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光蕭七受不了,赫連音也受不了,但是赫連音又怕蕭七受不了之後會讓墨文受不了……

於是,赫連音拽著醉呼呼胡言亂語的白一往墨文身邊走。

赫連音作為讓大家喝酒的“罪魁禍首”,這次酒可冇少被灌,他感覺自己在走直線,其實他走著走著就歪歪扭扭。

拿著花生米進來的服務員再推開門,就看到要麥克風的桃花眼帥哥,抓著一個娃娃臉小可愛的肩膀,兩個人一邊走一邊扭。

這是……歌還冇唱,先扭起秧歌來了?

服務員不敢說,也不敢問。

墨文哥還記得她,抬起手用力招手。

“花生米!哈哈哈,你看他們那些醉鬼,我就說了吧,但凡多吃幾粒花生米,也不可能醉……嗝……醉成這樣……”

墨文哥翹著腿,拿著酒杯靠在椅子上,和墨文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臉上,笑容是和墨文不同的張揚和囂張,看到他彷彿每天都是晴天。

正午的陽光著實燦爛,每個少年哪怕喝的醉醺醺的也有一種青春的意氣風發。

服務員盯著墨文哥看了一會,臉悄然紅了,將花生米擺在桌子上。

“先生,您的花生米……”

墨文哥伸出一隻手指晃了晃。

“我的益達?不不,是你的益達。”

赫連音也看到了服務員,可是他怎麼覺得那個服務員離自己越來越遠了呢……

這路怎麼是扭的……

白一看到路也是扭的,他眯起大眼睛,白皙的臉和耳朵都已經醉成了淺淺的粉紅色,而且,他感覺自己的腳好像踩在了棉花上。

白一彷彿迷路的小狼狗。

赫連音扶著他,他也反手抓著赫連音,在可愛的外表下,隱隱顯露出幾分陰翳。

“赫連……音……這路怎麼是軟的……走不動……我要見墨文啊……”

“摯友還需要我……”

“你要是和我搶摯友的話……我會……紮你哦……容嬤嬤上身!”

白一就是想靠近墨文一點。

赫連音緊緊蹙起眉,他是不知道自己此時的模樣,本來就像是含著一層水霧的桃花眸染了醉意,他看不清東西,就眯起眼睛。

眼尾由於醉酒有了一抹淺紅色的暈,彷彿是畫上的一抹拉長的魅色眼影,高挺的鼻梁下,是瑩潤的如同剛沾了酒水或是被親吻過的唇。

他身上那種“風流”的氣息淡了不少,反而一種彷彿古代男花魁一般的男性魅色壓抑不住的流露出來,滿身都是抹不去的瑰姿麗逸。

他低聲回答白一,“好煩,再囉嗦我把你丟出去……誒……謝謝,話筒。”

“不對,是謝謝你……給我話筒。”

赫連音努力讓自己保持幾分高傲的儀態,可是他的姿容簡直是誘人犯罪。

女服務員把麥克風遞給赫連音,很小聲地問。

“兩位先生,你們都醉了,我扶你們去休息吧。這樣會跌倒的。”

白一聽到這裡,抬起頭來,瀰漫著淺粉色的可愛的臉,配上一雙陰翳的雙眼,這樣的反差有些可怕,但是更多的是撩動人心。

白一的聲音已經啞了。

“不用你扶!我自己去!”

女服務員不敢說話了,就看著兩個大帥哥在原地踏步,不然就歪歪扭扭地扭秧歌……

都,醉成這樣了?

她不敢再看,低著頭離開。

所有人都醉了,墨文醉的更厲害了,她平時總是女扮男裝,習慣了將自己當成個猛男。

但是喝醉了,卸下所有的偽裝,她本質裡是個小乖乖。

奶甜奶甜的那種。

醉醺醺的眼睛裡是小孩子一樣的天真,彷彿一個糖葫蘆就能拐走。

她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她哥吃花生米吃噎著了更加瘋狂喝醋為了把花生米灌下去。

也不知道赫連音和白一在來到她身邊的路上,一扭一拐。

她側過頭看蕭七,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神柔順的像隻小白兔,嘟起的嘴上還帶著酒的光澤,聲音醉呼呼的,聽起來萌萌的。

“你說的是什麼……呀?”

“學習……學習呀……?”

蕭七坐在墨文身邊,看著這個醉寶寶,感覺自己的心情都變得不一樣了。

真可愛。

他的聲音帶著喝酒醉的,低低的沙啞,還帶著他本身的玩世不恭和慵懶,他抬起手,輕輕挑起一縷墨文的頭髮,低笑著說。

“對,學習知識。”

接著,他看到,墨文的眼睛亮了。

就和一盞熄滅的小燈泡一樣,聽到“學習知識”之後,小燈泡嘭一下亮起來。

墨文笑的可甜了。

她雙手撐起桌子,往蕭七身邊湊。

喝醉酒了看不清楚人,蕭七坐著,她的臉差點湊到蕭七臉上。

她長長的睫毛眨動,帶起了一陣輕輕的風。

小嘴微張,嘴裡的酒都好像變成了甜甜的味道。

蕭七的手攥成了拳頭,渾身的每一塊都繃緊,隻有心是軟的。

這小冇良心的……

喝醉酒還真可愛。

蕭七冇有什麼奇怪的想法,因為,墨文還小,就算成年了在他眼裡也還是孩子,他要嗬護她的成長……

難得,蕭七有這麼正確的思想覺悟。

這也是他現在隻能多想想這個。

墨文靠近蕭七,認真地說。

“我喜歡學習知識!”

她認真地說著,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

說到這裡,墨文還握起了拳頭,和小孩子對自己打勁兒一樣認真地說。

“我好喜歡學習!我愛學習!學習知識讓我快樂!”

蕭七冇忍住,笑出聲,蒼白的臉上滿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愉悅和溫柔。

“好好好。”

他低聲說,而後輕輕扶住墨文的腰,讓她坐直身體,兩個人悄然分開一點距離,接著他將墨文按在椅子上。

墨文還抬起頭來看他,還眨巴著眼睛,好像眼巴巴地等他教給自己知識。ia

蕭七深吸一口氣。

忍不住颳了一下墨文的小鼻子。

“你啊……要是換做彆人……你這樣子早就被……”

墨文認真地接話,“早就被教我學習知識了??”

麵對墨文純潔到一眼看到底的眼神,蕭七又笑了,“嗯,學習知識。”

他再次坐下,把手伸進衣服口袋裡。

臉上的笑意變作無奈和寵溺交織。

“這麼喜歡學習知識,怎麼這小腦袋還是傻乎乎的。”

“來,看仔細,彆眨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