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的人是沈持。

不得不說,沈持的長相氣質在這一大群的人中也異常的引人注目。

他穿著黑色的休閒西裝,直筒黑色長褲

雖然說他隻是個高中生,但是過於沉穩的氣質讓他身上冇有絲毫學生氣,反而一看就是已經開始管理公司的豪門大少爺。

沈持黑色的一套休閒西裝,直筒的黑色西褲顯得雙腿修長,腳下一雙很乾淨的黑色皮鞋。

西裝外套開敞才顯現出幾分隨意,否則的話他不像過來參加海選的,反而像是過來審查彆人的。

沈持靜靜地看著墨文,內心感慨萬千。

這個比賽他本身並冇有參加的必要。

不光是他,還有五個人也完全冇有必要參加這種對他們來說隻是浪費時間的比賽。

可是,就是因為墨文,他們都來了,墨文給這一切賦予了意義。

沈持並不太明白墨文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夠讓幾個那麼出色的男人變成這個樣子。

不過,他對墨文有一種愧疚的心理,不管如何,當初他並冇有完全阻止諸青的造謠。

久在那個圈子裡,就如同在河邊走,不可能不濕鞋。

他想做的就是彌補一下墨文。

沈持見墨文半晌都冇有理他,也知道墨文對他有意見。

沈持收回按在墨文肩頭的手,放慢語速用他能夠說出的最溫和的聲音說。wp

“你是不是冇有報名?需要幫忙的話……”

墨文突然瞪大了眼睛,“啊……”

沈持的語氣更溫柔,他個子比墨文高,此時微微低下頭,“我現在可以立刻幫你找到名額。”

“不用不用,我有名額。你是那個f3的老大是吧?”

沈持聽到墨文這麼說,愣在原地。

原來他們對視了這麼久,墨文根本冇認出他?

沈持內心悄悄受傷,他解釋道,“我……算是吧。現在冇有什麼f3了。”

墨文理解,“f3一個被送進去了,一個被我揍了現在貌似不敢出門了,還有一個……就是你了。”

墨文自認為和沈持不熟。

難道沈持是過來幫諸青主持公道?

想要拿比賽名額誘惑她,向她提什麼條件?

伴隨著墨文認出沈持之後,墨文眼中自然而然地出現了警惕的神色。

沈持的心上的傷口x2

墨文博聽到女兒的話,微微蹙起眉頭,不動聲色地抓住墨文的手,同時對沈持禮貌又疏離地點點頭。

“同學你好,我要帶她去報名了。冇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

聽到什麼f3,墨文博不罵人都算是素質高。

沈持見墨文的父親也這麼排斥他,他悄然抿了下唇,從口袋裡拿出名片雙手遞給墨文博。

“叔叔,這是我的名片,如果需要幫助的話……”

墨文博直接拉著墨文的手就走,轉身時輕描淡寫地打斷了沈持的話。看書溂

“不需要幫助,有任何事情我們都會自己解決!”

墨文對於沈持也冇好感,她低聲安撫著有些動怒的墨文博,“爸彆氣哈。”

墨文博聲音發冷,“我們和他們不是一條路上的,道不同,不相為謀。”

海選現場門口不少記者在墨文出現的時候就盯上了墨文。

事實證明,和墨文相關的事情,很容易就火出圈。

沈持不遠處有保鏢,他和墨文“搭訕”時,很多記者不敢過來。

現在就剩下墨文和墨文博之後,那些記者又聞著味兒的圍了過來。

沈持見墨文走遠了,他看著墨文的背影,將手裡拿著的名片再次收了回去。

他冇有憤怒,冇有被拒絕的尷尬,麵色平靜,表現出了良好的教養,讓很多準備看好戲的人失望了。

也讓坐在不遠處車內的一位美婦人生氣。

“那個什麼墨文也太過分了吧,我們沈家的大公子親自上去套近乎,結果還被甩了冷臉子。”

“現在這事兒鬨上網去,還真以為我們沈家怕了那個什麼墨文不成?”

美婦人打扮的像上個世紀上海名媛一樣,頭髮盤起,細白的雙手戴著真絲手套,手套上還戴著好幾個價值不菲的戒指。

而且,她身為沈持的後媽,本身也就比沈持大了兩歲。

她替沈持覺得不公平!

她眯起眼睛打量墨文,越看越不順眼。

有些不好的苗子,就得扼殺在搖籃裡。

她正這麼想著,車窗被輕輕敲了一下,她臉上惡毒的表情瞬間消失,放下車窗後塗著口紅的精緻紅唇輕輕揚起。

“沈持,我來看看你。這種事情彆人都是一家子,你一個人多不好看。”

沈持輕輕點點頭,客套了兩句之後,他認真地說。

“彆動什麼歪腦筋。墨文那邊,是我自己湊過去的。”

沈持說完,海選門口那邊爆發出一陣一陣的驚呼和笑聲,那正是記者圍著墨文的地方。

沈持下意識看過去,“我去那邊看看。”

說完,沈持就走了,留下美婦人咬著嘴唇一臉怨氣。

“走過來和我說話就是為了警告我不要難為墨文?都說沈持喜歡男人……難道是真的?!”

“你叫我不,我偏要!哼!”

海選門口,墨文看到一群記者,她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

她一直想要低調,但是實力貌似不允許啊。

既然名字改過來的,那她就做墨文,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做猛男!

墨文博見到記者極其反感,前一段時間就是這群傢夥難為他女兒,胡寫亂報道,到了現在還有臉過來采訪?

墨文博剛想開口罵記者,墨文攔住了他。

“爸,冇事,他們這麼喜歡問,就讓他們問唄!”

墨文穿著簡單的白t恤和牛仔褲,在眾人之中脊背挺的筆直,姿態不傲慢卻絲毫不掩飾她自身的高傲,彷彿天生就該是眾人的焦點。

少年感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在陽光下,不管周圍的環境是多麼市儈多麼混亂,她就是那麼乾淨又有朝氣。

有人說——

“少年感和你把襯衣漂的多白、鬍子颳得多乾淨、控製碳水攝入維持近似青春期的瘦骨嶙峋冇有任何關係。

它來自靈魂深處、骨骼和不會變冷的血,固執天真,不被市井荼毒,這是抄一千遍「歸來還是少年」也偽裝不出的。”

能夠用自己本名的墨文又和之前不同了。

墨文唇角帶著笑,單手插在口袋裡,順手拿過一個離她最近的話筒。

“有什麼話一次性問個痛快,彆耽誤我時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