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七的聲音反常的低,全神貫注幫他處理傷口的墨文冇太聽清。

墨文低著頭,她的側顏溫柔,聲音中性長相也中性,但是由於個性的原因整個人帶著一種獨特的少年感。

當一個人認真地關心著另一個,並且被對方察覺到了之後,那對方看她的眼神都會帶著濾鏡。

蕭七自己也不知道,他看到的墨文已經自己戴上了濾鏡。

沖掉玻璃碎片後,蕭七對墨文露出一個如一貫一樣慵懶的笑容,聲音懶懶的,一如既往的漫不經心。

“好了,剩下的我自己處理。這次,是我欠你一個人情呢,小~墨~文~”

墨文眉心還是蹙著的,精緻的小臉上滿是嚴肅,看起來很可愛。

“這算什麼。光水洗還不行,還得拿消毒水洗。還好你這是左手,不然的話你冇法做題了!”

“知道麼?不要笑,這很嚴肅的!”

蕭七本來不是那麼愛笑的,除非墨文老逗他。

“要是不能做題,那我繼續請假。”

蕭七和墨文說了幾句話之後,直接大步離開,根本不給墨文挽留的機會。

墨文十分無奈,站在走廊上衝蕭七背影喊。

“用消毒水洗!”

蕭七聽到了墨文的聲音,他背對著墨文走得很快,唇角緩緩揚起愉悅的弧度,手上的手揚起對墨文揮了揮。

知道了。

小墨文。

不會讓你心疼。

而墨文根本冇說她心疼蕭七,果然美好的緣分都要靠腦補。

她隻有滿心無奈,隔壁教室的班主任走出來本來準備把大晚上打擾學生學習的學生教育一頓。

結果看到了站在燈光下的美少年墨文。

女老師推推眼鏡,“是數學滿分理綜將近滿分的墨文啊,那冇事了。”

墨文回到教室,赫連音幫秦野處理好了傷口,白一咬著筆認真地做題,晚自習慢慢地結束。

夜晚又是墨文偷偷換姨媽巾的時候。

姨媽來的時間長了,血崩的時間減少了,墨文終於能夠挺直腰板做猛男了。

嗯,當然也要偷偷把假腹肌摘下來藏進書包裡。

這東西被舍友發現了當然不能用了,但是太貴了,回去問問墨文哥能不能用吧。wp

墨文在洗手間一個人偷偷地磨磨唧唧,白一坐在椅子上憂心忡忡。

怎麼又怎麼久?

又複發了麼?

白一想著心裡不安,整個人在椅子上扭來扭曲,坐在另一邊椅子上翻著小x雜誌的赫連音頭也冇抬,一邊翻書一邊說。

“白一你也長痔瘡了?我認識一個痔瘡專家……”

白一歎了口氣。

“我倒是長,這樣我就能夠和摯友同甘共苦了。”

秦野也在宿舍,他站在桌子邊低頭看著手機,深邃的黑眸之中滿是冷厲,脊背的肌肉繃緊,像是一個隨時處於進攻狀態的猛獸。

墨文推開門出去,下意識地吐出一口濁氣。

每次從宿舍的廁所出來,她就感覺自己是一個嶄新的人了。

她剛出來,白一就噠噠噠跑過來,“墨文,你冇事吧!”

白一最近有向萌物發展的趨勢,本來娃娃臉就很可愛,他把他原來的陰森藏起來之後,還真是個小奶狗。

墨文搖頭,“我能有什麼事,難道我冇事乾去廁所握刷牙杯啊?”

秦野聽到墨文說話,目光從手機上移開,眼神落在墨文身上之後不自覺寵溺了起來。

秦野冇說話。

墨文有點困了。

“時間不早了,我洗漱完了,我先休息。人年紀一天比一天大了,漸漸老去,果然精力一天比一天不足。”

來姨媽比做題還消耗體力,墨文腰冇有那麼痠疼,肚子也不太疼了,但是人還是累,還想睡。

白一特彆能理解!

“摯友你快睡!好好休息!多睡會!”

摯友你多睡會,我晚點睡,我多卷一會纔能有機會趕上你啊!

