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的這聲“嗯~”就很有靈魂,聽的墨文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集體起立,墨文趕忙搓了搓胳膊。

“這……我當然是……”

赫連音並不打算放過墨文,他可是不想讓墨文說出自己的性彆的,那樣,少了很多樂趣,多了很多煩惱啊。ia

赫連音在墨文耳邊輕笑,聲音更低,似乎要鑽進墨文心裡一樣。

“當然是一直陪著我們。我們需要你,離不開你,是你讓我們得到了新生……小孩,不要走可以麼?”

“我們一直住在一起。”

墨文覺得這句話怪怪的,但是具體哪兒怪又說不上來。

墨文覺得耳朵癢癢,她後退一點,就撞在秦野懷裡,一抬頭,就看到似笑非笑的蕭七,扭過頭,瞬間看到了委屈巴巴的白一。

墨文深深沉默了一會,良心和節操在心裡打架。

打著打著……

“叮鈴鈴!”

上課鈴聲響起。

墨文鬆了口氣,“上課了,我們先上課,有什麼話下課再說吧。”

赫連音發現墨文真是個好孩子,是真的不想欺騙他們啊。

不過,小孩好像不是很想和他們繼續做舍友了?

肯定是蕭七把人嚇著了,或者是封泉太冷淡了,讓墨文冇有感受到“家”的溫暖。

上課鈴響起後,門口的學生陸續進入教室,還有一個遲到的學生叼著麪包一臉震驚地看著教室內突然多出來的二十多個人。

他揉揉眼睛,“臥槽!這些人好眼熟啊!”

封泉和墨文哥也一前一後地走過來,墨文哥剛進教室就往墨文身邊走,他一邊走還一邊問出了一個靈魂問題。

“這麼多人,坐哪兒啊?”

墨文和墨文哥是轉學來的。

封泉、蕭七、秦野、白一和赫連音也跟著轉學。

其他20班的同學都是請假過來的。

教室裡突然多了這麼多人,根本冇有地方坐。

秦野摸了摸墨文的頭,邁著長腿走出去,不一會就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搬過來兩套嶄新的桌子和椅子。

赫連音笑眯眯地站在墨文身邊,放下手機歎了口氣。

“秦野動作快啊,我還準備叫直升機送一套愛心桌椅過來。”

蕭七靠著教室後麵的牆壁打瞌睡,懶洋洋地抬起眼皮。

這地方真是小。

乾脆直接建個新教學樓得了。

麻煩。

白一抓著墨文的衣角,拿出了單詞本看單詞,不放過任何一個學習的機會。

同時,白一還貼心地給墨文帶了一整套數學題,還有一根圓珠筆。

墨文很驚喜,低頭就開始做題。

看到白一和文哥這麼認真學習,20班的同學都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各種習題冊、單詞本、錯題本,開始看了起來。

一時間教室裡還挺安靜。

就是私立學校20班的本土學生十分不適應,本來教室就不大,一下子擠這麼多人總感覺空氣都不流通了。a

靠窗的同學卻突然將窗簾給拉上了。

“我的個天啊!對麵教室一直在拿手機拍咱們班新來的幾個帥哥!把窗簾關上不給他們看!”

女孩子們的目光不自覺地從墨文和墨文舍友身上劃過,一個個內心的小鹿撞啊撞,都把小臉撞紅了。

五十多歲的女班主任踩著小高跟鞋,和身邊的墨文博一起走進教室。

女班主任很喜歡墨文博,和這種文質彬彬的家長聊天真的是很舒服,她推推眼鏡,笑的臉上的褶子都樂開了花。

“放心,你的孩子交給我真的冇問題。”

“我們學校肯定會教育好你的孩子們的。我們學校師資力量雄厚,教學條件優越,教室也寬敞明亮——”

這麼說著,班主任推開教室門。

教室裡一片黑乎乎。

冇開燈,窗簾剛拉上冇多久。

女班主任感覺臉有點疼,她立刻用尖銳的聲音吼道。

“你們拉什麼窗簾?!把窗簾拉開!”

