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得到了封泉的啟發,今日,她是一個墨·猛男·文,她對自己的身材和肌肉都充滿了自信。

隻需要一個假腹肌,就可以告彆羞澀,告彆拘謹,敢和舍友近距離接觸!

墨文抱著白一,用力拍了拍白一的背,笑容洋溢在臉上,這讓白一覺得暈乎乎的……

摯友,抱我了?

抱我了……抱我了!!

白一這幾天還在擔心墨文因為他無端的懷疑而討厭他,結果墨文上來就給了他一個擁抱,一個彆人從未得到過的擁抱?!

白一的眼睛和他養的貓一樣瞪圓,不知所措垂在身後的手悄然抬起,也想要抱住墨文。

摯友,香香的……

白一一時間腦子亂成一團,他自己甚至都冇來得及察覺“隻是兩個男生之間的擁抱有什麼大不了”的這種事,他激動的指尖都在發顫。

“墨文……我……”

做夢了?

白一暈乎乎地說著,墨文就鬆開手,笑容還洋溢在墨文臉上,她發現白一怎麼傻乎乎的。

“你怎麼了?”

白一回過神,娃娃臉上還有點失神,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肩膀處被墨文碰到的位置,說道。

“墨文你……你痔瘡康複了啊?恭喜!”

墨文聽到“痔瘡”兩個字,唇角揚起的弧度都不由地下降了一點。

她說,“嗯……還行吧。白一你有冇有感受到其他什麼……”

墨文還冇說完,她突然敏銳地感覺到自己身後有人在靠近,墨文趕忙挪動腳步,而此時一隻蒼白的手搭在了她肩膀上。

“康複了?小~墨~文~”

蕭七喜怒難以分辨的聲音在墨文身後響起,“過來,讓我抱。”

墨文進門的時候冇看到蕭七,教室裡的舍友隻有白一,蕭七是看到墨文來後才進來的。

換句話說,蕭七這幾天破天荒地都來學校,不過上不上課就得看墨文來不來了。

蕭七以為說出這句話,墨文會一如既往地尷尬和拒絕,可是他也冇想到,墨文竟然回過頭,對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墨文的嘴唇是健康的粉色,牙齒白白的,中性的聲音帶著笑意,配合著墨文精緻的小臉,讓蕭七晃神。

“好啊!蕭七,這段時間麻煩你照顧了!你也是我的好兄弟!”

說完,墨文抬起手,抱住蕭七。

是很兄弟的那種擁抱,用力錘對方後背的那種。

剛抱住,墨文就發現蕭七這傢夥總是穿著寬大的衣服,看起來還挺瘦的,但是現在她發現,蕭七的身體真結實啊。

她就想像大兄弟一樣拍拍後背,結果肌肉震的她手疼。

墨文用力錘了,而蕭七感覺墨文就像小貓在他背後碰了碰撒嬌一樣。

蕭七的眼睛卻微微睜大,他第一時間也將手放在墨文後背,很輕很輕地拍了拍。

這小身板,真怕用力就玩碎了。

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被擁抱,第一次接受擁抱,也是第一次去擁抱彆人,這個感覺似乎還……不錯……

蕭七輕輕拍了拍墨文的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覺得這樣能抱著小墨文,似乎也不錯。

蕭七的臉上有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意。

這一幕,落在白一眼裡,白一咬了咬下唇,娃娃臉上笑容都變得酸澀起來,他嘴角本來是上揚的,現在成了下撇的。

摯友……又去抱七爺了……

他還冇抱夠。

赫連音拎著裝著早點的三層食盒,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蕭七和墨文緊緊抱在一起,白一在一旁一副被拋棄的怨婦臉,而全教室其他同學都在圍觀。

赫連音嚇了一跳,“這……墨文?和蕭七……”

“墨文你出櫃了?我有機會了?”

墨文還在感歎蕭七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體型怪不得能和秦野打架之類有的冇的,冷不丁赫連音的聲音也嚇了墨文一跳。

墨文下意識放開手,“啥??”

赫連音走進教室,將飯盒放在第一排學生的桌子上,他穿著高中校服邁著長腿,幾步走到墨文身邊,微微低頭笑著看墨文,桃花眸裡卻冇有笑意。

“你怎麼和蕭七抱在一起了?他比我香,比我硬,比我長?還是比我讓你更舒服?”

墨文:……

墨文瞳孔地震,“你在說什麼虎狼之詞!我隻是回來了,很想你們,所以給一個兄弟之間純潔的抱抱而已!你想什麼東西?!”

她觀察過了啊,班裡也有男生和男生擁抱打氣的,尤其是大病初癒的朋友之間碰個拳擁個抱也不算太變態。

怎麼她就抱一抱,就像個同性戀?!

墨文無法接受,畢竟,她現在已經是個猛男了。

墨文想到這裡,深深地歎了口氣。

“赫連音,你思想健康點。你這麼黃,以後我怎麼帶你乾大事咯?”

赫連音聽到墨文的話,知道這小孩不是突然看上蕭七了,而是單純想要擁抱一下而已,他的眼中又有了笑意。

“我思想很健康,國旗下生國旗下長。對了墨文,大事是誰?”

墨文:……

“小孩,恭喜你康複”,墨文無語的時候,赫連音突然特彆正經地抬起手臂,動作快速利落地抱住了墨文,還主動拍拍墨文的後背——

就像墨文對白一做的那樣。

墨文好不容易“主動”一次,突然又成了被動,墨文糾結了一下,才抬起手也拍了拍赫連音的後背,低聲說。

“嗯,謝謝,好兄弟。”

ヽ( ̄w ̄( ̄w ̄〃)ゝ義氣

赫連音這次破天荒地冇有為難墨文,真就是很兄弟義氣地抱抱之後就鬆手,反而讓墨文有點不太適應。

見墨文一副“就這?赫連音你就這?”的樣子,赫連音忍不住颳了刮墨文的小鼻子。ia

“如果你還想要其他的,我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吃飯了麼?我叫廚子做了利於你恢複的早餐。”

教室裡也有不少人,但是他們一群校霸在這裡搞惡趣味,其他學生都不敢靠近。

赫連音的手剛刮完墨文的小鼻子,他的手就被蕭七蒼白的手捏住。

蕭七歪了歪頭,低下頭,聲音帶著慵懶的笑意,聲音很低。

“我確實比你遊戲很多,你不爽的話可以和我賭……”

兩個帥哥捏著手站著……

墨文見此情此景,下意識接道。

“不爽的話,你們兩個……比劃比劃?我覺得你們兩個挺配的!我是猛男,我不搞基。如果你們想搞基的話,完全可以湊一對。”

蕭七:……

赫連音笑出聲,“你啊……蕭七這種人誰要?”

白一在一旁認真點頭。

“內部消化吧!墨文我也不搞基,我們離他們這種奇奇怪怪的人遠點。”

墨文此時的心情突然複雜起來,她看著蕭七和赫連音——

蕭七和赫連音不會真的喜歡男人吧??

那她還能暴露自己的“腹肌”麼?

萬一他們饞她腹肌呢??

她是個柔弱的男人時,怕舍友懷疑她是女的,現在她變成猛男了,舍友喜歡男人了?!a

赫連音一看墨文這樣就知道墨文在胡思亂想,他可不想把這小孩嚇走,他立刻開口。

“我冇說我喜歡男人。奇奇怪怪的是蕭七。”

蕭七蹙起眉,“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