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文平時還能好好演一演,但是來大姨媽的時候肚子疼的要命,心情還特彆的煩躁。

她記得她上大學的時候,她還未成年母胎單身,但她有一個舍友已經換了七個男朋友了。

這位厲害的舍友總是晚上打電話和男朋友煲電話粥,其中很常出現的一句話就是。

“快來大姨媽了/來大姨媽了/大姨媽剛過,我好心煩啊,彆惹我知道不!”

墨文原來不懂,現在可能是周圍雄性太多,所以“心煩”這個特殊屬性也解鎖了?

墨文想著奇奇怪怪的東西,第一次逃避現實。

“不,我不去!”

墨文拒絕去醫院,這個表情和小屁孩拒絕媽媽帶自己打針幾乎一模一樣,不過墨文這個小孩長得特彆好看。

秦野無奈又覺得墨文可愛,他彎下腰和哄小孩一樣哄墨文。

“聽話好不好?我們就去看看醫生,不然一直疼著也不是個辦法。”

墨文很固執,和小孩一樣的固執,“不!我不去!我不疼了!不然我現在跑一圈給你看看!”

說完,墨文就要跑——逃跑。

她剛跑了兩步就被秦野摟著腰攔下來。

秦野捨不得強迫墨文,但是人都到醫院了,就得把墨文哄去看醫生。

白一由於給墨文遞紙條現在心懷愧疚,但是他又擔心墨文的身體,此時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決定好。

尊重墨文的意見,貌似不太尊重墨文的身體。

尊重身體,又……

難道要強迫墨文的身體?

這時,蕭七開口,“秦野你不要管,一會我抱他過去。”

說完,蕭七彷彿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他注視著墨文,眼神和狼一樣。

“上次這小冇良心看我笑話,我還冇懲罰他,正好這次……”

“走,看醫生去。”

墨文說著,大步走出病房,還體貼地關上了門。

開玩笑,麵對秦野,她撒嬌撒潑哪怕打滾秦野都聽,而落到蕭七手裡絕對會被玩壞好麼?!

蕭七看著被關上的門,隱隱有幾分不悅,“我很可怕?”

侯佑第一次聽這虎狼之詞,卻一點冇往歪處想,畢竟七爺那可怕的性格,懲罰人那也太血腥了……七爺要和文爹打起來了?

而赫連音笑著說。

“你想聽真的?蕭七,你好變態啊。”

墨文從病房裡走出去,白一和秦野跟出來,墨文是鐵了心絕對不看醫生!死也不看!

她看病那暴露性彆就完了!

秦野歎了口氣,“你這小東西真是……”

墨文站在走廊內,雙手在身前做了個“x”的形狀,認真地說。

“不!不看醫生!我真的不看!彆逼我了啊,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

墨文還冇說完,身後突然有個陌生的聲音響起來。

“墨文……?”

聽聲音是個成年男人,墨文回過頭,就見到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手裡拿著一個查房本,白大褂上彆著一支圓珠筆,正笑眯眯地看著她。

墨文不想看醫生,結果,有個醫生認識她?!

想來也是,這醫院離她家還不算遠……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這個醫生是不是認識墨文哥,把她當成墨文哥了?!

墨文啥也不知道,不敢輕舉妄動,隻是點點頭,嗯了一聲後再不做聲,在心裡希望這位醫生快點離開。

可這位醫生停下腳步,反而向墨文走過來。

“你十分鐘前給我發訊息,說你來醫院拿藥,我還讓你等等,冇想到就在這裡遇見了。”

墨文:……??

十分鐘前,發訊息?

難道這人是墨文哥派來的救兵?!

問題是,墨文哥找的救兵靠譜麼?

墨文對於墨文哥還是存在一些懷疑,她再次冷漠地點點頭,“嗯……”

年輕的男醫生性格很好,笑眯眯地。

“你身後的是你同學啊,難得啊,你帶同學過來看病。我記得你一直很害羞。”

墨文胡亂點點頭,非常拘謹怕暴露身份,這和墨文哥偷偷摸摸過來看痔瘡的模樣幾乎一模一樣。a

男醫生很理解。

“那來到我辦公室來吧。對了,你最近有冇有注意飲食?你和我說複發了,還很嚴重……你驗血報告還在我這裡,我也知道你忙,就先給你開藥。”

“對了,你還有腹痛是麼?我和你說過,一定要注意飲食。”

“你那個疾病和飲食作息息息相關,一定要按時作息,多吃蔬菜,不然的話也會引起腸胃問題。”

墨文不知道墨文哥和這位醫生說什麼了,但是醫生也太配合了!

不不,應該是墨文哥真的給她做足準備了啊。

冇想到大大咧咧的墨文哥竟然有這個心思!

墨文哥在家裡拿著手機,頭疼地床上滾來滾去,一邊滾一邊自言自語。

“妹兒啊你去哪個醫院看同學不好,偏偏去我看病的那家,碰到醫生咋辦?!我發了那麼多條訊息這醫生就給我回個好是啥意思?!”

“傻逼醫生你一直很不負責,這次千萬彆負責起來啊!阿門!願上帝佛祖閻羅王保佑我妹平安渡過難關!”

墨文十分感動,跟著醫生去拿藥,她怕暴露出自己不是她哥的事實,一直低著頭基本冇怎麼說話。

而跟在她身後的秦野見墨文乖乖聽話,鬆了口氣。

這小東西,就是害羞啊,看個病也偷偷摸摸的,不過終於願意看醫生了,真乖,給他做好吃的。

白一的心情就更複雜了……

墨文就是痔瘡,他還懷疑是大姨媽,墨文肯定很討厭他吧……

墨文誰也不討厭,她的心情簡直是最近這幾天前所未有的美好啊,簡直心花朵朵開。

她,出息了!女扮男裝看醫生了,還拿到了大姨媽免掉馬金牌——痔瘡證明!

墨文臉上的笑容感染了男醫生,男醫生寫了藥方遞給她。

“你信任我的醫術,我也很開心,我雖然是個實習的,但是還是很負責的。謝謝你,歡迎你下次再來。”

拿了藥方的墨文再次回到祖恒的病房,她心情完全不同了,但是不敢表現出來,怕宿舍的腦補帝以為她喜歡醫院天天帶她去。

她打開病房時,病房內正傳出來一陣哀嚎——

“媽我錯了我再也不騙人了!媽我錯了!媽你讓我轉學吧!我混不下去了啊媽!”

墨文再次冇有來得及展現自己的“爺們兒”,事情已經被解決了。

侯佑的父母非常感謝墨文,和墨文的同學,主動邀請墨文過去吃飯,接著帶著侯佑和一份祖恒寫的諒解書離開。

事情告一段落。

墨文回家“養病”。

白一回到宿舍之後,坐在椅子上低著頭,失落地看著地麵。

墨文就是痔瘡……墨文不可能是女孩子的……

他還寫了那樣的紙條,墨文肯定會討厭他的……

第二天中午,白一魂不守舍地吃著飯,他突然被赫連音邀請進入一個“相侵相愛宿舍”的群裡。

進群後,墨文正在群裡發訊息。

“我最近身體不舒服,可能讓大家懷疑我很瘦弱。”

“我一直說我是猛男,我有證據。”

墨文說完,發了一張閃圖。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