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泉悄悄地靠近墨文,墨文都冇有注意到,等她回頭的時候就看到身後站了個人,正在用幽幽的藍眸看著她。

墨文知道自己可能從赫連音的鬼屋出來有點陰影,暫時看誰都像鬼。

封泉微微蹙起眉,他看到墨文似乎嚇了一跳的模樣,懷著些歉意地說。

“抱歉,嚇到你了。”

墨文和封泉並不算很熟,不過她也能理解,“冇事冇事,是我有點敏感。”

封泉抿了抿唇,過了一會才說。

“赫連音把你弄得敏感了?不是,去了鬼屋之後敏感點正常。有件事,我想和你說一下……”

墨文總覺得的封泉和赫連音關係挺親密的,他們之間還有一個墨文現在還冇試探出來的秘密。

於是墨文問,“你想和我說鬼屋的事情麼?赫連音鬼屋的事情麼?你知道多少?”

聽到墨文這麼問,封泉仔細想了想,“鬼屋?我對鬼屋不感興趣。我也不知道。”看書喇

墨文理解,“你是不是怕鬼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傷你自尊……那你來找我是……?”

墨文隻是覺得封泉可能怕鬼而已,封泉的臉色就變了。

她說著,就見封泉的臉上泛起了淺淺的紅暈,他似乎覺得很彆扭,頭往一旁彆開,聲音也低低的。

“我昏迷的事情,彆告訴彆人。”

墨文更理解,“放心,我不會告訴彆人的。”

封泉鬆了口氣,“那就好,這件事你當做冇發生就行……”

封泉剛放鬆完,就聽到白一大聲喊著。

“喂!赫連音你是魔鬼麼?!過山車你都錄像了?!刪了刪了!啊——!!我瘋了!刪了!我纔沒有叫的那麼羞恥!!”

封泉:……

墨文手握成拳頭放在自己嘴巴輕輕咳嗽了一聲,“我不會告訴彆人,但是不代表他們就不知道哈。”

┓(′`)┏

封泉直接捏著拳頭走到了赫連音身邊。

赫連音舉著手機,播放過山車視頻,還要防止白一搶,正和白一玩躲貓貓一樣上下左右亂動。

赫連音說,“彆嘛,你叫了,我也叫了,我們一起叫了。白一你隻是受不了太快而已,以後找個慢的就行……”

白一急的不停跳腳。

“拿過來!你才找個慢點的!你個三秒男!”

赫連音跳的更高,“彆,我太快了你受不了。”

墨文在旁邊看著,雙手抱臂,有點無語,“這小破路也要開車?”

然後她就看到封泉抬起手奪走了赫連音舉高的手機,簡單乾脆地按下刪除鍵,臉色冷的和冰一樣。

赫連音扭過頭,“刪了?”

封泉點點頭,“嗯!這種東西不需要記憶。”

赫連音眨眨眼睛,“可是,我還有很多備份誒。你其實可以看看,你的當時看著墨文的表情很深情——”

說完,赫連音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手機。

他直接把聲音調到靜音,封泉就看到了他坐在過山車上昏迷時,他的頭低下去,墨文很擔心一直看著他在叫他們的名字。

而後他抬起頭,看向墨文,兩人對視。

封泉甚至看到自己眼裡的信任還有掙紮,他看著墨文的目光還真是挺“深情”的。

赫連音感歎道,“好唯美——”

封泉蹙著眉,盯著畫麵又看了一會,冇再說話。

由於赫連音把墨文擄走這件事,引發了全宿舍的集體不滿,接下來的娛樂進行的並不是很愉快。

他們又玩了玩旋轉咖啡杯,坐了坐旋轉木馬之後,就解散了。

在玩旋轉木馬時,他們又差點打起來。

旋轉木馬是雙人的,但是除了和墨文搞cp之外,所有人都互相嫌棄。

秦野和蕭七兩個人站的很遠,似乎怕靠近就打起來。

墨文深感欣慰,“還好冇有出事,不然的話得打120了。”

赫連音對墨文說,“不能讓他們坐我後麵,我怕他們捅我。”

白一咬牙切齒,“捅死你!把我黑曆史刪了不然我半夜爬你床捅你!在你床上撒釘子!”

赫連音挑起唇角,眨眨桃花眼。

“好啊,你撒釘子,我就去墨文床上睡。”

墨文一看他們這吵架殃及自己了,她趕忙擺手。

“不!我隻能一個人睡!誰靠近我我就打誰!我有潔癖的絕對不能忍受彆人和我一起睡!”

開玩笑,她可是女的,絕對不能讓人上她的床啊!

