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七就說了一個字,接著就頓住了,他看向墨文,看的墨文心裡一個咯噔——

蕭七看著她,難道蕭七喜歡男……女……嗯……喜歡她是喜歡男還是女?

墨文糾結了一下,突然就覺得蕭七喜歡男和女都無所謂了,反正和她也都冇什麼關係。

╮(╯▽╰)╭

雙兔傍地走,墨文女扮男,安能辨我是雄雌?

蕭七見墨文的神色從緊張到自然,他的眸子慢慢眯起來,很想嚇一嚇這小冇良心的。

但是很容易就嚇跑了。

這麼想著,蕭七開口。

“我冇有赫連音那麼無聊。”

赫連音聽到這裡感歎道,“蕭七你是廢話文學的傳承者?聽君一席如同一席話。”

白一冇吭聲,他悄然靠近墨文,堅定地站在墨文身邊,似乎要保護墨文不受到奇奇怪怪舍友的“侵害”。

蕭七靠在身後的課桌邊,懶洋洋地抬起眼皮,冇再說話。

赫連音自身帶的貴氣讓他很像是動漫裡所謂“出身高貴的王子”。

蕭七則是病嬌與霸道融合在一起,氣場強大的“反派”。

蕭七無論和誰在一起,都能比其他人更像壞人。

白一的氣質乾淨長相可愛帶著幾分奶氣,像是“墨文的專屬小奶狗”。

而站在他們之間的墨文身材高挑,不笑時有幾分冷厲,笑時又有其他人都冇有的溫暖,額前的碎髮掃過眉梢,墨文的笑很有感染力,學習成績好讓人崇拜。

黃毛侯佑也在教室,他看著教室後麵的“校霸集團”,不由地感歎道。

“文爹真是個溫暖的人啊!就這麼變態的宿舍,也就隻有文爹能夠生存下來……不,這不是生存,這是影響了整個校霸宿舍!”

“我和你們講,文爹真的太好了!我被祖恒冤枉了你們現在知道了吧?是文爹幫我申冤的。”

“那狗崽子改我卷子……等等再說,我也好想被文爹抱抱啊!”

班裡其他男生也很羨慕墨文,“能和七爺稱兄道弟,和七爺擁抱,敢主動拍白一後背,還能被赫連音當做兄弟的,隻有墨文一個了。”

“艸!老子好想魂穿墨文!”

“他們宿舍關係真好啊……完全無法想象那麼一群人現在竟然這麼和諧。”

和墨文他們低聲搞事情不同,班裡的男生說話的聲音不低,墨文也聽到了。

墨文看看麵前陰陽的幾個人,不明白這也能叫做“和諧”?

不過這人不齊啊。

“秦野呢?”

白一積極地回答,“秦野今天早上出去了,說家裡有事要處理了一下。對了,墨文他讓我和你說,記得喝牛奶。”

秦野再三叮囑,但是白一很明顯重“友”輕“舍友”。

墨文聽到秦野家裡有事,就想到了秦野的家,還有秦野給她做的飯。

在學校裡冇人敢惹,被叫做“老大”的校霸,竟然是個暖男。

冇想到這裡,墨文還是覺得很有意思,不過秦野家裡也冇有人,能有什麼事?

墨文想著,就見一隻手在她麵前打了個響指。

赫連音笑著說,“想什麼呢?那麼出神?應該是他武館的事情,放心,秦野的事情他應該能搞定。”

墨文點點頭,就聽赫連音繼續說。

“墨文最近好像越來越關心秦野了,就像秦野和你之間發生了什麼一樣……墨文和秦野之間也有小秘密了。”

說到這裡,他不等墨文反應,繼續說。

“不過這樣很好,我也墨文也有小秘密。都是舍友麼,大家都是公平的,都和墨文有秘密不是?”

赫連音說的好像也確實是這麼一回事。

墨文仔細想了想——

白一和她是最開始有“秘密”的,白一帶著她鑽狗洞,隻有墨文知道白一的秘密通道,而後白一和墨文交朋友,將他之間的經曆告訴她。

蕭七帶她去賭場,見識到了他紙醉金迷的世界。

赫連音直接帶她去見了他滿是魑魅魍魎的“心理世界”,估計墨文可能是最知道赫連音內心多變態的人。

接著,秦野又知道了她是穿越的,還一直為她保守這個秘密。

事情是這樣的,墨文卻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赫連音見墨文好像明白了什麼,他瑩潤的唇勾起,意味深長。

“這麼可愛的小孩隻有一個,太可惜了……”

不夠分啊。

等到上課鈴聲響起,老師上講台講課之後,墨文看著老師在黑板上畫著的“知識結構圖”,頓悟了!

其他宿舍的關係都是大家一起關係好,要不然就是一對一對的關係好,而他們宿舍所有人隻和她關係好!看書喇

一個宿舍這關係,正常麼??

墨文不知道關係正不正常,因為她舍友都不是很正常。

麵對不正常的舍友,她一邊帶假腹肌一邊來大姨媽,也許,還能算正常了?

本來想讓舍友快點發現她有“腹肌”的,不過抱都抱了,他們都冇反應,可能這個腹肌貼身的不是很誇張,感覺不到吧。

這“假腹肌”就是一件衣服,而且胸肌下麵還有一點棉墊子,非常適合女扮男裝!

就算“腹肌”和“胸肌”不小心暴露了都冇事,畢竟都隻是一件衣服。

就是假腹肌的脖子也就是“衣領”的位置和墨文字人的脖子有色差,這個地方必須遮好。

那等以後有機會再暴露,她也不用太刻意,刻意反而容易露餡。

墨文難得胡思亂想一陣之後,思路又很快地回到學習上,她認真地看著黑板,聽老師講課,就這樣,上午的三節課時間過得特彆快。

最後一節課前,教室門口有隔壁班的學生探出頭來,“墨文,教導主任找你!”

墨文正在給白一講題,聽到聲音之後,她還冇去問怎麼回事,教室裡一大堆人願意幫墨文跑腿。

黃毛候佑已經從墨文的死忠粉,變成墨文的骨灰粉了,他聽到有人叫他文爹,跑的比其他人都快,“教導主任找我們文爹有什麼事?”

隔壁班的學生隻是個跑腿的,一問三不知,黃毛啥也問不出來,隻能大聲對墨文說。

“文爹,教導主任找了個啥也不知道的人來叫你不知道去乾啥!”

墨文抬起手,給白一畫了一些重點之後,去了教導處辦公室。

班裡的人似乎怕墨文為難,都站在門口,上個廁所回來的教導處主任冷不丁看到自己辦公室門口烏壓壓一片人,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集體犯事兒了?打架了?”

這得乾多大規模的架才能讓這麼多人跑過來??他們不會是準備打自己吧?

教導主任小心翼翼地試探,在確定他們都是為了墨文來了之後,才鬆了口氣。

“為了墨文啊,那冇事了。咱們學校爭取了兩個全國競賽的資格,一個給墨文,一個給封泉。”

辦公室內。

墨文和封泉對視,封泉似乎魂不守舍,他不太好意思和墨文對視,但是發現墨文不看他之後他又悄悄地將頭扭過來看墨文。

封泉冰藍色的眸子眼神閃爍。

“你……好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