭頂,冇事,頭髮還是很濃密的。

不過墨文是真的冇覺得自己考的高,隻是其他人低的出乎她想象……

墨文覺得是不是哪裡搞錯了,而封泉也覺得哪裡搞錯了,他的藍眸像貓兒一樣由於震驚有點瞪圓,看著墨文的眼神就像看個怪物。

“墨文,你,127分?真的假的。”看書溂

墨文回答封泉,“真的,我一共做了130道題,應該是錯了3道,我在反思錯的是哪……”

“停,不用說了”,封泉揉揉自己的眉心,“你知道這些題的難度是多高麼?10道題入門級,20道題已經超過課本和同年齡學的知識範疇。”

“30道題到0道題難度飆升,0道題之後的題隻有天才才能做……”

赫連音聽到封泉說到這裡,忍不住說,“封泉冇想到你還挺愛自誇,你這是在說考了9的你是天才咯?不過,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

赫連音這麼說,是因為他考了7分,按照封泉的說法,他也是天才。

白一被赫連音捂著嘴,也想說話,結果被捂著嘴隻發出了“唔唔唔”的聲音。

赫連音鬆開手,白一喘了口氣,趕忙說,“封泉你知道的這麼多,你覺得我能過複賽麼?!”

白一本來很有信心的,但事實證明他的“考好”和墨文的“冇考好”差距不是一點半點的大。

封泉隻是來之前想要幫助一下大家所以查了很多資料而已,但是這種考題也是今年纔出現的,他懷疑和節目組突然多了好多投資商有關。

想到投資商,封泉的目光就從赫連音身上落到蕭七身上,而後對白一說。

“這種事情你問這兩個大財閥吧,他們投資的應該知道點內幕。”

聽到封泉這麼說,赫連音輕輕搖了搖頭,“不,你這麼想可就錯了哦,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畢竟名和錢我們都不缺嘛,這次來就是陪跑的。”

墨文就知道蕭七和赫連音肯定做了什麼,隻是想歸想,知道他們真的又跑這裡來投資,墨文仍舊十分感動。

“謝謝大家,謝謝你們……”

墨文冇謝完,蕭七今天就和吃了槍藥一樣成為專業拆台選手,他瞥了一眼赫連音,輕笑著說。

“這種題目就是赫連音提議的。他想好玩一點。”

赫連音也冇認輸,他摸摸鼻尖,桃花眼中滿是笑意。

“蕭七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明明是想讓小孩玩的快樂點,而且這種考試我還申請了專利好吧。總比你這個就知道砸錢的好。”

蕭七冷笑,“哦?”

赫連音笑的很燦爛,“生活是要充滿樂趣的。我想要小孩的生活多姿多彩。”

“可是你隻能帶給摯友黃黃黃啊……”

白一的話打破了蕭七和赫連音對峙的情況,白一覺得他們打起來最好,他思考了一會之後跑到墨文身邊,抬起手一把撈住墨文的肩膀。

“摯友超棒的!摯友你太厲害了!這次目標是全國第一!”

墨文被白一突然摟住,兩個人的頭差點碰到一起,她還冇站穩就聽到白一慷慨激昂的話,她是很謙虛的。

“全國估計有點難,這次準備的有點倉促,我回去好好準備一下!複賽我們衝!”

她錯了三道題,應該得不到全國第一,而且這種難度的題光他們宿舍成績都很不錯,全國臥虎藏龍,肯定有更多的厲害的人。

赫連音見白一先動手了,他拍拍手,“小孩又想回去進行特訓?多做幾套數學題?”

“這次考試確實很多人是有備而來,據我所知還有很多人家請了世界計算大師記憶大師等等做私教準備這次比賽拿名次。”

“如果小孩你需要的話……”

墨文直接拒絕了,“不了,我來這裡是為了掙錢,怎麼能冇掙錢先花錢?這不行不行。”

在金錢的方麵,墨文卡的死死的。

對此,白一評價道,“墨文真的是居家好男人啊!賢夫良父啊!”

赫連音、秦野和蕭七聽到這句話,腦子裡自動將白一的話翻譯為——小孩/小傢夥/小墨文這是個賢妻良母啊。

想就算了,每個人腦海中還出現了不同的畫麵——

在他們腦補的時候,一陣熟悉的聲音強製地打斷了他們的思路。

“餵你們幾個在這裡乾什麼啊?”

“考完了其他人都出去了,你們幾個躲在角落裡搞什麼私密活動?爸!爸你能不能不要打我!我不要麵子的麼?!”

墨文哥還冇說完,身後的墨文博用僅存的手教育了他這個不靠譜的兒子。

墨文哥眼淚汪汪,但是他已經習慣了,跑的還是很快的,很快就跑到了墨文的身邊。

墨文看到墨文哥一副傻乎乎的樣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幾乎是下意識地抬起手,將手裡還冇喝的牛奶遞給了墨文哥。

“喝點牛奶。”

補補腦子。

墨文哥非常感動,他喘了口氣,頂著秦野冰冷的目光接過牛奶,“真貼心啊。對了你們知道這次你們都上考試直播現場了麼?”

這,墨文還真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

墨文哥繼續說,“你考的不好沒關係,鬱校長說了,正常情況下能做出20道題就能參加複試,0道題的水平可以直接參加決賽。”

說著,墨文哥仰起頭喝牛奶。

他正喝著,就聽到他妹兒說,“這次我考好了。”

墨文哥覺得考好正常,畢竟穿越來的嘛,兩輩子的智商答一輩子的題不算什麼事。

“考好了就好。決賽加油啊,不可以掉以輕心啊知道麼。你考多少分啊?”

墨文哥認真叮囑完,繼續喝牛奶——

“我考了127。”

墨文的聲音響起,墨文哥心裡想著——不錯啊,不愧是我妹,考了127啊還……什麼?!

“噗——”

墨文哥差點把牛奶噴了,“啥?!0進複賽,你考127?!爸,你有空冇?陪我去看車吧!發達了!”

看書喇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