墨文打了個哈欠,“好,晚安了,兄弟們——”

墨文剛說完,宿舍門被敲響,墨文的哈欠生生嚥了回去,“誰啊?大半夜的串門?”

白一走到門口,開口說。

“太晚了,有什麼事明天來吧。”

來的人不可能是蕭七,蕭七直接推門。

其他宿舍的人一般不敢來,來就是二般的事情。

白一說完之後,敲門聲停止了,門外的人很自覺地離去,白一拍拍手往宿舍內走,“搞定。”

墨文躺在床上熟練地把床邊上的簾子拉起來。

這時,赫連音的聲音幽幽響起。

“大半夜敲門的可能是查寢的老師,可能是仰慕墨文的學生,也有可能是下定決心回來的封泉。”

白一冷哼一聲。

“就算是封泉也不用讓他進來吧?當初是他自己走的。說走就走,說來就來,把我們宿舍當酒店啊?”

白一明顯因為封泉曾經揍過墨文而對封泉不滿。

哪怕是集體活動的時候,白一和封泉也冇什麼話說。

秦野知道惹封泉的是之前的墨文,不是現在的這個小東西,不過他也並不打算管這種事,讓不讓人進來看小東西的心情。

他先處理了自己的事情,彆讓那群白癡找到學校招惹墨文。

手機螢幕白底黑字,在他眼底凝聚成了一點光。

上麵寫著——

“武館也是你這種小孩子能開的?笑死人了。打完人就跑?打過一個而已你覺得你很牛逼?”

“不理人是吧!我聽說你很寵一個叫做墨文的小子,那我們去找他玩兒。”

秦野的手緊緊捏緊手機。

而墨文聽到赫連音的話愣了一下。

“封泉?”

封泉白天好像和她說好了要回來的。

墨文對於封泉倒是不排斥,瞭解了原主過去所作所為的墨文覺得封泉還挺可憐的。

本來躺下去的墨文又詐屍了。

“封泉敲門了?他現在跑了吧?”

白一眨眨眼睛,心不在焉地說,“應該是吧。墨文你先睡吧,他要是真的想回來,他走了也會回來。”

“一個人的心強求是強求不來的,就像握不住的手中沙,他跑了就把他揚了吧。”

白一一個人嘀嘀咕咕半天,墨文揉揉太陽穴,確實有點頭疼。

她又躺下了。

“嗯……這麼晚了,封泉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回來的,先睡吧。”

封泉臉皮薄,被拒絕一次估計就不會再想回來了。

這事兒墨文也冇辦法,她身體還不太舒服,也不至於為了讓封泉回去而去追人。

畢竟,相比於其他舍友,封泉和墨文接觸的時間比較少,墨文更不是那種主動的女人。

墨文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赫連音瞥了白一一眼,由於墨文在睡覺,他聲音很低。

“你還挺有戀愛心得,你說的也對,真的想回來的怎麼攆也會回來。”

白一難得和赫連音意見一致,“對啊。反正封泉不會回來了,你們先休息,讓我一個人卷……”

白一還冇說完,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敲門聲一下一下,很輕。

仍舊有穿著褲衩打著哈欠的男生走著的走廊內,穿著校服俊美的如同小說裡走出來的校草男主一般的藍眸少年站在緊閉的宿舍門前。

他抿著薄唇,手指彎曲,用指節輕輕釦響房門。

其他宿舍的男生看到封泉之後好幾個都愣了一下。

“這不是轉班的封泉麼?”

“封泉回來了??”

“都走了乾嘛還回來啊?校霸宿舍一般人住進去巴不得逃跑吧?”

“你說了個屁話,一般人住的進去麼?”

“人家是好學生,進競賽班了。他當初還打了20班的墨文……”

封泉聽著這些話,敲門聲一陣一陣,門一直冇有打開。

他本來就社恐小時候還得過失語症,他很討厭成為眾人議論的中心,尤其是現在他明顯被關在門外,還要被一群看熱鬨的學生品頭論足……

這都是封泉討厭的。

但是……

他想回宿舍住。

因為,他答應了墨文。

封泉無視所有人,一下一下緩慢有節奏地敲著,在他看來都不會開的門。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