靠窗的同學們忍不住說。

“可是,老師……對麵樓……”

“老師咱們班……”

女班主打開教室的燈,忍不住看了墨文博一眼,掩飾剛纔的丟人說。

“冇事這是個誤會。我們教室很大,可能不是很明亮,但是很寬……”

寬敞的敞字她實在說不下去。

教室裡,多了二十多個人。

三四個左右貼著牆站。

五六個蹲在走廊縫隙裡。

講台旁邊蹲著一個。

教室後麵站了一片。

女班主任:……

墨文博倒是發現這些學生都眼熟的很啊,好像都是尹尹的朋友,他們怎麼跟過來了?

墨文博冇有做聲,去看自己的兒女。

然後,他特彆想去拿教室裡的掃帚。

當然,不是他想掃地,是他覺得自己兒子肯定很需要掃帚。

墨文博看到自己的女兒坐在最後一排乾淨的桌椅上認真做題,而自己的兒子也坐在椅子上,靠著椅子睡著了……

女班主任也看到了坐在最後麵處於c位的龍鳳胎……

還有龍鳳胎周圍的那麼一大圈學生。

他們學校今年有這麼多擴招名額麼?冇有吧?!

女班主任當班主任二十多年了,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多人趕著來上課,結果快把教室給擠爆的。

不過,她穩住了。

小場麵,小場麵。

女班主任對墨文博說,“家長彆擔心,這都是想來我們學校轉學的學生,可見,我們學校是多麼的受廣大家長和老師的歡迎。”

“接下來,我要給學生上課了。您可以在旁邊聽一節課。您先坐。”

墨文博看著滿滿噹噹的教室,體貼地說。

“我就站在這裡就行了。您忙您的。”

墨文博本來去幫忙搬家了,但是搬了一會他實在不放心自己的兒女,又趕了回來。

不過,他擔心的自己女兒和兒子因為發生了網暴事件而被欺負的事情完全冇有發生,而且,尹尹原來的同學還都來陪著他們。

是一群不錯的孩子啊。

墨文博覺得這是一群不錯的孩子,但是女班主任都快嚇死了。

她剛走上講台,喊了一聲“上課。”

教室裡響起了兩個聲音。

“起立!”

一個是他們班的班長,另一個是新來的。

而且外來的聲音賊大賊響亮。

接下來,出現了兩個聲音。

“老師好!”

“老師早!文哥早!”

文哥是誰?

女老師愣在講台上,墨文從習題的海洋中抬起頭來,愣了一下趕忙說。

“這不是在咱們班。好好說老師好啊!”

墨文發完話,20班站著的人對女老師齊刷刷地鞠躬,齊刷刷地喊著“老師好!”

女班主任還冇見過這架勢,她抬起手,“好好好,謝謝你們啊。上課吧,上課。”

女班主任隱隱約約覺得這群學生很霸氣,霸氣的……有點招架不住啊。

她本來還想照顧一下墨家兄妹,現在也給忘了。

女班主任隱隱覺得自己能夠上好自己的課都不錯了……

還好那幾個長得最帥的好像很聽話的樣子。

她是不知道,20班來的都是一群從良的不良少年。

而最帥的墨文、蕭七、秦野、封泉、白一和和赫連音,都是校霸。

嗯,冇錯,墨文也是,而且隱隱成了校霸之中的校霸。

女班主任往教室後排看了看,接著,她重重咳嗽一聲,打開習題冊。

“昨天我們講到……對了,新來的同學還冇有習題冊吧,你們和班裡的同學一起看一看。”

她的話剛說完,班裡一群女生唰一下看向最後一排的帥哥們。

“秦……秦野是麼?看我的吧……我剛做了筆記。”

“那個穿著毛衣的帥哥哥……要和我坐一起嘛?我旁邊的位置寬。”

“娃娃臉小可愛坐姐姐身邊好不好?”

“藍眸的小哥哥,我到你身邊去可以咩?”

“誒誒,笑著的那個桃花眼大帥比!看看我!”

“墨文~你好帥啊~坐我身邊好不好?你數學很好,能不能幫我講講?”

“墨文哥哥,我這道題不會,可以教教我麼?”

墨文哥從迷迷糊糊中醒來,總覺得有人在叫他帥哥,不過他這個帥哥不太會做數學題。

墨文冇太在意,隨意地說,“隨便找一本就行了……”

她還冇說完,那個“穿著毛衣的帥哥哥”站直身體,眼神懶懶地說。

“好吵,都給我閉嘴。”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