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導主任進來之後,注意到了封泉一直按著的椅子,他體貼地說。

“封泉準備坐呢?坐吧坐吧,和我講話不用太拘束。”

封泉繃著薄唇,等到教導主任坐到辦公桌後,纔對墨文說。

“給你坐的。”

墨文以為封泉不好意思坐,也很體貼地說。

“不用不用,你快坐吧,你見你扶椅背半天了,也累了吧。我想坐我自己就拖椅子過來坐了,你不用不好意思。”

封泉:……

封泉的手再次捏緊椅子,而後等他鬆開手,他抓住了墨文的胳膊。

墨文一臉問號,“嗯?”

封泉克服不好意思,認真地說,“給你坐的,你身體不舒服。坐著好點。”

墨文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封泉按著這個椅子半天,突然給她坐,不過教導主任都來了,他們這樣磨磨唧唧似乎不太好。

墨文坐下了,封泉站在墨文身邊唇角不自覺上揚,就像終於輔佐他的王登基,而他在一旁如同最忠誠的騎士一般露出了欣慰與滿足的笑意。

以上的畫麵是教導主任這個老男人腦補的,他之前當過語文老師,這個寫小作文和腦補的能力還是挺強的。

老男人內心不由地感歎:這就是青春麼?這是他不花錢能看的麼?

這哪叫磨磨唧唧,這叫膩膩歪歪!

教導主任一陣腦補,表麵上還是一本正經的模樣。

“咳咳,好了麼?封泉你要是累了也坐啊。墨文身體不舒服這件事我也知道,墨文要注意身體,身體是革命和學習的本錢。”ia

“好了我們長話短說,這次過來是學校想給你們參加全國中學生英語能力競賽的機會,這個競賽是學校統一報名的。”

“當然,平時成績很重要,學校給你們兩個的隻是機會。至於能不能參加,還要你們自己爭取。”

教導主任說到這裡,目光直直地看向墨文。

“咱們學校的校風你們也知道,學習第一,實力至上。”

“學校的分班也說明瞭這個問題,好學生放在一起,成績差的也都放在一起,比如20班的學生,基本被學校放棄了。”

“學校保持著高升學率,1班考重點,其他班級的學生考一二本,其他學生愛考什麼,學校也不用他們提高升學率。”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每個年級最後的班就像是放一個年級成績差的渣子一樣。雖然冇有人說,但是大家約定成俗。”

“嗯,直到最近,20班不一樣了……墨文,你的班級學生聯合找校長,說他們的成績不對勁。”

“這件事引起了學校的高度重視,經過年級考試組的認真檢查,你的班級不少學生成績被誤判,班級集體成績提高了超過200分。”

教導主任露出了笑容。

“這件事讓全校的教職員工反思。我們可能一直對差生存在偏見,對20班存在偏見。”

“學校裡每一個孩子都代表著父母的希望,承擔著自己的未來,我們做錯了很多事情。”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們也改了原先隻看平時成績的規定,給高三奮起直追的黑馬們一個展現自己我的機會。”

墨文很懶得聽這些,她知道可能是校長派教導主任將這些話傳達給她,讓她傳達給班裡的學生。

等到教導主任說完,看到他用期待的目光看著自己,墨文歎了口氣,才說。

“我應該說什麼?謝謝?老師應該做的就是傳道授業解惑,學校就是要平等的對待學生給學生們一個好的學習環境。”

“高中還是義務教育,搞學生分級搞差彆待遇搞成績鄙視鏈,這是為了激勵學生還是為了創造效益,你覺得所有人不知道麼?”

教導主任噎住了,“這……”

“因為你們終於意識到錯了,意識到做的不對了,一句‘可能存在偏見’就能抹平一切了?”

墨文繼續說,“因為成績不好人品不好,可以被其他學生討厭。”

“但同學打架,老師要做的是製止,勸和,讓他們明白打架是不對的,但是也要瞭解真相,教育他們,讓犯錯的人付出代價。”

“而不是拱火,偏袒,由於自己的偏見去判斷一些事情。”

很多話墨文想和校長說,一直冇有時間說。

既然校長叫教導主任來當傳話筒,那墨文也有話想要傳達給校長。

“掙錢很重要,但這是學校啊!這不是商場,這麼有頭腦怎麼不去開公司呢?”

“多花點心思在幫助學生身上,整治校風什麼,不比說漂亮話好多了?”

教導處主任被墨文懟的說不出話來,等到墨文說完了,他也認真聽進去了,忍不住說。看書喇

“對啊,我也覺得。我去和校長說,不過我說的話肯定就委婉點了,畢竟那是我上司,得罪了我被調職了就麻煩了。”

“畢竟上有老下有小,我還指望著多掙點工資養老婆養兒子,唉……”

墨文理解,“你不方便我去說就行了。希望咱們學校越來越好,希望不公平的事情越來越少。嗯,不好使我說太多了,主任你繼續說。”

教導主任被教導了一番,如果是其他人這麼說他就生氣了,但是墨文說的話,他覺得有道理。

畢竟,墨文可是高一剛開學就經曆了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欺淩”,而且,她也在慢慢改變學校的風氣。

教導主任打開抽屜從裡麵拿出兩份檔案,“你們都填一下。等後續需要校內選拔名額的時候我會通知你們。”

墨文和封泉拿著檔案往辦公室外走,封泉忍不住側目看向墨文,這個少年好像在閃光一樣。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是人的常態也是自保的選擇。

但更有能力的人,總是會承擔更大的責任,有更大的野性和更強的責任感。

墨文……真的很優秀,很溫暖……

墨文翻著檔案,看了看覺得也冇什麼意思,結果抬頭正好看到封泉看著自己,她歪了歪頭,“怎麼了?”

封泉眼神緩緩遊移,他打開辦公室的門,低聲說。

“冇、冇什麼……對了,你還願意讓我回去住麼?”

墨文覺得冇什麼問題啊,她正準備說話,辦公室門口一群20班的人突然圍了上來。

這次白一衝在最前麵,白一的娃娃臉上滿是震驚。

“墨文!下節數學課,咱們班有新數學老師了,你猜是誰?!”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