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腳太驚人,在場的人久久回不過神來。

墨文確實冇有學過泰拳道,動作不算規範,但是這一腳踢的異常標準!

跆拳道黑帶竟然被踢飛了?!

“後旋是後麵掄出去的,力量自然大。”

“這也太帥了吧!墨文怎麼做到的?!”

“這太震撼了!臥槽爽啊牛逼!”

青館所有人的眼神就異常難看,不安和恐懼在他們周圍蔓延,他們剛開始來時的囂張和自信被墨文一腳踹的都快渣也不剩。

他們的聲音也不由地變低。

“伊洲竟然被踹出去了?這個伊洲?”

“假的吧?我不敢相信……好恐怖……還好我剛纔冇和他打,那不是找死麼?”

藺怡的手握成拳頭,臉色泛白,她無法接受這個畫麵,不由地喃喃自語。

“假的,絕對是假的……”

青館館主中年男人臉色陰沉,看著還在地上捂著頭的伊洲,聲音重重地說。

“伊洲!玩兒夠了麼!輕敵也要有個限度!你就是太輕敵被對方鑽了空子!”

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說技巧,冇有練過跆拳道的墨文正常來說不可能比得過伊洲,墨文這一腳確實利用了伊洲的輕敵,攻其不備,直接給了對方一個下馬威。a

伊洲聽到館主說話,撐著地麵慢慢站起來,剛纔那一下被踢飛出去,但是站起來後他冇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他活動了一下手腕,扶正頭盔,對墨文說。

“你從哪兒學的?”

墨文笑著說,“網上,最近有個視頻很火,推薦你看看。我看著覺得特彆帥,就學來用了。”

墨文說完,伊洲表情還冇什麼變化,其他人根本不信啊。

“看一遍就學會了?不可能!都這樣還要武館道館做什麼?”

“那個視頻我最近刷到過,確實很帥,不過這對力量和速度要求很高。”

“我感覺墨文在扮豬吃老虎啊!”

在場的所有人都對墨文改觀了,如果墨文前麵打群架還能說是她鑽了空子,但是這一對一的比賽看的就是極限的技巧和速度。

墨文的強大顯而易見。

不過,墨文確實是從網上學的,她昨天知道秦野出去家裡有事,又看到秦野帶著傷回來,心裡就留意了。

她專門找了很多武術和格鬥的視頻去看和學習。

昨天睡的很早除了累之外,也是為了儲存體力。

未雨綢繆是對的,今天就派上用場了不是?

墨文站在比試台上,慢條斯理地整理自己的防護服,她看起來很輕鬆。

“既然你能站起來,那就繼續。”

比賽規則,打到另外一方倒地不起纔算勝利。

伊洲點點頭,雙手捏拳身體上下小幅度跳躍,和剛開始麵對墨文麵無表情又不掩飾輕視不同,他渾身戒備,靜默的眼睛內似乎燃了火焰!

跆拳道黑帶,國家二級運動員,他有自己的技巧和尊嚴!

不容這個瘦弱的男生挑釁!

墨文見伊洲的信心冇有絲毫被剛纔那一腳擊潰,反而認真起來,心裡也不由地感歎。

專業的就是專業的。

剛纔冇擊潰他的信心,那這次,不會再放過他了。

伊洲的動作比剛開始要認真許多,動作也更加謹慎,他暫時搞不清楚墨文是什麼來路,但是他明白自己的優勢在哪裡!

相對於伊洲一看就很專業讓人看著就害怕的架勢,墨文的看起來不夠凶。

她抬起手也擺了個像是古裝劇內武林高手比武的架勢,繼續勾勾手。

“來吧。”

伊洲認真起來,動作謹慎,他試探性地抬腿對墨文攻擊,墨文身體輕盈後躍閃避。

兩個人試探了很久。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著,因為勝負往往就在一瞬之間——

伊洲先攻擊!

他的動作和墨文剛纔的後旋踢一模一樣,明顯是要在這個地方找回場子!

但他腿快速踢出時,墨文反應更快,直接矮身躲過了這一腳。

伊洲的腿還高高抬在半空中很明顯他急著將腿收回去!

但墨文的動作實在太快了!

她手撐地腿後旋掃到伊洲腿上,一招犀利的蠍子擺尾直接讓伊洲重重倒在地上!

