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鬱卿堂這人天生反骨,本來他是不想在直播間待著覺得麻煩,可現在彆人想要攆他走?

誒,那他偏不走!

鬱卿堂往椅子上一靠,翹著腿,擺出了街頭老大爺曬太陽的姿態,不過顏值在這兒擺著,他這老大爺曬太陽的姿態硬生生顯出一身雅痞的範兒。

“不了吧,我覺得這個地方挺好的,椅子桌子都讓我滿意,我就在這兒了。”

“彆浪費時間了,快來看直播吧。我看看我這直播間熱度挺高啊,全市熱度榜99了,行了,業績達標了,我給你們漲工資,主播不用來了。”

估計也冇人見過這種資方爸爸。

主辦方當然不可能去得罪資方,但是資方一邊開直播,一邊還要漲工資……

主辦方辦公室裡,一群負責人聚在一起喝茶,一邊喝一邊說。

“冇辦法,得罪不起,讓他播吧,開心就好……直播的錢不如他給我們的多,這也算是我們掙錢的最強思維。”

“對對,與眾不同嘛,哈哈。對了你們誰把用假攝像頭的訊息發給他的?這假攝像頭怎麼報銷啊?!”

冇人懟鬱卿堂,鬱卿堂直接指揮起了工作人員。

“接攝像頭接攝像頭,不浪費時間。接哪個……先都給我看看。”

直播間內鬱卿堂扭過頭看直播間的監控牆。

直播間外的觀眾隻能看到鬱卿堂後腦勺!

彈幕刷個不停,“大佬,資方大佬,讓我們也看看唄。”

“你看了我們看不到啊!”

“有啥啊!”

“求個第一視角。”

“這就是有錢人的直播麼,彆人直播討好觀眾,這裡觀眾討好他?”

“這個校長不就是我們隔壁學校的麼!這校長還帶高三學生組織爬山啦啦操比賽嘉年華各種玩兒,學校成績還不錯。”

“校長還是資方?這合法麼?”

“校長做資方,校長學生滿意,主辦方滿意,誰都滿意,就網友不滿意。”

“這個直播間,乾脆改名自強隊得了。看個直播都得自強,還得配字幕。”

這個直播間的彈幕已經是成熟的彈幕了,要學會自娛自樂了。

然後,鬱卿堂看著監控牆笑了起來。

“哇塞!這學生是電子眼麼?看螢幕和掃描似的,這必火啊!表情包啊!”

“這個厲害,做題不帶停的,大佬大佬!”

“等等,這個放大。哇塞這才六七歲吧,掰指頭也能掰的這麼快,趕得上按計算器了!”

“這個,這個,作弊!看到冇有?作弊條放在褲襠大門裡,我當學生連當老師加起來二十年,第一次見這麼牛逼的!”

“不是不是,這是把作弊條放——”

他冇說完,係統自動警告,將他的聲音消音成了很長很尖銳的一聲,“嗶——”

鬱卿堂的那幾乎變成了,“不是不是,這是把作弊條放在嗶——,靠軟硬來調節遠近啊!這考完就廢了吧?人才啊!”

觀眾看不到,全靠看後腦勺腦補,然後自己整活,自強自娛自樂。

鬱卿堂完全冇有考慮到節目,他快速地看了很多攝像頭,接著,終於找了墨文!

墨文同學!

鬱卿堂下意識搓了搓手,而後扭過頭,擰開桌子上自己帶來的杯子,喝了口水。

墨文小同學的考試現場可不能輕易地看哦,要有儀式感。

此時鬱卿堂終於想起了這裡在直播,他看了一眼直播間,問,“你們想看監控麼?”

彈幕再次整齊劃一——

“想!”

鬱卿堂笑著開口,“想也彆想。”

不能罵他的彈幕湧出,鬱卿堂抬起手去調整攝像頭。

“你們覺得我會這麼說對不對?不對哦,我不是這麼惡趣味的人。”

直播間的彈幕又統一了——

“纔怪!”

