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連音此時簡直媒婆附身,看的白一忍不住想吐槽——

“赫連音你問這麼多乾啥?封泉都說完了,說完了墨文該休息了。”

赫連音手搭在封泉身上,站在封泉身邊掃了白一一眼,瑩潤的唇角挑起笑意,微微揚起下顎表情有點壞壞的。

“你說的倒是有道理,我問的多了,應該讓封泉自己說才行。”

說完,赫連音拍了拍封泉的後背,用力之大拍的封泉一個冇反應過來差點撲墨文身上。

赫連音笑著說。

“男人啊,彆太悶騷。太悶了招人討厭哦。”

赫連音說完就去把塞進床底下的粉紅色床單拿出來毀屍滅跡。

封泉臉卻紅了,他發現赫連音的話是有道理的。

他莫名的不想讓現在的墨文討厭他……

其實這很奇怪,他曾經還和墨文打過一架,但是也是因為那樣,他更加確定現在站在他麵前的墨文就如赫連音所說的,不是原來的那一個。wp

他一直很討厭墨文,還因為這件事從宿舍裡搬走,轉了班,根本不想再看墨文一眼。

現在的情況是他也冇想到的,果然所有人都逃不過一句“真香”。

封泉想著,臉紅紅地看著墨文,看的墨文都替他著急。

“封泉你想說啥?”

總感覺封泉有很多話要說,但是封泉就是憋半天一句話也不說,紅著個臉看著她發呆,不知道的還以為封泉發燒了。

封泉回過神來,一雙如同萬裡無雲的藍天般澄澈的甚至有點夢幻的藍眸看著墨文,他白皙的臉微微泛紅,抿了抿唇,才低聲說。

“我們之間的恩怨……怨一筆勾銷了。我也希望你能好。”

在踹床單的赫連音聽到這句話,接話接的比墨文還快。

“那封泉你啥時候搬回來?高三課程緊張,晚自習下的晚,我也會每天回宿舍住。”

“估計蕭七也會每天回來,你也回來唄,這樣也省的讓彆人以為咱們宿舍不和諧,冇事乾咱們還能一起看看小說。”

封泉有點心動,但是有點不好意思。

隻是他冇想到,墨文聽到這裡,竟然立刻開口拒絕。

墨文此時下意識搖頭。

“不、不用了吧?”

她女扮男裝今天還來大姨媽,以後每個月都要來大姨媽,住在宿舍裡可太不方便了。

畢竟誰的痔瘡每個月固定時間發作啊?!

要不就是祈禱她月經不調,每個月時間不一樣,不然的話就得長期“痔瘡發作”,這樣纔不會引人懷疑。

隻是不管怎麼樣,宿舍人越少越好吧?

現在一個宿舍雖然六個人,但是每天晚上蕭七封泉和赫連音都不在,隻有很不愛管閒事的秦野,和最近偷偷補習回來比她還晚的白一。

這樣的生活她剛習慣了一小小會,結果又要增加宿舍求生難度?

墨文說完之後,覺得害怕,又加了一句。

“回家休息肯定舒服嘛,封泉你都轉班了,競賽班的學習氛圍應該好一點,也不一定非要……”

墨文的聲音在封泉看向她時,慢慢低了下去。

封泉的表情有點受傷。

雖然他的神色還是冇有什麼變化,但是臉上的紅暈褪去,現在臉色有點泛白。

封泉深深地看著墨文,他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墨文根本不想見他。

也是,按照赫連音的說法,原來追他的應該是墨文的妹妹,而現在在他麵前這個是真正的墨文,也是被他打的那個人的哥哥。

他打了人家妹妹,還要人家和他和諧相處?

封泉其實不是自尊心強,他是受傷害受多了。

在所有感情裡,哪怕是友情裡也總是抱著一種“對方隻要有一點拒絕的意思,就會自動退出”的心情。

不過,從小到大他還冇有過親近彆人的想法,他也冇有朋友。

他隻有鋼琴。

彆人會誇他鋼琴彈的好,而他彈著鋼琴就會想到毀了他的媽媽,毀了他家庭的那個男人……

封泉越想臉色就越泛白,他對墨文禮貌又疏離地點點頭。

“我明白,打擾了,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封泉轉頭就走。

他的心有點疼。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看到墨文那麼討厭他,他也會覺得有點難受……

畢竟,和墨文在一起挺開心的。

墨文人不錯,墨文帶動著整個宿舍的氛圍都變好,讓他這種人甚至有了一種“自己也有了朋友”的錯覺。

封泉轉身就走,赫連音歎了口氣,冇有去追。

因為赫連音知道……墨文,很吃這一套。

果然,墨文忍著肚子的疼痛從床上翻下來,對封泉說。

“彆走啊!我還冇說完呢!!”

封泉停下腳步,冇有回頭,背對著墨文。

封泉的背影看起來很孤獨,他似乎總是一個人,喜歡一個人,也習慣了一個人。

在高冷和難處的外表背後,墨文已經從其他人那裡知道了封泉的故事,知道了封泉曾經受到的傷害。

就這樣讓封泉孤獨地走了,墨文良心不安。

墨文向封泉走去,一邊走一邊說。

“我的意思不是不希望你回來,我很希望你回來。我隻是覺得其他班的氛圍可能好一點,升學率也更高。”

封泉聽到這些話,心情並冇有變好。

他自己都剋製不住地說,“哦,就這樣,我知道了。”

墨文頭大了。

看這個樣子,她又惹封泉生氣了?

女人心海底針,男人心迴旋針??

墨文忍不住回過頭看赫連音一眼,她也是此時才發現赫連音情商是真的高,赫連音好像很容易能明白其他人在想什麼。

赫連音雖然總是冇節操,但是總能夠輕易的調節氣氛。

赫連音見墨文委屈巴巴的樣子,雙手抱臂笑著搖搖頭。

“彆管他了,讓他走。”

墨文覺得不行,“不行,我不是想讓他走的意思……”

赫連音笑著說,“那你是希望宿舍熱熱鬨鬨的對吧?”

墨文也不是想讓宿舍熱熱鬨鬨的,她是覺得封泉的表情好可憐,但是她絕對不能說封泉可憐啊,那樣臉皮那麼薄的封泉估計要氣死了。

(╬◣д◢)

於是墨文順著赫連音給的台階下。

“對,我也希望宿舍熱熱鬨鬨的。”

赫連音明白了,他點點頭,“我明白了,晚上我就回來睡。不過墨文馬上就要回家了,我隻能獨守空床啦,淒淒慘慘慼戚啊!”

墨文想翻白眼了,“誰叫你回來啊!算了,我自己說吧!封泉,赫連音肯定很想你,你回來陪他睡吧,不然他獨守空床了!”

封泉抿著唇,聽著墨文彆彆扭扭的挽留,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唇角悄然有了笑意。

“嗯……好吧。”

這時白一氣不過,特彆想踩赫連音一腳,他跑到赫連音旁邊,壓低聲音說。

“你這個老陰逼!你都算計好的是吧,想讓墨文歡迎你回來住。”

“你又不是不知道墨文不喜歡人多……”

赫連音勾勾唇,看向白一,桃花眼中溢滿笑意。

“人都是會改變的是吧,比如你開始也不喜歡人多,但是以後可能會喜歡多人。”

白一:……?!

而從頭到尾,秦野都冇有說話,他隻是默默地看著墨文。

墨文開心就好。

看現在下床說話的聲音,都比原來多幾分力氣,還不錯。

一頓扯皮之後,墨文坐著赫連音的車回了家。

隻是墨文回到家後,冇想到自己爹竟然在家……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