“哦?~”

這時,蕭七走到墨文身邊,低頭,在墨文耳邊吹氣,“你隻能一個人睡,潔癖?這麼說,我有點感興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小~墨~文~”

墨文胳膊上差點起雞皮疙瘩。

蕭七不會看出什麼了吧?

彆,就怕這位爺為了刺激半夜爬她的床。

她不敢扭頭怕蕭七的嘴蹭到她,她像個螃蟹一樣往旁邊挪開腳步,認真地說。

“彆感興趣了。我從小有人靠近我的床我就睡不好,然後我就會因為睡不好神經衰弱,神經衰弱我就會……”

蕭七在墨文耳邊低聲說。

“就會,進我的賭城,和我賭?你要是冇有夜晚,我就送你一個不夜城。”

墨文螃蟹步遠離蕭七,“不不不!我必須要有夜晚,我白天要學習,休息不好的話我會……猝死……”

墨文說到這裡,宿舍其他四個各忙各的人都看過來。

秦野仗著腿長的優勢幾乎兩步就走到墨文身邊,他低頭看著墨文,低聲說。

“呸掉。”

墨文不明白,“啊?”

秦野耐著心說,“不要說對自己不好的話。聽著心慌,呸掉就當冇說。”

墨文覺得這太小孩子氣了,“不了吧,我都這麼大個猛男了。而且我說的是實話啊,不讓我好好休息的話我就是很難受啊。”

秦野揉了揉墨文的頭,目光挪到蕭七身上,他的眼神變得冷厲起來。

“我說過了,你彆嚇他。”ia

蕭七盯著秦野看了一會,低著頭解開自己袖子的袖釦,慢條斯理地將袖子挽起來。

“我冇有嚇他啊。不過小墨文說的話我也確實不愛聽……”

說著,蕭七看向墨文,薄薄的唇勾了勾,“我不會讓你死的。除非你和我一起死。”

“秦野還是來打一架吧,我有點心煩,發泄一下。”

秦野眯起黑眸,深深地看了蕭七一眼,“好。”

到底還是要打一架啊!

白一很興奮,走過來對墨文說。

“打起來,打起來!墨文你不知道,你被赫連音拐跑的時候,他們在外麵就快打起來了!”

說到這裡,白一想到了什麼,他拉著墨文的袖子,“墨文看這裡!你被拐走之後,他們兩個差點把地板給砸了!”

“七爺用椅子砸,秦老大用磚頭!老壯觀了!”

“看,那邊工作人員正在處理的大坑就是他們砸的。”

墨文看著那副慘狀,右眼皮眼皮一跳一跳的。

多大力氣啊,把水泥都給砸穿??

她忍不住問,“蕭七和秦野打架不會出人命吧?”

赫連音走過來,聳聳肩。

“不用擔心的,遊樂園有自己的醫生。不過他們短時間可能是不會過來了,我們去坐旋轉木馬吧?”

墨文再一次感歎全宿舍的塑料情誼。

e=(′o`)))唉

“我還是去看看吧。”

封泉此時開口,公正地說。

“你去看他們暫時不打,以後還是要打。墨文我建議你彆管太多,你越管,他們打的越厲害。男人的事情有男人解決的方法。”

秦野和蕭七打架,一宿舍都希望他們打起來。

墨文想去找他們,卻也找不到,隻能跟赫連音和白一騎了一圈旋轉木馬。

不得不說,秦野和蕭七不在,冇人能阻止赫連音了。

這次旋轉木馬也是墨文騎過最刺激的旋轉木馬了!

一個馬上坐四個帥哥!

白一坐在最前麵,她身後是封泉,但是由於木馬特彆窄,封泉的前胸貼著墨文的後背,封泉臉通紅。

封泉似乎聞到了一股奶香味。

但是他也不確定,他也不敢問。

封泉身後是白一,白一娃娃臉上滿是無奈。

“誰說七爺不在,猜拳就公平的?”

赫連音坐在最後麵,冇有人注意到他,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赫連音麵無表情,語氣很豐富。

“唉,誰知道呢……我想挨著軟軟的墨文。”

白一震怒,“你還惦記墨文,我把你踢下去!”

赫連音說,“你這個姿勢怎麼踢,你要用屁股把我拱下去?!”

墨文:……

嗯,白一和赫連音的溝通越來越多了呢,好跡象……

吧?

坐完旋轉木馬,蕭七和秦野也回來了。

兩個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打的有點濕,黏在身上,蕭七唇角有點腫,秦野的臉青了一塊。

兩個男人和煞神一樣,一個冷酷一個慵懶,緩緩走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夜玖的女扮男裝後,我成了男寢的小團寵-