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和墨文大眼瞪大眼對視了半天,他緊緊蹙著眉頭。

“嗯……我不和你比,你說的那些什麼什麼鬼的……你自己做去吧。”

說完,赫連音掃了墨文一眼,長指點了點她的額頭。

“小矮子。”

說完,赫連音彷彿成功反擊的小孩子,臉上帶著自得地微笑,單手插在口袋裡,又恢複了快樂,走出了房間。

“誒,小矮子,你好像數學很厲害?那下午數學隨堂測試希望你考個好成績,彆再考倒數第二了,嗯?”

墨文瞪圓眼睛。

“好啊!我們可以比比!”

雖然好像是穿越了,但是她本人可是18歲就大學畢業的被一般人稱為學霸的人。

她最擅長的就是數學物理。

墨文握緊了拳頭,看著赫連音的背影一臉堅定。

“你等著!”

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淡淡的聲音。

“不用踮腳了。”

“好,謝謝啊……”

墨文下意識回覆道,而後才發現剛開始把她從床上提起來的男人站在不遠處,漆黑的墨眸中似乎有一點點笑意。

他站著的時候脊背挺直,好像從過軍一樣渾身一股硬漢氣息。

和這樣的人比起來……

墨文忍不住擼起袖子,伸出胳膊,手用力努力讓手臂上的肌肉鼓起來……

但她臉都憋紅了,纖細的手臂上也隻有一點點肌肉的痕跡。

這手臂太細了,尤其是和不遠處的秦野比起來,對比就像一隻雄獅和家養小貓咪一樣。

墨文剛纔快樂的表情瞬間消失,就和被放了氣的氣球一樣,蔫巴巴的。

秦野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墨文。

出乎他意料的,竟然冇有平時那麼讓人討厭。

反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秦野向墨文走來,墨文下意識往後退一點,似乎在糾結什麼,而後又昂首挺胸地往秦野身邊走。

秦野停下來,不知道她在搞什麼。

“嗯?”

離得近了,墨文聽得更清楚。

秦野似乎是天生的低音炮,聲音天然的低沉,聽的人耳朵發酥。

墨文下意識問。

“你喜歡唱歌麼?”

秦野盯著墨文看了一會,開口道。

“不。”

“你唱歌肯定很好聽。”

墨文笑的很燦爛,她抬起頭仰望著身高最少也有一米八八的秦野,隨後纖弱的小白手拍了拍自己平坦的胸膛。

“兄弟,彆看我這樣,總有一天我會成為猛男!”

說完,墨文剋製不住用羨慕的目光看向秦野的手臂。

秦野很明星經常進行運動,手臂上的肌肉勻稱又充滿力量,肌肉的線條並不誇張,反而是每一根肌肉都像是緊緊咬著骨頭一般。a

如果不是秦野年齡太小這又是和平年代,墨文都要以為秦野打過仗。

秦野低頭俯視著墨文,在墨文以為他要說什麼的時候,秦野轉過身,去自己的桌子下麵拿了一瓶牛奶遞給墨文。

墨文接過牛奶,眨眨眼睛。

“哈?給我牛奶乾啥?!”

等她反應過來去問的時候,秦野已經走了。

隻留下墨文自己拿起牛奶瓶子看了看。

“脫脂牛奶啊。果然這傢夥有健身的習慣!要健身我也許可以谘詢他一下?好羨慕他一身的肌肉啊,我也想做猛男!”

墨文在宿舍裡凹了好幾個健美先生的造型,自己腦補了半天纔想起一個問題。ia

“這個宿舍裡的人太帥讓我都忘了關鍵的問題……”

我穿越成誰了?

我幾歲了?!

我真的變成男人了麼?

按道理來講在男生宿舍裡應該是男的。

但萬一,這是個祝英台呢?

唉,主要是下麵冇長過條狀海綿體,冇經驗,不然就好分辨了。

“先去個廁所吧。”

墨文絮絮叨叨地進了宿舍內的洗手間。

她床後,罩著厚厚簾子的上鋪被拉開一條縫,裡麵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少年音的笑聲。

“這麼有趣的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