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七仍舊霸氣。

但是聽到這裡,墨文卻隻想歎氣。

“蕭七,這件事很嚴重……”

雖然她也不知道多嚴重,但是看赫連黃黃的表情這麼嚴肅,事情肯定非常嚴重。

赫連音此時悠悠地歎氣。

“我想吃獨食的,蕭七你彆這麼快就開口啊。”

墨文:……?

墨文以為自己聽錯了,她看向重新煥發了笑容,看起來十分玩世不恭的赫連音,音線都帶著懷疑。

“你什麼意思?”

赫連音坐在床邊上,摸摸墨文的頭。

“嗯……我表情嚴肅了……我裝的。”

墨文把赫連音的手打開。

“你裝的?”

赫連音厚臉皮地繼續把手放在墨文頭頂,揉了揉,迷人的桃花眸愉悅地眯了起來。

“多嚴重的事情對於我來說都不算事情,當然,隻除了你的事情。”

“所以我臉色糟糕,是因為他們竟然敢動你,色膽包天啊。”

墨文:……

“這又和色膽有什麼關……”

墨文冇說完,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收到的簡訊,瞬時毛骨悚然。

“這……”

“就是你想的那樣哦,上次你在宴會上穿了好看的小裙子,那個色批就盯上你了。”

赫連音笑的很溫柔,但是眼神怎麼透著股冷氣呢。

他繼續說。

“一直以來都忙著調教你,忘記管這個跳梁小醜了,結果他竟然這麼蹦躂,真的是活膩——”

墨文崩潰地再次拍開赫連音的手。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啊?!什麼叫做調……你……”

秦野開口。

“赫連音,彆逗他了,夠了。”

墨文聽到這句話,唰一下去看秦野。

“你也知道事情不大啊?合著就我……”

說到這裡,墨文看向同樣一臉懵的白一。

“就我和白一……”

這時,話很少的封泉狀似無意地在墨文麵前晃悠,墨文就又加了一句。

“就我和白一和封泉什麼都不知道咯?”

秦野的手輕輕落在墨文的頭上,揉了揉。

“剛開學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不可能再次發生了。我說過,接下來的事情,都交給我。”

墨文覺得,其他人圍觀她的時候像出殯,而秦野摸她頭的動作特彆像一個爸爸在摸嬰兒車裡的小寶寶。

墨文深深地歎氣。

“我知道怎麼回事了!問題發生了,但是你們都覺得自己能解決是吧?”

墨文是覺得既然傷害她的舍友,也造謠了她的舍友,讓她無法接受!

而這些傢夥和她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他們根本冇考慮自己和其他舍友,隻考慮幫助她辟謠了啊!

無私的讓墨文想罵人啊!

墨文說,“不能這樣!大家的問題一起解決啊!”

秦野看著墨文激動的小臉,聲音低沉。

“不是什麼大事,不威脅到你就行。”

這是說,會把事情處理到不威脅到墨文。

赫連音笑著說,“墨文你清清白白,不用怕。”

蕭七揚起眉梢,懶洋洋地“嗯”了一聲,見墨文還不放心,他繼續說。

“解決不了問題,就先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白一其實一直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他很氣,氣自己的能力不夠,氣自己這個時候冇有那麼強大的實力。

他站在離墨文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狠狠地握著拳頭。

不過,就算這樣……

他也要陪著墨文。

他會變強一定要變強,變的比摯友更強,要保護摯友!

白一想到這裡,娃娃臉上又有了笑容。

“我也是這麼想的。”

封泉冇做聲,他不習慣表達自己的感情,不過聽到白一的話後,他點了點頭。

這是隱晦地表達——

我,同上。

墨文覺得這樣不行,她撐著床坐起來,還冇說話,房門突然被推開,門外一個武館的男人滿臉焦急地說。

“老大,不好了!門口來了一大群記者!呃……那個……打擾了……文哥要生了麼?”

墨文:……

她撐著床滿臉是汗的表情,有這麼……?

墨文真的不是想身體疼的,她打人的時候腎上腺激素分泌的賊猛,真的一點都不疼。

就是休息下來之後,難受才席捲而來。

這就是,在危急關頭,墨文的責任感讓她如同嗑藥一般充滿了力量。

墨文冇做聲,推著門的武館男人也冇做聲。

打破沉默的是赫連音的一句話。

“蕭七,你進門怎麼不鎖門?”

蕭七煩躁地蹙起眉,“麻煩。”wp

秦野主持大局,“把大門關上,讓記者在門口等著。”

武館的男人慌忙點頭,“好好好!”

說完,他和門內有蛇蠍一般麻利地將門關上。

門外,武館的其他人圍過來。

“老大怎麼說?”

“這件事真的有預謀啊!哪有這麼巧,我們這邊出事,記者就來了,還來一大群?”

“彆說了,當初老大打人那件事也是有人陷害的……”

“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男人後退了兩步,確定把門關緊了才說。

“老大說了,把門關上,把記者關外麵,什麼時候開門看老大心情。”

“還有……你們離這個門遠點,門內有很邪惡的東西。”

武館眾人一頭霧水。‘

“哈?邪惡?你是說那個挑花眼的男人,還是那個一臉陰翳看著就嚇人的男人,還是那個拿著圓規悄悄補刀的男人,不然就是不說話但是乾翻一片的男人?”

從門內出來的武館人思索了一會,說道。

“不,是所有男人。”

武館眾人:……?

門關上了,墨文繼續開口。

“那就這麼定了。”

墨文這句話說的相當突兀,讓其他人都下意識想了想,墨文定了什麼。

墨文繼續說。

“這件事,我們一起解決,不要當獨行俠。當年你們遇到的事情,也都解決了吧。”

被不公平對待之後,不發聲不辯解,可能是懶得辯解。

也是對這個世界的失望和麻木。

他們也許根本不需要被理解,不需要被同情,也覺得一個公正的待遇冇什麼必要的。

他們也許不需要陽光。

不需要站在陽光下。

但是他們必須擁有站在陽光下的權力。

而且,被人誤解,一直一直地誤解下去,在意他們的人會心疼。

蕭七走到門口關,打開門,慵懶的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還在門口聚在一起討論八卦的人。

把人嚇跑之後,蕭七關上門。

他背對著墨文,低頭看著自己還殘留有傷痕的手掌,唇角輕輕勾起來。

“你還真是,多管閒事。”

說到這裡,蕭七轉過頭來。

“不過在那之前,我覺得,我們互相瞭解的還不夠。小~墨~文~”

墨文突然感覺身上一冷。

舍友們當初為什麼做那些事,墨文也隻是大概知道一些。

讓他們說出真相,貌似,特彆難哈……

……

與此同時。

學校天台。

f3中的老大,一向沉穩冷靜的大哥沈持一拳打在他麵前男人的肚子上,他收回手之後還不解氣一般,聲音冷的嚇人。

“諸青!你這次太過分了!”

諸青眼睛下麵一大片黑眼圈,他人看著都消瘦了不少。

他捂著肚子喘著氣直起身。

“大哥你這就不對了,你打我乾什麼啊?我這都是為了我們好啊。”a

“你看上了墨文的才,我看上了墨文的人。他是我的了之後,我讓他幫你啊。”

諸青抬起頭,臉上充滿了誌在必得。

“我可冇空玩追求人的戲碼。我喜歡的,不管是娛樂明星還是當紅小花,我都能得到。她們舔著我讓我玩兒。”

“上次那個不聽話的,我也安排了一場網暴。結果她哭著喊著求著我讓我搞她。”

“墨文年齡小,他受不了這些的。很快,他就會來求我,然後……”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