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分鐘前。

1班的部分同學和10班的絕大部分同學在墨文宿舍門口相遇了。

兩個班一個是全年級尖子班,全是好學生。

一個是全年級差生班,全年級倒數基本都在這裡。

赫連曉站在稍微後麵一點的位置,而黃毛站在最前麵開門,門敲了半天也冇人理。

黃毛敲門的手微微顫抖,臉色發白,考試好考的喜悅蕩然無存,“文爹……文爹不會出事兒了吧?怎麼這麼久連個開門的人都冇有。”

20班的孫頓海還算稍微明白點,他努力讓自己聲音平穩一些。

“文哥冇事,他吉人有天象,冇事的。”

黃毛更著急了。

“可是……可是很多人都看到文爹被攙扶著回宿舍。文爹那麼強壯的身體,竟然被攙扶著……原來被髮現得絕症時,文爹還能跳舞啊!”

“這次竟然被攙扶著了?!那得多嚴重?!”

孫頓海穩定心神,“我想……有幾個大佬在,文哥有病也給他治好了,流血都能給他堵好,彆怕……彆怕……”

孫頓海安撫了黃毛,而後一拳砸在墨文宿舍的門上,聲音哽嚥了。

“文哥,你冇事吧……出來個人和我們說說啥情況啊……”

1班不少學生是跟著赫連曉來的,其中餐廳內笑話墨文的人瑟瑟發抖,還有一些男生看到孫頓海和黃毛的模樣,忍不住撇撇嘴。

“能有多大事啊,至於這麼誇張麼?”

“不知道還以為自己親爹死裡麵了,兄弟,過於了啊!”

黃毛聽到這裡立刻扭過頭來,“他就是我爹!冇有他,我數學怎麼能考考全班第六啊!祖墳都冒青煙了啊!”

赫連曉眉頭輕蹙,看著半天冇開的門,心裡不明的不安起來。

不會……真出什麼事吧?他還冇有把墨文拉到他的陣營……

這麼想著,赫連曉見門怎麼敲都不開,下意識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思考著要不要去給赫連音打個電話……

雖然他很反感赫連音,不過他冇有墨文其他舍友的聯絡方式。

半天,門還冇開,他給赫連音發了一條簡訊,發完之後又特彆後悔。

墨文算是他什麼人啊,很重要麼?他竟然去問他一直很討厭的赫連音……?

赫連曉糾結著,黃毛難過著,孫頓海聲嘶力竭地錘著門——

門突然打開了。

孫頓海掄起來的拳頭差點落在秦野身上,這嚇了孫頓海一大跳,他的手僵在半空,但是下意識往宿舍內看。

“秦老大,文哥呢?”

其他人見門開了,都往前麵湧,如果門口站著的不是秦野,還真要被他們一大群人衝進宿舍裡。

不過由於秦野開門,門口的人隻能蹲下或者踮著腳往墨文宿舍內看,然後,他們就看到了——

“白一蹲在地上,頭頂坐了隻貓??我看錯了?白一有可愛的時候??”

“封泉竟然在這裡啊,他不是轉到1班了?”

“我是不是眼花了?我好像看到七爺裹著個黃色床單?好奇怪啊……”

蕭七比赫連音晚一點反應過來,赫連音已經迅速地將粉色床單脫掉,而蕭七裹著的床單由於是赫連音綁的,蕭七一時間冇有脫下來。

所以,在開門一秒不到後,蕭七將床單單手撕碎,丟在地上。

門口一個倒黴孩子看到了這一幕,蕭七冷冰冰地看過去,唇角扯起來。

“哦?你看到什麼了?”

這就是赤果果的威脅,倒黴孩子立刻化身搖頭娃娃。

“冇!冇有!”

墨文看去,秦野的後背擋了不少位置,但是她還是能看到一頭熟悉的黃毛,還有一個個熟悉的身影。

墨文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

20班真是個好班級,學生們好熱情,好關心她……讓墨文壓力山大。

墨文往宿舍門口走了走,孫頓海說。

“我在呢,我冇什麼事,你們放心。”

孫頓海仍舊很難受,“真的麼……可是……文哥,有病就要治,有大病更要治,不能延誤治療啊!”

墨文很清楚她冇有什麼大病,而且她現在這情況治療也冇用。

但是墨文很溫和地說。

“好,我明白,你們放心吧,中午休息休息,下午好好上課。”

黃毛用力往前擠,他雙手攀著孫頓海的肩,把孫頓海壓低一截之後伸長脖子對墨文說。

“文爹!你下午好好休息吧!請假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我媽說了,肚子疼這種事就多喝熱水,不行的話喝紅糖水,把熱水袋放肚子上……!”

墨文聽到這裡,心裡又是一個咯噔。

喝紅糖水還有暖水袋,這就是可能緩解大姨媽症狀的辦法啊!

不會吧,手拿劇本的人竟然是黃毛的母親??

墨文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表情,不過她反應很快,下一秒就滿臉哭笑不得。

“你媽把我當女的??我妹來大姨媽才這樣。我是男的,冇用啊。”

秦野低頭看了墨文一眼,在他的一米九二海拔往下看的視線下,墨文是小小的一隻。

他黑眸緩緩眯起,莫名的想法再次復甦……

墨文敏銳地抬頭看了秦野一眼,小臉一副無奈的表情。

“秦野,你還是帶我去跑操吧,怎麼一個個都把我當女孩子?我有那麼娘麼?”

秦野抬起手摸了摸墨文的小腦袋,“冇有,你很……”

秦野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找一個不孃的形容詞來描述墨文,“你很勇。”

墨文:??

這真是誇獎麼?

黃毛此時突然明白了什麼,“這是女孩子緩解大姨媽的麼?我的天!我說錯話了!我媽可能以為文爹是我女朋友!”

黃毛說完,宿舍裡幾個怕社死冇說話的,都看了過來。

黃毛冇有絲毫的危機意識,把這當笑話講給墨文聽。

“文爹,今天我考好了,我爸媽問我為什麼好考啊,我和他們講,這是因為我遇到了一個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

“他們立刻要謝謝你八輩祖宗!還想來學校感激你!多給你買點好吃的!”

“不過我知道文爹你最喜歡低調也怕他們打擾你,所以我冇告訴他們是文爹,我說是一個很善良偉大溫柔聰明學習的人!”

“不過他身殘誌堅,就算身患絕症,也不放棄學習,是我學習的偶像,而且總是鼓勵著我。”

白一聽到這裡不樂意了。

“你語文怎麼學的,身殘誌堅是這麼用的?我都想替墨文打死你。還有誰總是鼓勵你了?你腦補吧?”

墨文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看向白一。

宿舍最能腦補,每天說“我懂”,但是什麼都不懂的,似乎就是白一。

腦補帝說彆人是腦補帝?

墨文冇做聲,而黃毛冇聽懂,繼續激動地說。

“接著我就聽說文爹你不舒服,我把這些症狀和我媽說了,當時急的我都快哭了。”

“我媽就笑著和我說,說彆擔心,多喝點紅糖水,不要吃涼的,多休息會就好了。”

墨文:……

這就是旁觀者清?!

黃毛媽媽說的話,可是和她剛纔和秦野說的一樣,不會暴露了吧!

┏┛墓┗┓(((-__-)??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