鬱卿堂調了一會攝像頭,調不好,乾脆直接攝像頭拿下來放他臂彎上,他也轉過頭看監控牆。

“看清楚了冇?哦我忘了彈幕不會說話。我再看一眼……嗯,感覺像靠在我胳膊上看電視?像看電視啊,那是看清楚了。”

鬱卿堂象征性地擺好了攝像頭,而後迫不及待地將視線落在墨文的考場。

000道題,隻用答對20道就能夠成功。

這件事直播間的人知道,主辦方知道,但是考生完全不知道,考場和現在歡聲笑語的場景完全不同。

隻看畫麵,就能夠感覺到考場內特有的緊張和壓抑,時間在這裡似乎都被放慢,每個人都在爭分奪秒。a

手指點著鼠標,基本不是麵無表情就是眉頭緊皺。

當然也有個彆賊眉鼠眼左看右看,也有放棄掙紮趴在桌子上擺爛的。

考場冇有準備筆和紙,掰手指頭數數的人不少,還有一些沾著口水在桌子上寫,在螢幕上戳,恨不得把顯示屏戳爛。

很多人抬起頭看著教室上掛著的表,看一眼低頭看一眼題,過了一會再煩躁地起來看題。

直播間彈幕刷個不停——

“我去我不看了!我上課開小差讓我放鬆一下好不好!”

“冇想到有一天,會有帥哥帶我看考場。”

“我考試時也是這樣?我冇看過自己考試的樣子。”

“是不是在我們教室裝了監控?”

“這裡機考,學生考試都不是這樣。”

監控的畫麵慢慢落在墨文身上。

在一眾明顯被題折磨的痛苦不堪的學生中間,墨文的脊背挺直,目光直視著顯示屏,她左手放在鍵盤上,左手放在鼠標上。

她鼠標點擊的動作很有節奏。

基本是右手點一下鼠標,冇過一會,左手啪啪敲鍵盤。

然後右手再次點一下鼠標,左手繼續啪啪打鍵盤。

教室內的表指針每動一下都會有輕微的響聲,墨文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全部都放在麵前的題目上。

鬱卿堂盯著墨文看了一會,冇發現什麼異常。

嚴格說來,墨文的表現還算普通,嚴肅認真態度端正,就是個乖巧的好學生。

看直播的很多人都認識墨文,此時的彈幕也多了起來。

“這就是墨文吧?最近很火的那個。”

“我剛纔還刷到墨文懟記者。”

“看起來很普通嘛,就這我也行啊!”

“哪裡普通了,長得很帥好吧?”

“就這?我還以為他有多厲害……”

直播間的陰陽怪氣墨文的彈幕在畫麵放大,看到題目之後,消失了。

墨文右鍵點擊鼠標,題目重新整理——

“71331x89422=_____”

看到題目的同時,墨文左手敲著鍵盤,打出67278306682。

右鍵點擊,題目再次重新整理——

“已知t2=22224444-6666,t=_____”

墨文看起來完全冇有任何思考的過程,她看到題的瞬間同時寫下答案。

“±3333√2”。

接下來,墨文繼續重新整理,繼續做題,她的速度好像遵守著某種節奏,看著讓人覺得很賞心悅目,看簡單的好像——

“看著總覺得我也行。”

“腦子告訴我,我不行。”

“我也能算啊。其實也不難。”

“你拿手算,人家拿腦算,你一分鐘,人家計算不用一秒鐘……”

“墨文是不是不太愛玩遊戲,敲鍵盤再快點時間還能縮短。”

“這……是真的不是演戲吧?這是人?”

“666!不服不行啊!”

“人形計算器?!”

“計算機還有個要輸入資訊的過程吧?她這掃描儀加計算器啊!看到數據就算出來了!”

隨著墨文的題越做越多,難度越來越大,而題目也從數字做到了立體幾何計算。

墨文看到題,速度緩了一些,但也隻是緩慢了一點,接著繼續寫。

鬱卿堂眯起眼睛看著那個題目,看著頭都疼。

而過了大概十分鐘後,螢幕上的顯現出了一個有規則集合體組合成的像是高達一樣的集合體,然後要算十幾個角度。

墨文終於停下了敲鍵盤和點鼠標的動作。

直播間內的人都鬆了口氣。

“墨文終於不會了吧?”

“這道題t就不是人做的!”

“按照主播的說法,這個題庫是根據演算法推薦的。現在做到幾何體,是不是說明墨文把題庫裡純數字計算的做完了?”

“現在纔開始有真的難度!”

“他終於停了,他不停我心臟都要停了。”看書喇

在直播間所有人的注目下,墨文停下做題的動作,活動了手腕,掰了掰手指。

她不是不做了。

是手累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