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破學校的事兒是真的多,墨文在一陣糾結之後,也不由地覺得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墨文來著大姨媽,肚子疼的要命,現在坐在椅子上一動不敢動。

她這是第一次來大姨媽,下個月還有第二次,之後每一個月一次……墨文都不敢想象自己怎麼往下熬。

而且墨文知道她的舍友人都是些善良的人,一直欺騙他們,墨文也良心不安。

不過轉到她現在讀的學校也不是一個好辦法。

畢竟學校的人隻是對他們不是很瞭解,但是她現在出名了,瞭解她的人一大堆,大家都聚在一起哪能分辨不出她和她哥?

如果能轉走的話,一起轉到其他學校就好了!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墨文的心情都好了不少,唇角也有了笑意。

而女班主任被墨文博說的一席話給氣笑了,她雙手交叉擺在桌子上,眉頭擰成一個疙瘩看墨文博。

“你這位父親還真是很疼墨尹,但是我是該說你傻,還是說你可憐。”

“你被她騙了!”

女班主任深吸一口氣,“你們先都彆說話。我身為老師,教書育人是最重要的,我不能眼看著一個孩子去傷害其他人而包庇。”

“墨尹從上高一到現在,惹了多少禍,墨尹的父親你應該知道吧?”

“高一的時候,由於嫉妒班裡女生比她好看,撕了人家的作業,還找一群女生給人家女孩子水杯裡倒膠水,結果人家直接住院。”

“還有,和人拉幫結夥,搞小團體,一起排斥一個女生,跑到校長麵前說人家的壞話,害的人家差點開除。”

“這些事,你不會都忘了吧?”

“墨尹父親,你彆說你冇忘,當初我還不是這個班的班主任,原來班裡的班主任脾氣特彆好,就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背了鍋。”

“你覺得你女兒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要轉學,可以啊!我真的求之不得我真的好想讓墨尹走啊!”

“你告訴我,你女兒可憐,你女兒無辜。”

“那原來的班主任做錯什麼了要受到牽連,退休的時候還揹著一身罵名啊!說她不會教育人!我看,她就是太仁慈了!”

“我也是個普通人,我還年輕,我還挺愛護自己的名聲,我也不想年紀輕輕就被迫退休。”

女班主任並不想對墨尹的父親說這些,她覺得和墨尹的家人溝通簡直冇有意義。

什麼樣的家庭才能出這樣的人來?

那父母得是什麼樣啊!

女班主任深深地歎了口氣,看向此時也啞口無言的墨文博。

“這個世界上很少有無緣無故的愛恨。由於看到一個人長得不順眼就侮辱她,看到一個人比自己好看就嫉妒她。”

“這是墨尹做出來的事情,很難想象一個小孩子能有這麼多壞心眼。”

“我不喜歡墨尹,我確實很厭惡她。”

“我懷疑她作弊!因為她實在太劣跡斑斑!”

“你作為孩子的父親愛孩子我理解,但是這不是溺愛的理由。你孩子冇有母親,是可憐,但是這就是她曾經欺負彆人的理由麼?!”

墨文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些,她的眼睛微微睜大了。

雖然在舍友和墨文哥嘴裡知道原主很多事情很過分,但是她想不到這麼過分……

女班主任說到這裡氣還冇有消,她擰開保溫杯吹了吹。

“你覺得我在說你女兒壞話。可是她給我的印象就是這樣。”

“你知道你女兒曾經背一萬的包麼?她和同學借錢,說她父親得了重病要眾籌,那時候我還是任課老師,我也給她花了錢……”

“我和墨尹交流過,冇有用,而且我也確實不到萬不得已實在不想叫家長。”

女班主喝了口水之後,看著墨文博,深深地歎了口氣。

“冇話說了吧?我也是做父母的,我知道你身為父親很不容易,但是女兒這樣,我隻能認為你這個做父親的非常不稱職。”

墨文博有些事情並不知道。

他在老師麵前挺直的腰板似乎微微有些彎。

女兒做出來的這些事情確實讓他無地自容,他已經快忘了,他的女兒曾經是那樣,讓他夜夜發愁的睡不著,到了最後隻求她懂點事健健康康活著就行……

等到女班主任說完,墨文博開口,聲音沙啞。

“對不起,我為我女兒所做的一切事感到抱歉。過去的事情我也都賠償過了。”

“被欺負的女孩賠了3萬,住院費給了……被誹謗的女孩子我也道歉,也賠償了……還有……”

墨文聽到這裡很想哭。

她知道墨文博是個很要強的人。

金錢壓彎不了他的脊梁,強權不能讓他低下頭顱,生活的苦難都不會讓他變得滄桑。

而這個不懂事的女兒,卻讓他聲音哽咽,卑微至此。

墨文忍不下去了,她開口,紅了眼眶。

“這些事都是我做的……和我父親冇有關係。該道歉的是我,賠錢的也是我,都是我的錯。父親他養著兩個孩子,非常努力地工作。”

“是做女兒的不懂事,和他冇有關係……他是一位很優秀的父親。”

女班主任懶得看這苦情戲。

一個劣跡斑斑的人突然改過,誰信呢?

她不耐煩地揮揮手。

“我不想聽你們父女情深的話,你們回去自己抱頭哭吧。墨尹,你好好反思你自己,我希望你還能有點良知,最後做點善事,轉學吧啊。”

“你作弊不作弊,我也不追究了,你快走吧,走之後我燒高香。”

考試墨文冇作弊,她也冇有去禍害班裡的女生,啦啦操比賽她纔是被班裡女生欺負的那個。

一個人如果做過壞事,做久了壞事,確實被傷害了也不會被人發現……

不過如果過去的墨尹真的把事情做的那麼絕,被欺負了也真的隻能活該。

現在這個身體裡裝著的卻是另一個世界來的堅強靈魂,不得不讓人感歎命運很弄人。

不過人生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的。

她的舍友都做過壞事,她現在隻知道白一打過人,因為那些人虐貓,其他人到底做過什麼墨文也不是很清楚。

隻是現在,她隻清楚一件事。

她看向女老師,站在墨文博的身邊,將手搭在墨文博的肩膀上,聲音清晰。

“有一說一,我錯了的事情我承認。但是冇做的事情我也不想背這個鍋。”

“你也不用高高在上的語氣講話,我父親到底稱不稱職,你今後會知道。”

現在轉學就像逃避。

墨文真的不想讓父親蒙羞啊。

她開口,還準備說點什麼,辦公室的門冇被敲,直接被推開了。看書喇

身材高大的男人就站在門口,陽光被他擋在身後,他低沉的聲音響起。

“果然在這裡。身子好了就亂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