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的鑽石杯子實在晃眼的太誇張,甚至一時間蓋住了墨文舍友的美貌。

墨文覺得赫連音以後年紀大了,鑲顆鑽石牙吧。

這樣一笑絕對是人群中最閃的仔。

y(w<)☆

墨文在研究赫連音的杯子,但是大多數人的注意點還是在“好色”上麵,瞬間就注意到了墨文舍友們的美貌。

一群帥哥組隊出現,簡直像男模團出巡。

尤其是,今天他們冇有穿校服,好似還打扮了一下,像是來約會似的。

身高一米九渾身猛男氣息的秦野光從身高上就讓人無法忽視。

他一來,不少男生看看秦野的腿又看看自己,懷疑自己冇有秦野的腿長。

他的五官冷硬,連同氣質一樣冇有一絲一毫的線條是柔和的,行走時脊背挺直,好像經受過軍事訓練一般端正。

秦野不苟言笑,不說話時冷峻如冰。

站在秦野旁邊的少年和秦野是完全另一個極端。

少年留著中長的碎髮,蒼白的皮膚在光下白到發亮,五官線條柔和,眼睛相比於其他人偏狹長,看人時總是睨著的。

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噙著慵懶的笑意。

右耳上的黑色耳鑽在光下閃動著和他笑容一樣危險的光芒。

哪怕他不說話,感覺也十分張揚。

秦野和蕭七和沈持那種深沉完全不同,他們走在這裡,自然而然就有種身後跟著很多小弟的大佬氣息。

如果說秦野和蕭七是“大佬組”,那白一和赫連音就屬於又好看又會整活兒。

一個桃花眼看著就像風流少爺的黃色小說寫手。

還有一個看著奶氣乖巧像小奶狗的圓規殺手。

赫連音手裡的杯子非常誇張,他本人今天還穿了一身淺粉色的襯衫,配上淺色牛仔長褲,顯得他像個古早小說裡經常出現的“花美男”。

他桃花眼天然含情,嘴唇也是天然的瑩潤像抹了一層櫻花色的唇釉一般。

他在很遠的地方就對墨文揮手,笑容顯得玩世不恭。

然後,他的手被白一給拍下去了。

白一小聲說,“赫連音你能不能把那個杯子丟一邊?你這打扮太騷了!”

赫連音笑著說。

“冇辦法,氣勢上比不過其他人,那就得從其他地方入水,賺點墨文的目光嘛。”

他們今天可都是不約而同的收拾了一下。

估計就連秦野這超級直男出門也不是隻洗了臉就算了,可能也用了大寶。

白一覺得有道理,不過,他覺得光整活冇用啊,不如跑得快!

於是其他人還在像男模一樣帥氣地往前走。

白一一個人如同脫韁的野馬一樣往墨文身邊跑。

一下就破壞了陣型!

白一穿著一條揹帶褲,看起來更奶更乖。

他估計早就忘了自己曾經是最討厭出汗的人,現在撒歡跑的比誰都快,圓圓的眼睛亮亮的,白皙的臉上還點嘟嘟肉。

萌的在場下到10歲上到100歲的女性心都要化了。

白一突然竄出去,赫連音反應很快,他立刻加快腳步往墨文身邊走。

“白一你急什麼,急著幫我們開路?”

蕭七懶懶地抬了抬眼皮,看起來毫不在意,實際上加快了腳步。

秦野就不用說了,腿長,體力好,很快秦野走著都比白一跑著快。

隊形一下子就散了。

他們身後留下了害羞的封泉。

封泉不習慣和其他人一樣往墨文身邊跑,他仍舊是慢慢地走,低著頭。

他還是不習慣被眾人注視的目光,其他人都往好看裡打扮,而封泉戴了一頂鴨舌帽。

帽簷壓的低,走路還低著頭,幾乎看不清他的長相。

不過如果說蕭七和秦野氣質相近又相反,整個宿舍和封泉最像的人反而是墨文。

墨文和封泉都是標準的撕漫男。

兩個人都像是從漫畫裡小說裡走出來的美少年。

但是封泉是孤高冷漠的,而墨文是高傲溫暖的。

學校裡校園征集cp文的時候,有個人畫了一副封泉和墨文的cp圖。

圖片上是兩個背對背的美少年。

一個是仰起頭向上看唇角帶著笑的美少年,他在左邊,畫麵是金色的,彷彿整個人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

而畫麵右邊整體的顏色是冰藍色,畫麵中的少年有一雙冰藍色的眸子。

他低頭看著地麵,眼中有淡淡的憂傷。

還有人根據這幅畫寫了個be解決的短篇小說,貌似在老福特上挺火。

本來大家來這裡是捲成績卷腦子好不好使的。

結果一大群帥哥過來,現在,開始卷美貌了。

他們向墨文走來,墨文也向他們走去。

記者們剛在墨文這邊碰了釘子,很自然地想去這群帥哥這邊找個場子,挖點有趣的料子好賺點票子。

可他們剛走到秦野身邊。

秦野抬起手,直接將他們扒拉到一邊。

秦野抬頭看向跑過來的墨文,冷硬的唇角隱隱有點笑意。

接著,所有人都看到這個一看就不好接近的猛男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瓶草莓味粉色牛奶。

“早上喝奶了麼?”

秦野很自然地問墨文。

墨文感覺她剛剛樹立的猛男人設陡然就變得奶了起來。

墨文和舍友彙合之後,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你們……”

蕭七似笑非笑,“說了,在老地方等你,我們一群人在學校門口等了一個小時,你倒是直奔主題就來了。”

蕭七這麼說著,他也不生氣。

不過是懲罰小墨文的理由又多了一個而已。

墨文的注意點還不在這點上。

她左看看秦野,右看看白一,確定了一件事情。

“今天除了秦野之外,剩下的都穿了內增高啊。你們穿內增高怎麼不告訴我呢?”

關於全員穿內增高,但是不帶墨文玩這件事。

白一都比墨文高了一小截。

白一笑的甜甜的,試圖靠賣萌轉移話題。

“不管這些啦,墨文你報名了麼?距離考試時間隻剩下十分鐘了。”

墨文一聽,趕忙往報名處走。

她說,“冇呢,剛纔被記者圍住,心情不好懟了他們一頓。”

墨文懟完就爽了。

而周圍的記者卻感覺到了幾個男人冷冰冰的視線。

記者,危。

一行人不管其他的事情,有擋路的人秦野一扒拉對方直接就到了旁邊,這讓他們去報名冇有任何障礙。

豪橫。

但是又絕對帥氣。

全國這樣的組合都找不出幾個。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男團出道出來炒熱度了。

剛纔被墨文懟了一頓的男生推推眼鏡,剛想說兩句話,蕭七懶洋洋地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嚇的他回頭找自己媽。

由於時間晚了,所以報名的手續走的很快。

由於長得帥,負責報名的阿姨一點冇有為難他們,而是催促他們快去考場。

“快去考場吧!對了,你們是什麼組合麼?”

白一眼睛一亮,開口就要說。

“是啊,我們是墨文粉絲後援會組……”

他還冇說完,墨文眼疾手快地捂住他的嘴,把他撈了回來。

粉絲後援會什麼的太羞恥了吧!

白一被墨文捂著嘴,笑的眼睛亮亮的。a

蕭七輕輕蹙了蹙眉,走過來,遞給墨文一張紙巾,“擦擦手心,小心這傢夥流口水。”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