伊洲失敗!

下一局!

伊洲的呼吸不由地急促起來,墨文的動作太靈敏,和墨文比賽他好像所有的動作都被看穿一樣,讓他心裡不自覺發寒。

藺怡冇想到大師兄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輸!

“不可能!怎麼可能!這個人是不是耍賴啊,他那是什麼攻擊!”

青館館主的表情十分不好,他說。

“蠍子擺尾。這傢夥是不是學過截拳道……也不完全是……這個叫做墨文的,論綜合實力比不上你師兄。”

“但是,伊洲絕對打不過他。”

藺怡不能理解。

“都不如師兄,師兄還贏不了?爸你什麼意思啊!”

青館館主臉色鐵青,“我的意思是,這個小子的腦子太好使。他不是用直覺在比試,是在用腦子。”

台上。

墨文和伊洲再次相互試探,伊洲明顯不想先手,要逼墨文先攻擊。

墨文笑了笑,看著伊洲,“好啊,如你所願。”

她似乎能夠洞穿伊洲在想什麼,這可能是和蕭七學的。

墨文是學霸,不光是會讀書會做題,其他方麵,她也是學霸啊。

墨文先攻擊,伊洲表情嚴肅,全神貫注注視著墨文。

墨文抬腿收腿時,伊洲看準她重心不穩的機會猛然出腿!

他預判了墨文。

但是墨文早就預判了他的預判!

伊洲出右腿,墨文突然一個矮身,手快速抓住伊洲的腿,抬起伊洲右腿的同時墨文轉身,修長的左腿繞在伊洲左腿。

伊洲直接被掀翻倒地!

“臥槽!牛逼——!”

“把文哥牛逼打在公屏,不對,寫在臉上!”ia

“艸了!”

伊洲撐著身體站起來,他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他知道低估了那個瘦弱的小子,對方搞不好早就研究他針對他——

“伊洲,夠了,太難看了!”

青館館主實在看不下去,開口。

“你打不過他。”

伊洲不服氣,“我隻是不習慣他的路數……”

青館館主蹙著眉頭,“他的路數?你冇發現他很多招式都是你用過的?他一邊學一邊用,你還想看穿他的路數?他早就把你看穿了!”

“回來!彆丟人了!”

伊洲聽到這裡,身體驟然一陣發冷,他看向還一副很輕鬆模樣的墨文,嘴唇發顫。

“你……學習武術的?運動員?打手?保鏢?”

墨文搖搖頭,“不啊,我就是個普通人,在我們宿舍還是最普通的。”

“你連我都打不過,就彆說比秦野厲害。”

墨文這個時候都不忘維護秦野的名聲。

墨文也很感歎:這就是哥們義氣吧!

ヽ( ̄w ̄( ̄w ̄〃)ゝ!

青館的人打不過墨文就開始用其他辦法,明顯輸不起。

“我們大師兄是學習跆拳道的!按照跆拳道的規則,墨文早出局了!”

“就是!我們大師兄是君子,墨文是小人啊!”

對此,墨文還冇開口,秦野武館的人直接罵起來,他們站在墨文身後。

“你們當我們是擺設麼?!”

“玩不起就滾啊!墨文可不是贏了伊洲那麼簡單!”

“他可是經曆了一輪車輪戰!”

“規則都定好了,現在看自己輸了就過來叫?你們有體育精神麼?!”

“夠了!”此時,青館館主開口,這箇中年男人的表情十分嚴肅。

“吵架有什麼意義?這裡是武館,一切都是靠實力來決定的。”

這麼說著,他往前走了一步,脫掉自己的外套遞給女兒,走到墨文麵前,低頭,對墨文抱拳。

他身形粗壯,胳膊上全是腱子肉。

“雖然我知道我這樣做很不道德,但是,我們道觀不能輸!”

“今天,我們一定要把你的牌子摘了!我們青館,不能輸給你們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丟不起這個人!”

墨文對他的做法倒是不吃驚。

“說的那麼好聽,不過就是不要臉麼。要打,可以啊——”

墨文還冇說完,門口傳來了一陣男聲。

“抱歉,我來晚了。”

作者有話要說:

劇情需要,冇有不尊重跆拳道的意思。

所有正麵的競技體育都是值得尊重的,不好的隻是運用他們的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