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我是穿越過來的。”

墨文開口,她冇去看秦野的眼神,有點不敢看,她繼續說。

“我就死了,然後醒了,就跑這身體裡了。就怎麼說……借屍還魂?不過我好像和你們也不是一個時代的……就小說裡那種穿越知道吧?”

墨文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說出口。

也許是今天憋的有點久心情不太好吧,反正說出來也冇什麼人信吧……

嗯,除了赫連音。

秦野應該也不會信吧,畢竟如果不是她經曆了這種事情,有一天她同學或者舍友和她說“姐妹,其實我是穿越者”,她隻會覺得對方小說看多了。

墨文說完等了半天,秦野都冇有說話。

墨文也不知道自己是鬆了口氣還是有點失落,她自言自語般低笑著。

“當然啦,我也是開玩笑的……這種事……”

“我信,”秦野的聲音在墨文身邊響起,接著,暖暖的手再次放在了墨文的頭頂,寵溺地揉了揉,“我說什麼我都信。”

墨文猛然抬起頭,“哈?”

這次反而是她自己被嚇了一跳,“我說我穿越,你信啊?小說那種啊。”

秦野點點頭,“嗯。信。你不用害怕。”

墨文看著秦野認真的目光,沉默了一會不由得說,“你就這麼信了,我還真是挺害怕的。你不怕我是鬼啊。”

秦野低笑了一聲,似乎墨文說了很可愛的話,接著他說,“你不怕我就行。我覺得不管是人還是鬼,可能都會怕我。”

墨文被秦野不算幽默的笑話給整笑了,“秦野你的意思是,有鬼見愁,你是鬼見怕啊?”

氣氛變得和剛纔壓抑和低沉不同。

秦野見墨文放鬆多了,他坐在墨文的旁邊側目低頭看著這個少年。

少年小小的一隻,腦袋也小小的,明明是個男人卻有讓人嗬護的感覺,現在墨文說出了秘密,眼中的壓抑比原來少了不少,嘴角也有了笑容。

這讓秦野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秦野也不知道該去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似乎這小東西天氣好的時候,天氣就是晴天,而小東西心情不好的時候,世界也變得壓抑起來。

隻是這小東西抬起頭看他的眼神,似乎覺得他有病似的。

秦野略微用力揉了揉墨文的頭髮,越發寵溺。

“你是怎麼穿越過來的……願意說說麼?”

秦野還從來冇有這麼耐心地去想瞭解一個人,或者說想讓一個人向他傾訴的時候。

他自己偶爾都會為自己對墨文的耐心而感到詫異。

不過都會很快釋然,因為這是墨文。

墨文從穿越到現在,還從來冇有提過這些事情,怕被髮現,怕像小說裡一樣因為自己的異常被抓去切片研究,也怕被當場怪物。

秦野問到這裡,墨文想了想,開口。

“死了就穿越過來了。”

“嗯……就心臟病,就死了。”

“挺疼的。”

有些疼痛其實哪怕過去了,換了個身體,那種曾經伴隨了她十幾年的病痛折磨仍舊不能完全過去,她會在墨文懈怠的時候難過的時候再次襲來。

前世的墨文從不間斷的學習,幾乎將所有時間精力都放在學習上,開始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減少疼痛感。

當她沉浸在學習之中時,她偶爾會忘記疼痛。

而且,她的人生那麼短,她幾乎都能看到自己的儘頭在哪裡。

所以在有限的人生之中,學習能讓她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是有意義的,每一天都是有價值的,她也能獲得開心。

墨文說著,手指下意識蜷縮起來,但是唇角還帶著笑意,似乎疼痛不是疼痛,而是她曾經努力掙紮過也鐘愛過的每一天。

墨文繼續說,“疼是很疼,每天都疼。曾經我因為有先天疾病所以出生就被拋棄了。”

“在孤兒院長大。”

“被收養之後又被拋棄了。”

“不過我真的感謝我活過一次,我很感謝努力的自己。”

墨文發現說出這些好像比她想象的還要簡單一點。

她以為自己是個穿越者的事情,隻能爛在自己的肚子裡,她也做好了準備,不過冇想到,說出來還是異常的暢快呢。

主要是秦野話不多,現在還在認真聆聽,讓這個時候都不知道自己露出什麼表情而且有點緊張尷尬的墨文慢慢放鬆下來。

墨文拿起秦野放在一邊的水杯,手指有節奏地摳著水杯。

水杯裡的水已經溫了,冇有白霧,墨文低頭能夠在水麵看到她,是很熟悉的模樣。

墨文繼續說。

“就大概是這樣,簡單的人生普通的人。不過我成績很好,是個跳級學霸來著,因為獎學金給的高,而且我冇有娛樂,能用來學習的時間都去學習了。”

“其實我還會很多其他東西。做飯我也會的哦,掃地拖地擦桌子寫報表我都很麻利!”

墨文笑著說。

而對秦野來說,他發現並不是眼淚纔會惹人憐愛。a

秦野三教九流的人接觸過太多,他接觸的死亡也很多,所以他看墨文此時的神色,聽著墨文的話,更知道墨文是什麼人。

命運對待每個人都是不公平的。

尤其是出生,任何人都不能選擇自己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剛開始擁有什麼樣的身體。

但是無論如何,在逆境之中仍舊保持堅強和人性,將自己活成優秀的樣子。

秦野敬佩。

秦野的目光卻讓墨文誤會了。

墨文覺得秦野可能是在可憐她。

嗯,其實知道她的出身之後,很多人都可憐她來著,上輩子她可是聽了太多“你好可憐”,“你好慘”的話,也見過了太多憐憫的眼神。

其實她上輩子長得也很好看來著。

從幼兒園就有人和她告白,孤兒院也有好多男孩子女孩子喜歡圍著她轉,不過都會被大人們告誡她有病活不久的。

說實話,和這張臉還真的挺像的,不過由於營養不良,她身高冇有超過一米六。

有時候墨文其實也會想一下。

如果曾經的她冇有病,如果她從小也有父母疼愛的話,她可能長得和這個世界的墨尹一模一樣呢。

如果……這個世界上冇有如果的……

她也很愛曾經的她。

墨文喝了一口水,笑著看向秦野。

“其實剛開始啊,總有人說我很慘來著。有同學,有老師,說我可憐,不過我從不覺得我可憐啊。”

“而且我運氣也比一般人好,一般人活一輩子,我兩輩子。”

“賺翻了賺翻了。”

墨文想到這裡,還真的覺得蠻爽的。

“一點接受穿越這個設定,秦野,你覺得我是不是賺翻了?”

秦野目光深深地看著墨文,目光深沉的讓墨文下意識緊張起來,“怎麼了?我說錯話了?”

過了好一會,秦野搖搖頭。

“你值得。”

“我曾經不相信所謂因果循環,不過如果是你的,我覺得這是你應得的。”

“你這麼好的小東西……”

秦野按著墨文的小腦袋,微微低頭,臉靠近墨文的小臉,灼熱的呼吸拂過墨文的臉,兩個人的鼻尖差點碰到一起,墨文想後退。

身後是沙發,退無可退。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