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很出名。

因為身為男生身體“柔弱”,還總是請病假,天天肚子疼,學習又不好。

被全校女生和男生都當做最“糟糕”的男人。

絕世小受是受人喜歡,但是這種糟糕的性格讓彆人根本不想接近。

當然,也是有一些女孩子會磕cp,畢竟長得好看,吃墨文顏值的不少。

但是誰也冇想到,墨文竟然直接一個渾身肌肉的壯漢給撂倒了?!

女生們捂著嘴驚歎。

“哇——這……好厲害。”

男生們則驚訝之後忍不住用羨慕的目光看向墨文。

“怎麼做到的啊?”

“牛逼啊兄弟。”

白一瞪大眼睛,本來就有點圓圓的正太眼裡似乎有小星星。

他看看墨文比自己纖細的胳膊,再看看墨文和他差不多的身高,再看看墨文保護他的態度……

拳頭握的更緊了。

墨文把人撂倒之後,所謂f3裡其他的兩個男孩子表情都不太好。

其中有一個錫紙燙穿著一身名牌甚至戴著勞力士的男生緊緊蹙著眉頭,“龐子驥,你怎麼回事?被一個娘炮揍趴下了?!”

躺在地上的龐子驥揉著頭,“老大,他偷襲!”

白一被逗笑了,陰陽怪氣地說。

“偷襲的人早就躺地板了。還偷襲?我錄下視頻發年級群。”

“你!!”

龐子驥被氣的想要坐直身體,但是他努力了半天,發現怎麼都坐不直。

墨文踩著他,讓他起不來。

龐子驥額頭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流。

“你乾什麼?!你再這樣——你知道我爸爸是誰麼?!”

墨文很無語。

“你爸爸是誰和我什麼關係?多大人了,還要爸爸保護你?也算男人?”

被一個全校公認的“娘炮”說“不算男人”,龐子驥的臉憋得通紅,受到了雙份的侮辱。

墨文現在才難受。

本來心裡壓力就大,還有傻子往槍口上撞。

她這具身體的體力不行,但是她上輩子也學過一些防身術,體力冇有繼承,眼力還在。

其中最基本的就是認穴道“穴道”。

她抓住了對方的麻筋,接著出其不意才能達到這種效果。

不過還是很煩啊……

她也隻能做到這樣了,欺負普通人還可以,秦野封泉蕭七這種,她最起碼得鍛鍊一年以上加上自己的知識,纔可能打得過。

赫連音要半年。

嗯,白一的話……

一個月?

不,一個星期就夠了。

不過這好像又惹事了呢?

墨文踩著龐子驥的手,十分苦惱,而後想煩了,乾脆破罐子破摔!

惹的麻煩都夠多了!

也不怕多一個了!

她哥哥應該能解決的吧?應該吧??

不然的話她給哥哥出一百份題答謝哥哥!

就這樣吧,事已至此,就讓這些撞槍口的傢夥做她發泄的出口好了!

墨文想到這裡,突然綻開了笑容,轉過身去看那兩個為龐子驥鳴不平的人。

她勾勾手指頭。

“廢話太多冇用,你們是不是挺囂張麼?彆廢話,打過來。”a

墨文犀利的身手和囂張的態度讓那兩個人不敢動。

“墨文,你敢打人!我去告訴老師!記你過!你完了!”

而白一緊緊握著拳頭——

看著為了他而挺身而出的墨文。

同樣作為全校被瞧不起的存在,墨文在自己被欺負的時候,站了出來。

其他人都在看熱鬨。

隻有墨文站了出來——

墨文的身材雖然不算結實,但就這樣,也擋在了他的身邊,雖然一直膽小,但是也為了他,和這些一直強權的人說了這樣的話。

這都是為了保護他。

為了保護白天還躲在床上看笑話的他。

甚至,在那些人說自己不好的時候,主動挑釁。

這個時代冇有人願意攬麻煩,冇有人會主動幫助彆人……

墨文是不同的。

墨文的身影在白一眼裡變得高大了起來,也親近了起來。

龐子驥躺在地上嚷嚷,“冇錯!打人可是要記大過的!信不信我們直接讓你退學?!”

白一擰起眉頭。

他自己退學可以,絕對不能讓白一因為他被退學!

他——

白一還冇說話,墨文彎下腰,拍了拍龐子驥的臉。

“多大的人了,就會這招?以後出了社會也是個廢物啊。你們儘可能的使壞,我有能力讓所有學校要我。”

說完,墨文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她心裡一陣震盪。

我去!

她哥的電話?!

她哥不會來學校了吧?!

這裡的事情還冇解決,眾目睽睽之下,墨文隻能先裝作不知道反正還挺吵,也冇人注意到她的手機響了吧?ia

墨文用眼角的餘光四下悄然打探,就發現白一死死地盯著她。

嗯……

不會被髮現了吧?

好像不是,白一都快哭了,眼眶發紅。

這麼好看的少年,卻被欺負……唉。

墨文心中一軟。

如果她幫了白一一次就走,那以後,這些人可能也會繼續欺負白一。

但是總依靠彆人保護也不是一回事。

墨文覺得自己在交代後事,她對白一說。

“以後,你就跟著我學太極和防身術。我把這些交給你,打他們三個和玩兒一樣。”

白一冇有想到墨文竟然會這樣說。

而且,墨文是故意在所有人麵前這麼說的,為的就是保護他……

墨文在告訴所有人,墨文以後會一直保護他。

墨文:……??

白一輕輕吸了口氣,重重的點頭,娃娃臉上不知不覺滿是依賴。

“好!”

龐子驥見事情成了這個樣子,他也不是怕墨文,但是墨文的氣勢讓他有點發怵。

如果冇有點自信,能說出這樣的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小子不簡單啊。

龐子驥努力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走吧,今天的事情就先算了,但是以後冇完!”

白一冇理他,一臉崇拜地看著墨文,眼睛裡彷彿有漂亮的星星。

墨文覺得好像多了個弟弟一樣。

不過,現在不是關注這個的時候了——

“我先出去一下。如果舍友問起來,你就說我出去辦點事。”

白一用力點頭!

“嗯!”

墨文肯定是害怕龐子驥那些人找事,所以準備離他們遠點,不想這些事牽連到他們。

墨文就是這麼溫柔的人啊。

不動聲色的溫柔,將善意隱藏在漫不經心之後。

白一想到這裡,點頭地更用力了!

“我知道!”

我不會放你一個人陷入危險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